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12章 谁是黄雀
    “军师,这是从北虏使者手里抢来的书信,看上面的意思,他们怕是要退兵了。 ”三当家齐云海匆匆走进史怀义的帐篷里,将手中的信函递了过来。

    在派出援兵和退兵之间袁章选择了后者,因为按照他的判断即使派出援兵也很难在李悠十万大军的威逼下守住这座大营了,因此还不如暂且保存实力诱敌深入再行寻找机会,至于阿鲁布那边就唯有指望他依旧会像之前那般信任自己,当然袁章也亲笔写就了一封书信,将自己此举的目的细细说明了一番派遣亲信送往龙城。

    在信中他还提醒阿鲁布,这一战将关系到北元的生死存亡,所以阿鲁布最好亲自率领现在能凑出来的所有兵马南下京城,向秦士信所部起攻击,而他在河南道利用手中的兵力竭力牵制住李悠的主力,争取为阿鲁布赢得歼灭秦士信的时间;如此以来北元或许还有几分胜算,如若不然等李悠拿下河南道,收复京城之后,等待他们的就唯有失败而已。

    如今龙城的回信还没有抵达河南道,让乌萨里退兵的信却落入到义军的手中,史怀义从齐云海手中接过书信细细浏览一遍,然后低头看向桌上的地图,暗暗猜测着袁章此举的目的,可齐云海却是有些着急了,在他看来这可是立功的好机会啊,于是忍不住问道,“军师,这些北虏若是要退兵,定然会从咱们山寨附近路过,到时候只要只要将其拖住,就是大功一件啊。”立下了功劳,事后自然又可以升官了,齐云海忍不住yy起自己衣锦还乡的风光了。

    “在武学的时候,太尉大人就屡次叮嘱我们,战场上眼看胜利就要到手的时候也常常是最危险的时候;袁章没那么好对付,他不会不知道我们肯定要攻打这些乌萨里,想必他也做好了准备。”史怀义的手指沿着乌萨里可能采用的退兵线路缓缓移动,同时猜测着袁章究竟会如何对付他们;乌萨里退兵固然是他们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但是也必定会暴露这些义军的行踪,义军之所以能够生存到现在,就是因为他们熟悉道路,有乡间百姓的支持,故而才能隐藏行踪,而这一次只要他们出击,行踪肯定会暴露在北虏的面前。

    齐云海想要“螳螂捕蝉”,借着这个机会拦住乌萨里立下功劳,袁章也肯定存有做黄雀的想法,只要他们行动度够快,绝对有机会赶在李悠的追兵到达之前将各座山寨的义军清理干净,眼下的局势看似胜券在握,其实却隐藏着种种杀机。

    “出击的准备是要做的,现在就让寨子里的妇孺开始做干粮吧,士兵们也要回复操练,随时准备出;通知各座山寨的头领,让他们吧所有的关系都用上,务必要打听出袁章大军的行踪,决不能让他们抄了我们的后路。”思虑良久,就在齐云海忍不住就要开口催促的时候,史怀义终于开口说话了,“查不到袁章手下兵马的动向,决不能擅自出击。”

    “是,我这就去告诉大当家。”齐云海尽管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但一想到自从史怀义来山寨之后还没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他不由得相信了几分,立刻按照史怀义的吩咐前去办事了。

    这些义军的头领固然交游广阔,可他们交往的那些人大多是江湖好汉、游侠胥吏之辈,少又能接触到高层机密的,想要打听这些还是要依靠黑冰台,所以在送走齐云海之后史怀义又匆匆写就一封密信,放到了黑冰台的秘密信箱里。

    “算算时间,袁章早就应该得到援军前来的消息了,可是到现在还没见他派遣人马前来营中援助乌萨里,恐怕乌萨里很快就要撤退了。”罗世绩同样判断出袁章打算退兵的意向,“末将以为现在最要紧的是判断出乌萨里退兵的时间,以免让这条大鱼跑了。”

    “刚收到的消息,袁章已经下令让乌萨里退兵了,算算时间他的信使也该到乌萨里大营了。”李悠将自己刚刚收到的密信递给了罗世绩。

    罗世绩闻言微微有些惊讶,信使刚刚到达乌萨里大营,李悠就收到了消息,黑冰台实在是太过神通广大,传递消息的度竟然比北虏还要快,他连忙接过密信匆匆浏览一遍,尤其关注了落款的日期,稍一估量袁章的国师府到达此处的路程,心下已经知道李悠估算的绝对准确,“就乌萨里这些日子担惊受怕的样子,恐怕最多三天他们就该退兵了。”

    “主公,末将愿做先锋追杀此辈。”除了第一天上阵厮杀过足了瘾之外,剩下的日子里潘凤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炮兵建功立业,早就有些忍不住了,更何况他多次跟随李悠见识过热兵器的威力,心中已经生出隐隐约约的想法,等嘉州军中普及火铳大炮之后,纵是以吕布的勇武也会失去用武之地,所以他格外的珍惜最后的这些机会。

    “嗯,策马追击敌军,非潘将军莫属。”李悠当然不会让他失望,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只是如今袁章还有五万兵马没有拿出来,他肯定是另有所图,潘将军在追击时还需小心一些,万万不可马虎大意。”

    “末将明白!”潘凤面露喜色,大声应道,“末将定会加倍小心,绝不会落入北虏的圈套。”

    “袁章这五万兵马若是拿来接应乌萨里,再加上钱将军在魏州隔断了阿鲁布援军南下的道路,河南道之内就剩不下多少兵马了,那些义军就能趁着兵力空虚之机,收复河南道大半州县。”罗世绩和史怀义一样看出了大好局势下的隐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想要全歼乌萨里的兵马,那袁章也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彻底解决河南道内的义军,现在的关键就在于谁能先摸清对方的底细了。”李悠点头赞同,到底谁才是那只真正的黄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