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13章 谁是奸细?
    纵然战局已经陷入极其不利的境地,袁章却依旧信心满满,因为他已经想到了同时解决义军和嘉州军的好办法;那些义军之所以让他感到头疼不已,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行踪不定,现在乌萨里要退兵,那些义军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只要他们敢从山寨里出来,拦住乌萨里的后路,那么他们的行踪就再也无法隐藏了,到那时候袁章就会亲自率领剩下的北元骑兵突然杀出,和乌萨里前后夹击,将这些困扰他们多时的义军彻底解决。

    乌萨里的退兵路线已经送到了前线,这条路线上最后可能埋伏义军的地方也早已被他安排了得力的探子,只要义军敢来,袁章就能立刻得到消息,然后率领精锐将他们斩杀干净。

    制定这个方案的目的可不仅仅是解决义军、击败罗世绩,袁章同样为那些隐藏在国师府中的嘉州细作准备了一份神秘的礼物。

    他召集起国师府中所有重要将领官员,让他们一一进来进行方案细节的讨论,之后又让他们先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明日再来一起议事。

    陈静庵回到府中,面色凝重的坐在书房里细细回想着袁章方才所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并将这些都记录在纸上,细细查看和自己的记忆对照,现并无破绽之后,陈静庵从书架的夹层中取出一套工具,将这些信息选择扼要抄在纸上,然后对着烛火烘烤片刻,字迹就消失不见了,这张纸洁白无瑕就好像完全没有写过字一样。

    陈静庵满意的点点头,取出另一支笔,蘸上墨水写了几句日常问候的话,焚毁草稿,将信函折好塞入信封,出了书房叫过来自己的管家,“送到城南蒋先生那里,这几日有些想喝他亲手酿的梨花白了,你亲自去为我讨几坛回来。”

    “小人遵命。”管家知道自家的主人虽然平时和蒋先生的来往并不频繁,但彼此之间的关系却十分密切,像这样书信来往、诗词唱和的联系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并没有问什么就将书信贴身收好出门去了。

    “国师大人,派出去的人马已经传回消息,到现在为止与您商议军务的文武官员中,有十三人回到府中歇息,十二人前往军营继续上值,三人前去与他人宴饮......”国师府中,宇文宜生详细的给袁章汇报着自己收到的反馈,“军营和宴饮的那些人身边都有属下安插的细作盯着,到现在尚未现异样;回到府中的十三人有三人颇有嫌疑,况省三的小妾再和他说了一会话之后去了胭脂水粉店,面色略带紧张;戚寿余屋里不见了几名投靠他的远房亲戚。”

    袁章已经想好了伏击义军和嘉州军的策略,但是在嘉州方面安插在他府中的细作尚没有查清楚之前,他是万万不敢泄露的,所以他利用这次机会设下了一个圈套,方才在和那些属下的谈话在细节上各有不同;等再过一阵儿就可以根据义军的动向判断出究竟谁才是李悠的人手,除此之外他还安排自己最为信任的宇文宜生暗地里监视这些嫌疑人。

    “嗯?不是说有三人吗?怎么才说了两个?”听到宇文宜生方才说了两个嫌疑人就闭口不言,站在窗口向远处眺望的袁章回过头来。

    此时宇文宜生似乎十分为难,脸上的表情充满挣扎,但是在袁章的逼视下他只得如实汇报,“陈大人回到府中后,独自在书房之中停留了许久,之后陈大人的管家出门往城南去了。”

    “陈静庵?”袁章的脸色终于露出诧异的表情,他现在总算明白宇文宜生方才为何会如此为难了,他对陈静庵一向信任有加,但是现在查出的种种表明这个家伙似乎并不如表面呈现出来的那般忠诚。

    “是的,国师大人;探子正在跟踪陈大人的管家,从行进的路线上来看,似乎是往城南去了。”话既然已经说开,宇文宜生就不再犹豫,缓缓地将他所查到的情况都说了出来,“陈大人和城南一位姓蒋的读书人偶有来往;属下也派人去查了查这位蒋先生的底细,现他当年曾在运河附近的某座州县任职,和钱家似乎有些关系。”

    “钱家!”袁章的眼睛微微眯起,语气越的阴冷起来,他本以为自己对陈静庵可谓是仁至义尽,不仅从阿鲁布的手下救得他的性命,之后还多加提拔,但凡他所求几乎无不应允,却没有想到陈静庵现在竟然有可能是嘉州安插的细作,“为何不将管家抓起来拷问?”

    “陈大人的身份非同一般,没有国师大人的命令属下不敢冒然行事。”宇文宜生低着头回答道。

    袁章当然明白宇文宜生的顾虑,陈静庵乃是最受他信任的大魏降臣之一,要是贸然捉拿他的管家,最后却查无实证,必将会对陈静庵和袁章的关系产生巨大的影响;要是找到了证据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事,别人稍微一想就会生出疑问,既然连陈静庵这样的人都会勾结嘉州,那大元是不是真的没有希望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查到证据甚至比查不到危害更大。

    袁章的手指在书桌上轻轻敲击,似乎在考量其中的得失,许久之后他才做出决定,“换几个生面孔去将他绑来拷问,无论能不能问出东西,这个人都不能再见到陈静庵了;一有消息就即刻前来回报;另外,这个姓蒋的也不能让他跑了。”

    “属下明白。”袁章的话已经判决了管家的死刑,至于如何绑架、拷问、收尾就要靠宇文宜生自己想办法了,他接到命令后匆匆离开了国师府。

    而在这座城池的另一边,陈静庵的管家已经快到蒋先生的院子了,他从马车中探出头来正要吩咐马夫放缓度,鼻间突然传来一股诡异的香气,随即两眼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什么?”等他醒来的时候,却见一名黑衣人正拿着陈静庵给他的书信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