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34章 粮食
    得益于嘉州军没有在他们退却的时候继续起攻击,所以普部和薛奢部损失的士兵比起昨日的耶鲁部要少得多,但数千人的损伤已经足以让他们伤筋动骨了;事后那些将领们也借口自己受伤了没有前来参拜阿鲁布,他们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不满。() | (八)

    阿鲁布对他们更加不满,他知道现在还纠结于那几名耶鲁部将军的死和嘉州军停止进攻,如果不是他们还有用处,以及为了避免引更大的波折,他恨不得将这些普部和薛奢部的将领统统杀死才好。

    李悠的帅帐中则是一片欢腾,从今日战场上的各个细节可以看出,一道难以磨灭的裂痕已经在阿鲁布和薛奢部、普部之间产生了,现在看起来或许还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只要阿鲁布落败,这两个部落就会毫不犹豫的起报复,北元或许也会因此而分崩离析。

    “不只是薛奢部和普部,今后遇到不同的敌人也要像今日一般对待。”漠北诸部之中对阿鲁布有意见的可不只是普部和薛奢部两个部落,关于这些部落的立场、实力、服饰等情报已经被司马错下到每一名的将领手中。

    该如何区别对待昨日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接下来只要继续按照此前所说的执行就是了,经过今天这一场风波,嘉州军的众将愈加的有信心了。

    “接连两日惨败,我看阿鲁布明日怕是不会再派大队人马前来进攻了,无论如何也要协商一两日,等士气稍微恢复之后再行进攻。”秦士信分析道,今日在普部和薛奢部退去之后,北虏大营中一片哀嚎,士气几乎低落到了极点,在这样的情况下,阿鲁布如果要坚持继续作战,也不过是多派一些人送死而已。

    “如此甚好,多在这里停留一天,他们就要多消耗一些粮食,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粮食还能坚持多久。”对于这样的情况李悠是求之不得,另外现在钱骅和罗世绩的联军已经攻破了河东郡的门户魏州城,只要他们继续进攻就能威胁到北虏后方的粮道,到了那时候阿鲁布就不得不退兵了。

    而三十万大军的撤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有差池就会让这些败兵变得风声鹤唳、一溃千里,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而到了这个时候嘉州军只要衔尾追击,甚至不用交战就能逼得他们争抢道路、践踏而死。

    “阿鲁布并没有指挥三十万大军的威望和才华,强行带上这么多的军队就好比是小儿手舞大锤,不仅伤不到别人还会伤到自己,稍有差池就是天灵盖被砸碎、身死当场的下场。”司马错缓缓说道,“要是他只带十万人过来,说不定比现在还难对付些。”

    “诚然如此。”李悠点头称是,在总结完今日的战局,做好第二天的布置后,李悠又说起了两外一个问题,“阿鲁布的败亡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不过我等屯兵十万在此,对嘉州的消耗也不少,每日消耗的粮草、火药、弹丸、箭矢就需要数十艘大船运输,若是能早一日解决他们,也可为嘉州多保存几分元气。”

    阿鲁布那边消耗不轻,李悠这边同样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说的不仅是取得的缴获,同时也是在说战争这头吞金兽的威力。

    “属下正在抓紧打探北虏粮草的存放地点,用不着多久定有收获。”司马错信心满满的答道,他既然能将宇文宜生安插到袁章的身边,阿鲁布哪里也不会没有安排。

    果然,接下来两日阿鲁布没有继续起进攻,战事稍微平息了两天,战场上的双方难得的享受着短暂的安宁,北虏那边甚至还有耶鲁部、薛奢部和普部的士兵出来收拾各自部落的尸,嘉州军也任由他们辛苦,没有起一次攻击,反倒是这几个部落彼此之间闹出了不少冲突,甚至还有人在战场上打起架来,引得寨墙上的嘉州军哄笑一片。

    这一幕看在李悠和阿鲁布眼中是截然不同效果,李悠为对手的分裂而感到开心,阿鲁布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怒骂着让人前去将他们分开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王帐之中。

    然而到了王帐里也没有让他好过些,反而收获了另外一个坏消息,预计今天从京城送达的粮食迟迟没能送到,主管后勤的军官汇报时满脸难色,“陛下,军中现在的粮草最多只能够今后两日所用,若是明日他们再不把粮草送来,将士们恐怕就要饿肚子了。”

    “许时雍是干什么吃的!”阿鲁布怒不可遏,这次出征没让他亲自上阵,只是让他帮忙负责一部分的粮草运输,结果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他还有什么用?阿鲁布已经打定主意,等次战击败了李悠之后就将许时雍和杨德明等人全部处死,把京城和京畿道彻底吞并纳入大元的统治之下。

    但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眼下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耶鲁不花,你亲自带人去后面看看,许时雍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粮草问题事关重大,所以阿鲁布不惜派出了自己最为信任的人手,另外还给了他自己的信物,自许时雍以下耶鲁不花皆有权利处置。

    耶鲁不花不敢怠慢,立刻领命带着大队人马出营向京城狂奔而去,这次还好,到了第二天中午,耶鲁不花就带着运送粮草的车队回来了,原来是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断桥,方才耽误了一天工夫,这让阿鲁布稍微放心了点。

    可是粮食的问题依旧没有彻底解决,这次许时雍送来的粮食只够他们全军十日所需,等十天以后他们就要重新想办法了,于是阿鲁布再次派出人马,前往各处催运粮草,并将这次许时雍派人运来的粮草放到安全的地方妥善安置,并安排了重兵把守。

    可纵然如此阿鲁布心中依旧隐隐的感到不安,他不由得想起了上次李圭御驾亲征也是败在了粮食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