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72章 镇魂歌
    “天朝上国的将军果然远胜我等,纵使关张复生也不过如此吧?”看着李悠纵马横枪,在宇喜多秀家的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样子,德川军的将领们纷纷出这样的感慨,尤其是“战国第一猛将”、被织田信长称为“倭国的张飞”的本多忠胜,原先他对自己的武艺还是信心满满,可是看到李悠如今的样子,顿时自惭形秽不已。

    “太阁竟然妄想和这样的敌人作战,难怪乎那些关西大名会败的如此凄惨。”战场的双方都生出了满满的忌惮,对大海对面的大名心生敬畏。

    还真是轻松啊,参加了这么多场战斗,好像就这一次最为轻松了吧?倭国的骑兵远不能和匈奴、契丹、蒙古这样的游牧民族相比,由于倭国多山、地形崎岖的缘故,他们一向缺少大规模的骑兵,再加上织田铁炮队大败武田赤备骑兵的教训,让这些倭国的大名们渐渐忽视了对骑兵的训练及应用,但是今天却有些不一样,关原一带地势较为平坦,很适合骑兵冲击,而李悠所带领的又是郑家军中最为精锐的一股骑兵,在他的带领下犹如虎入群羊,很快就将宇喜多秀家的军阵杀得七零八落。

    大多数敌人都被他赶到福岛正则一边去了,自己则挥舞沥泉枪开起了无双,飞快的收割着这些残兵的性命,一旁的福岛正则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却也不敢后退一步,在他看来上国的将军马上就要杀到宇喜多秀家面前了,只要成功,这一战的胜负就会立刻向东军倾倒,那么他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住,于是福岛正则指挥着自己的士兵竭力抵抗着宇喜多秀家军的攻击,为李悠减轻了不小的压力。

    在战场的另外一边,本多忠胜和织田有乐斋联合对石田三成起了攻击,而石田三成麾下的大将岛左近和蒲生乡舍已经在昨日死在了李悠的手里,战事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凭借地利抵挡一二,可是仗打到这份上,惨烈程度已经乎了他们的想象,石田三成缺乏经验以及岛左近、蒲生乡舍等猛将被斩杀的缺点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石田三成接连出现应对失误,而本多忠胜的勇猛也无人可挡,石田军渐渐落入下风。

    小早川秀秋的五千人马已经在此前的战事中消耗殆尽,大谷吉继等人也是回天乏术,他们不得不暂时退却以避敌锋芒,可是这一退顿时引起了连锁反应,安国寺惠琼、长束正家、长宗我部盛亲等人本来就被这前所未有的惨烈吓得浑身颤,再看到小早川秀秋等人后退,还以为战事已经无法挽回,立刻下意识的做出了逃跑的决定。

    老于战阵的德川家康立刻现了敌军这一动向,立刻将自己压箱底的兵力都投了上去,对小早川秀秋一侧展开了猛烈地攻击,小早川秀秋顿时淹没在了潮水一般的东军之中;没了小早川秀秋掩护侧翼,宇喜多秀家也无法抵挡李悠的进攻了,朱龙马从几名倭国武士的头顶跃过落到了宇喜多秀家的面前。

    宇喜多秀家拔出武士刀,还想和李悠说上两句再拼死一战,可李悠哪有这个时间给他装逼?二话不说端起沥泉枪就刺,直接穿透了宇喜多秀家的甲胄,将他挑在枪尖上以示众人,这一举动让宇喜多家的军队出现了两极分化,一小撮宇喜多家的死忠立刻红了双眼,鬼哭狼嚎着向李悠冲来,试图为自己的主公报仇,而更多的士兵则立刻陷入崩溃,狼狈地向后方逃去,不过他们没跑多远就被郑家军追上,切瓜砍残一般送他们见阎王了。

    那点拼死一战的宇喜多家武士也完全不是李悠的对手,“戮胡”技能在对倭寇的时候同样可以挥作用,将李悠的武力值提高到了132,在关原这座战场上,根本就没人能够伤到李悠,但见沥泉枪犹如闪电般掠过,不断有人哀嚎倒地,李悠周围三丈之地成了绝对的禁区,只要有人敢进入这个范围,就会立刻被他斩杀。

    一连斩杀了数十名宇喜多家武艺最为精湛的武士,剩余的人终于忍受不住这份煎熬崩溃了,他们丢下手中的武士道,高呼着魔神之类的话语抱头鼠窜,再也没人敢和李悠正面交锋,宇喜多秀家的本阵就此崩溃。

    但是福岛正则却没有讨到多少好处,围着他的宇喜多军见到自己的主公已死,李悠又不是他们所能匹敌的,所以将福岛正则当成了复仇的对象,向他的军队起了决死冲击,宇喜多军本来就比福岛正则人多,而这时候李悠已经追击敌人跑到远处去了,德川家康的兵力又投放到了小早川秀秋一边,在这个局部东军竟然出现了人数上的劣势。

    福岛正则自然不愿束手就擒,他也率军奋力反击,双方爆出最后的力气战成了一团,福岛正则刚砍下一个宇喜多军武士的头颅,还来不及收回长刀就被三支长枪同时刺中了胸膛,然后再也没有站起来;福岛正则和宇喜多秀家这两个酣战整日的对手竟然先后皈依了天照大神的怀抱。

    东西两军的损失还不止这些,小早川秀秋早已被德川军淹没,井伊直政被铁炮的弹丸击中如今生死不明,本多胜忠本来已经冲到了石田三成的跟前,可是却一不小心被小兵伤到了脚踝,被石田三成的亲卫队砍成了肉泥,可是石田三成也不好过,杀红了眼睛的本多军为了给主公复仇,很快就将他的亲卫斩杀殆尽,马上就要杀到他面前了。

    像这样的情况在战场上的多个角落同时生着,无数战国赫赫有名的大名、勇将都死在了关原这块土地上,鲜血染红了泥土,名贵的宝刀飞落尘埃,代表着家族荣耀的马标被践踏碎裂......山风也适时地吹动丛林出呜咽的声音传遍了整座战场,似乎在为这些倭国的精华奏响一曲镇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