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84章 搜刮
    德川秀忠一字一句的看过去,虽然他不一定能弄懂所有条文的用意,但隐隐的觉得这些多倭国来说伤害极大,万万不能轻易签署,因此继续恳求道,“还请上国将军再宽限些,鄙国实在无力全部满足。?  ≠”

    “这份条约一个字也不得更改,唯有签与不签而已。”李悠冷冷的说道,如今倭国的兵力已经挡不住他的三万大军了,此外还有张献忠在倭国不断闹事,他根本不怕德川秀忠会不答应,“德川贤侄若是不肯签,那本官或许就要考虑另换一个人来签署了。”

    听到这句话德川秀忠顿时汗湿了脊背,他当然明白李悠这句话的用意,在损失了十多万兵马之后,德川秀忠勉强依靠着手中的兵马还有李悠的支持方能坐稳现在的位置,但亦非全无竞争者,要是李悠转而支持他的兄弟松平忠吉、结城秀康等人,亦或是丰臣秀吉的养子羽柴秀胜,乃至另外扶植前田利长等大名,都有取代他的可能。

    这句话让德川秀忠认清楚了如今的形势,要是他因为执着于倭国的利益而触怒了李悠,他的地位很快就会被人所取代,而那些继位的人说不定还会签署更为苛刻的条款,自家的性命也会不保,与其如此还不如先行签署,待自己地位稳固之后再想其他办法。

    “在下明白上国将军的意思了,在下这就回去和众人商议。”德川秀忠带着这份条约回去了,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最终这些倭国仅剩的实力派们不得不大致答应了李悠的条件,开始和他商议合约的细节。

    “石见银山乃是丰臣家的产业,而且是丰臣秀吉侵犯朝鲜的主要军费来源,理当赔偿给我大明,就抵两百万两银子吧!”李悠先来了个狮子大开口。

    “大人!石见银山鼎盛时一年就产银百万两,价值何止两百万啊!”担任石见银山奉行的大久保长安连忙分辨道,石见银山的出产一度占据了全球银产量的三分之一,李悠给出的这个价格实在是太苛刻了。

    “敢情上国将军再加些吧!”开始谈判之前德川秀忠他们已经做好了放弃石见银山的打算,但是没想到才能换取这么一点银子,让他们顿时觉得无法接受,于是纷纷列出石见银山此前历年的产量想要抵更多的赔款。

    “看,这份记录上写的明明白白,石见银山如今的年产量正在逐年下降,谁知道还能开采出多少银子来?本官给出两百万两的价格已经很大方了。”李悠据理力争,丝毫不肯相让,最终倭国代表们不得不答应了这个价格。

    随后李悠又将目标对准了倭国的另一处宝藏,产量曾经高达世界第一、德川幕府维系数百年之久的经济支柱——佐渡金山,佐渡金山位于本州岛北部的佐渡岛上,现在还尚未被现,而日后主管佐渡金山的同样是大久保长安。

    这座足以开采数百年的金山也被李悠用极其轻微的代价拿下了,他给出的借口是在佐渡岛设立水师中转港口,当然在条约里也限定了佐渡岛的一切产出都归属大明所有,倭国对此一无所知,轻而易举的就被李悠拿下了这座黄金铸就的岛屿,接下来李悠按照自己的记忆又从倭国夺走了几座储藏量惊人的矿山,诸如生野银山、甲斐金山,以及今川家的安倍金山、富士金山,会津芦名家的軽井泽银山,秀吉时代开掘的因幡银山、多田银山,佐竹义重在常6国中的八沟金山等等,几乎将倭国的所有贵金属产地一扫而空,有了这些可以稍微减缓一些大明缺少银两的问题。

    这些都是李悠在前世玩倭国的战国游戏留下的记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却挥了如此巨大的作用,要是让那些倭国的游戏制造商知道了恐怕会气得吐血吧。

    有人说大明实则亡于财政,在崇祯皇帝继位之后采取了一系列愚蠢的经济措施,将国家赋税的大头压倒了最为贫困的西北百姓身上,方才引得流民群起;现在有了倭国的金银作为支撑,大明或许可能扛过小冰河期的灾难,将那些通古斯来的野人赶回老家去。

    有了矿山自然少不了看守的军队,每个矿山留下的士兵或许不会太多,但是所有的加起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且为了加强这些军队之间的联络,李悠还在倭国四岛上拿下了不少港口,一旦某处生事端,大明的水师就可以立刻将附近的兵力集结起来运往事件生地,一般性的小动乱足以轻松平定。

    而要是生大的动乱,大明也不会坐视不管,现在的万历皇帝可是对矿山十分敏感的,他四处派遣矿监到矿山上收税,弄得那些掌握矿山的士绅怨声载道,但却也充实了大明的内库,所以在他的任上才能搞定万历三大征;而后世的崇祯就没有这个本事了,被士绅们一忽悠收回矿监只知道压榨穷苦百姓,才有了日后的动乱。

    只要让万历皇帝看到倭国各处金山银山的收益,他肯定会提高重视,从而建立起强大的水师以应对随时可能生的动乱,实际上这才是李悠最大的目的,让大明将目光重新转向海洋可比区区几座金山银山重要多了。

    此前大明很少在对外战争中获取直接的经济利益,而李悠这次攻略倭国一口气就带回来了上千万两的银子,再加上后续源源不断的财富以及倭国的海贸,足以让朝廷和士绅们为之动心,有了足够的利益就不怕他们不动心。

    “好了,矿山和港口咱们说完了,接下来该说说其他东西了!”光是这份收获的价值就过了四千万两之巨,但在李悠的逼迫之下,再加上此时的倭国对其中一些矿山缺乏了解,所以最后只抵了几百万两的赔款而已。

    但仅仅是矿山还是不够的,倭国日后在中原掠夺的财富可不止这些,李悠又将目光瞄准了另外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