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99章 宗教问题
    嘉朝果断的处置了这场动乱,让那些试图利用这些年轻人的热血来对抗新朝新政的旧势力偷鸡不成蚀把米,通过对他们的打压,嘉朝再次削弱了世家豪门、旧官僚对朝堂的影响,许多有利于民生的新举措逐渐得以施展,而抄没他们家产所得的财富和土地也可以用来安置更多的流民,嘉朝境内日渐恢复平稳。

    而那些心里仍旧有牢骚的读书人看到那些倒霉鬼被剥夺了三代科举资格之后也不敢再出言反对朝廷的科举政策了,因为就算他们自己没了科举当官的希望,自己的后代还是要走上这条路的,切不可因为一己之私而耽误了整个家族的前途,就算是有少数顽固不化的家伙,也被他们的族人赶紧带回家去严加看管起来。

    随后嘉朝的第一次科举得以顺利进行,一批批着实有干才的新科进士们被充实到朝堂之中,待他们完成最基础的培训之后就将进入朝廷的各个部门、分散嘉朝各地,用全新的面貌来改变这个世界。

    “此次多亏姚大师和司马先生提前现了这些人的阴谋,并且做出妥善安排,如若不然这新朝的第一次科举恐怕就要出乱子了。”待一切平稳过后,李悠再次嘉奖了姚广孝和司马错等在这次事件中挥了极大作用的臣子们。

    “陛下,新朝方立,推出的种种政策对那些旧有的大地主、世家豪门多有不利,他们出来反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次借着科举撺掇读书人闹事只不过是开始罢了,以后还少不了有和他们较量的机会。”姚广孝却并没有过多欣喜,出言提醒道。

    “嗯,此时朕早就清楚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李悠丝毫也不感到意外,如果不是世家豪门在北虏入寇和袁章攻入河南道的过程中损失了半数力量,他将要面对的反击还会更加严重,而且自古至今那次社会变革不是经历了血风腥雨才能成功的?从商鞅变法到太祖立国莫不如是,而他所建立的嘉朝可不打算像大魏一样继续成为地主阶级统治百姓的工具,而是要让这个国家进行工业化的变革,所以当然要面对这些人的反抗。

    “此事还只是开始,如今要丈量天下田产,重新核对丁口田亩,这方才是要他们命的手段,将来要遇到的反扑恐怕只会更厉害。”李悠郑重的说道,大魏经过数百年的变迁,隐匿田亩、丁口的不计其数,各地豪绅纷纷通过各种手段来掩饰自己掌握的田亩和人口,逃避应该承担的税赋,这让他们各个吃的膘肥体壮,大魏却因此而日渐衰弱,到了嘉朝却不容许他们继续这么做。

    所以李悠拿出了官绅一体纳粮和摊丁入亩的手段,想要借着这个天下动荡方定、豪绅实力衰弱的机会将天下土地和丁口全部掌握在朝廷手中,如若不然等过几年他们重新缓过劲来的时候再想实施可就更难了。

    “关于如何应对各地豪绅的反对,臣等已有定算,只要嘉州军还握在陛下手中,这些人就翻不起波浪来。”姚广孝也是杀心甚重之人,他并不会因为这些豪绅的反对而感到害怕,但是另一个掌握有大量土地的势力他却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处置,“如今仍有大量的土地掌握在各地的宫观庙宇手中,这些土地按照大魏的律法也是不用缴纳赋税的,此事该如何处置还请陛下示下。”

    这些被宫观庙宇所占据的土地中,有朝廷赏赐的,有信徒捐献的,当然更多的还是他们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强取豪夺来的,这些宫观庙宇依靠地租将自己的庙宇修得富丽堂皇,而他们的佃户却是饥寒交迫,也不知道这些人口中的慈悲到底到那里去了。

    可是要动他们却也不那么容易,一来如今鬼神之说盛行,人们对宫观庙宇纵使心存几分敬畏;二来这些人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往往能够煽动那些穷苦百姓来维护他们的利益,这些也让朝廷一时不好应对。

    “朕平日里倒是很少和这些地方打交道。”虽说姚广孝乃是僧人,可他平日里和李悠等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谈论政务居多,很少聊这些事情,“既然姚大师提出了这个问题,那么不如先去找几处宫观庙宇看看再说吧!”

    如今李悠已经是皇帝了,要想出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直到三日后才准备妥当,他和姚广孝等人带着众多护卫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京城香火最为旺盛的大相国寺外面。

    但见大相国寺占地面积极广,佛殿僧舍连绵不绝,放眼望去不下上千间之多,丹朱抹墙、琉璃作瓦、檀木为梁毫不奢华,就算以李悠出身之豪富看到眼前此景也是大为咂舌,而且近些年来京城连遭兵火,但这大相国寺就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

    “陛下,漠北诸部也多有信奉佛祖之辈,所以他们在入城之后并未对着大相国寺进行烧杀抢掠,大相国寺也借此保护了不少百姓,倒也算积攒了不少功德。”姚广孝解释道。

    如此说来这些人也并非全无用处,昔日欧洲在大航海时代利用传教士的经验还是可以学习的么,或许也可以让这些人去漠北、去河东道传播信仰,软化那些蛮夷的抵抗?

    一边想着这些,以便进入寺内,而大相国寺的方丈早已得到消息,叩见李悠之后紧随在他向李悠介绍着寺中的种种典故,不多时一行人就来到了正殿之中。

    看着大雄宝殿上那尊高达数丈、通体鎏金的佛祖雕像,李悠忍不住叹息,这么多的银子用到这地方似乎太过浪费了啊。

    忽然他心念一动,看着方丈笑吟吟的问道,“方丈,你说朕到了佛祖面前,究竟是该拜还是不拜啊?”

    方丈顿时愣住了,额头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好在这时他身后一名眉清目秀的僧人出来解围了,“陛下,现世佛不拜未来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