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05章 选将
    殿中众将里面,唯有钱骅和严振泉没有丝毫异像,因为阿鲁布占据的关内道地处内6,实在没有他们俩的挥机会,他们最多帮着司马错和范蠡做一些运输士兵物资的琐事,上阵杀敌是轮不到他们的,当然他们也没有气馁,因为日后要想扫平河东道必定少不了他们,而且以李悠对海贸的重视和对海外诸国的好奇。 水师以后怕是要爬上大用场的。

    “周将军练兵练得好,不过光是操练不经历实战可不行,这次周将军就随朕一起北上吧!”李悠环视众将,许光是要留在京城的,钱骅和严振泉的水师又排不上用场,那么可供选择的人选就不太多了,他第一个点了周伯符的名字。

    “末将遵旨!还请陛下放心,末将所练的兵不仅擅长操练,更擅长上阵杀敌!”周伯符大喜过望,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嗯,在大军出征之前,你要继续进行北上的针对性训练,漠北乃是苦寒之地,与中原大不相同,将来可别闹出什么漏子。”处理朝政的空闲之间,李悠也时常前去军营视察,周伯符所训练的兵马还能让他满意。

    “秦将军,此次由你率领骑兵,到时候冲锋陷阵、追击敌军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李悠在罗世绩和秦士信之间选择了后者,因为河东道那里毕竟还要有人盯着,而熟悉当地形势、和钱骅配合更为默契的罗世绩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因此他只有错过这个机会了。

    “史怀义,你负责看管后路,为大军运输粮草、保证后勤补给线的稳固,你可能做到?”在扫平漠北之后,李悠再想亲自领兵出战的机会恐怕不多了,所以他也要注意多培养一些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出来,而史怀义出身岭南和周伯符、钱骅、秦士信、罗世绩等人并没有很深的瓜葛,所以他就成了最好的人选,身为帝王,这平衡的手段还是要用一用的。

    “末将定不会辜负陛下的美意。”史怀义还以为自己这次依旧要和罗世绩一起留守河东道,没想到却突然砸来了这样一件好事,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谢恩。

    “嗯,除了看管好后路之外,平日里也要多留意看看周将军是如何运用步兵的,秦将军是如何指挥骑兵的,以后说不定还有你独领一军的机会呢。”李悠勉励了一番,史怀义虽然也在去年参加了他亲自主持的高级军官培训,已经了解了一些热兵器作战的方略、介壳,可那都是纸上谈兵,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学习。

    听到这番话,史怀义的心情愈加激动起来,看来陛下这是要大用自己啊,没想到当年邕州史家一个不起眼的庶子竟然能闯出诺大的名堂,他对李悠的感激愈盛,再次叩谢保证自己定不会让李悠失望。

    “参谋部跟随朕在中军行动,由朕亲自统领。”李悠接连不断的出命令,一项项重要的工作都有了安排,那些被点到名字的激动不已,没被点到的则眼巴巴的盼望着下一项安排就能轮到自己。

    “陈恒,你统率工兵营为朕遇水搭桥、逢山开路。”当初在即可亏耶鲁翰大军的战斗中大出风头的陈恒一直掌管着工兵营,这些事情交给他去做再合适不过了。

    “末将领命!”陈恒大声应道,如今的工兵营早已不是当初那副寒酸模样了,在李悠的指点下,顾将子为工兵营打造了诸如工兵铲、钢钻等利器,现在别说让她挖地道了,就是连京城的城墙也能凿个对穿。

    “好了,诸位都下去准备吧,待一切准备就绪,朕就亲自率军北上。”安抚完那些没有捞到机会参战的将军们,李悠驱散了他们回到后宫之中,既然马上就要出征了,周南她们可得安抚好了。

    给宫中的花花草草们遍施了一番雨露之后,李悠又乔装打扮出了皇宫,来到郡主府中,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李令月,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李令月却给他带来了一个惊喜的消息,“我怕是已经有了身孕了。”

    “真的?!”李悠连忙上前两步,轻轻地将手放在李令月的肚子上,可是这才多长时间,哪能摸出个结果来。

    “要不我把朝廷的差事卸了吧?到西园去休养?”喜悦过后,李令月和他说起了自己的打算,自从有了孩子,她的争胜之心渐渐消散,现在或许对她来说,将这个孩子养大、顺利教导成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无需如此,反正现在各部的工作已经上了正轨,你只需要偶尔露一次面把我吓大方向就好,就算怀有身孕也耽误不了什么。”李悠却不愿意让她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妇人,“前几个月身子看不出异样的时候你偶尔去衙门里走动走动即可,等到遮掩不住的时候也该到夏天了,那时候借口避暑呆在西园便是。”

    说了一些对李令月的安排,李悠又说道孩子了,“这孩子想要封王怕是没什么机会了,但是朕将来会想办法给他弄一块封地的。”或许也可以效仿此前任务世界的大明进行海外封建?反正李悠是不打算将这些皇子皇孙当猪养,也不想像养蛊一样让他们自己斗来斗去,于是分封似乎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我身上也有爵位,到时候让这孩子继承我的爵位即可,何须如此麻烦。”李令月却猜不到李悠的想法。

    “这些事情说来还早,等将来再说吧。”李悠也没有将自己的打算提前说出来,毕竟距离孩子长大还有很长的时间。

    “哎,这次你率军出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我现在身子不便利也不能......”说着说着李令月的脸红了起来,“不如我.......”

    李悠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见李令月的两只芊芊玉手已经解下了他的腰间玉带,慢慢低下身子跪在他的面前......李悠的喉咙里出一声闷哼,随即闭上眼睛开始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