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14章 工兵营建功
    “好,周大匠此次可是立下了大功!”很快这一战果就经过了热气球上观察手们的确认,塞入竹筒顺着缆绳滑落,来到了李悠的手中,阿鲁布辛苦打造的投石机在第一波攻击中就损失过半,而剩下的那些想必也来不及逃过嘉州军接下来的攻击。?

    “多谢陛下称赞,我等不过是依照陛下命令行事罢了,实在不敢居功。”为了提高工匠们的积极性,李悠和顾将子商量出来了一套工匠级别认证体系,根据工匠的级别分别给予不同的待遇、地位和荣誉,其中大匠乃是仅次于将作大匠的级别,这一级别如今除了顾将子再无第二个人,也就是说周正心小小的年纪已经是嘉朝屈指可数的工匠了,至于成为将作大匠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自古攻城战,最难的就是探查城中敌军的布置、动向,可是有了此物,城中敌军的动向就一览无余了,我军大可以专门寻找敌军的破绽起进攻,实在是便利之极啊!”史怀义乃是饱读史书之人,当然能看出热气球对战事的重要性。

    接下来战事的展也正如史怀义预料的一样,在摧毁了北虏的投石机之后,嘉州军的投石机又对城墙后方敌军最为密集的地方起了进攻,北虏士兵一时间损伤惨重,阿鲁布不得不下令让他们暂且躲远一些以免遭受更大的损伤。

    而城头防御的兵力减少,刚好给城下的嘉州军提供了机会,李悠立刻做出应对,周伯符带着攻城的步兵架着云梯,推着巢车、楼车等攻城器械向着防御最为薄弱的一段城墙攻去,大炮、火铳和弓弩也加大了对这段城墙的压制,雨点一般的弹丸压得城头守军几乎抬不起头来,眼看着周伯符的兵马就要到城下了,他们才不得不抬起头来进行反击。

    此时的战事越激烈,热气球上传递消息的方式也从投掷纸条换成了旗语,几名士兵挥舞着两杆小旗按照约定好的方式将城头的动向飞快的传递到嘉州军的眼中。

    “敌军准备增兵,方位二五一,人数一千,传令投石机准备进行覆盖性攻击!”一条条针对性的命令从中军传出,一名名传令兵飞快的将这些命令传到相应的责任人那里,随即对敌军的反应做出了针对性的攻击。

    一直等周伯符带人攻打到壕沟前,都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而陈恒的工兵营也早就做好了跨越壕沟的准备,一块块木板被搭在了壕沟上方,步兵们不等木板搭稳就飞快的冲了过去;工兵营则分作两拨,一拨留在原地飞快的在壕沟上挖掘着缺口,打算将护城河里的水彻底放干;而另一部分则推着防御力极高的车子抵到了城墙上。

    这种顶部乃是斜坡状的木车乃是用硬木包铁制成,顶端的胁迫可以卸去滚木礌石的冲击力,让这辆木车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六七名工兵营的精锐士兵正拿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工具对着城墙上巨大的墙砖卖力。

    精钢打造的利刃塞入墙砖之间的间隙,飞快的刮去黏合城墙砖的糯米砂浆,很快就将一块城砖的四周变成了空隙,紧接着另一名士兵上前将几支前端带有弯曲分叉钢尖的铁棍塞入缝隙之中,其余士兵一起握住铁棍的末端用力撬动,这块城砖就渐渐松动开来,被他们拆了下来,既然第一块已经搞定,那么接下来的就更好办了。

    工兵们飞快的将面前的所有城墙砖都扒了下来,露出后方的坚实夯土墙体,对此工兵营也早就琢磨出了一系列的解决办法,尖头镐用力的凿在了城墙上,待稍微凿出几个小坑,身后拿着钢钻的士兵就飞快的扑上去,将钻尖对准这些小坑开始了飞快的钻动。

    坚比岩石的夯土在这些钢钻面前变得和豆腐一般脆弱,一大块一大块的夯土不断掉落,这些工兵很快就在城墙底部钻出了几个深入城墙内部的大洞。

    “好了,尺寸差不多够用了,你们先退回去吧!招呼周围的士兵躲远一些。”工兵小头目将同袍一个个赶了出去,自己和副手则将一个巨大的火药包塞入深洞之中,接上引线然后迅点燃。

    引线冒出嗤嗤的火花飞快的向火药包靠拢,这俩人则像被火烧了一般飞逃离了木车,使出浑身力气向后方逃去,一边逃跑还一边招呼着落在后方的嘉州军加快度。

    而在远处,巢车上的火铳手们也加快了射击的频率,以求对城头的北虏展开压制,好掩护这些人尽早脱离到安全地带。

    “卧倒!”点火的小头目一边跑一边在心中计数,当他感觉到差不多的时候一个猛扑扑倒在地,同时还大声招呼着友军。

    “轰!”这些士兵刚刚趴到地上,就见城墙底部爆出巨大的轰鸣声,无数碎砖硬土伴随着火光四面迸射开来;上方的北虏守军感到城墙一阵摇晃,纷纷摔倒在地。

    龙城不愧为天下有数的坚城,就算是深入城墙内部的爆炸也没有直接将这段城墙炸塌,而仅仅在城墙下方炸开了一个硕大的孔洞,透过这个孔洞似乎隐隐可以看到城内。

    这样的爆炸不断在城墙下方响起,等今日嘉州军的攻势停止,缓缓退兵的时候,龙城的城墙根上最少也出现了十个这样的孔洞,这些孔洞周边满是巨大的裂痕,裂痕向着四周延伸开来,让阿鲁布等人生出触目惊心的感觉来。

    紧张的战事暂时结束了,可是阿鲁布却没办法放下心来,他完全可以看出嘉州军今日的进攻仅仅是试探性的,根本就没有用上全部力量,而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感到渐渐不支,再看向那些可怕爆炸遗留下来的孔洞与裂痕,阿鲁布隐隐的觉得,这龙城似乎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坚不可摧。

    相较于阿鲁布,嘉州军则是另一番心态,他们都已经看出来,龙城的陷落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