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16章 城内的暗流
    “没想到区区数年,这嘉州伯就闯出了这般声势,如今竟然压得...压得......抬不起头来,还真是世事莫测啊。? ???  ?”龙城中靠近城墙的一处军营之中,两名原来大魏禁军的降将正在喝着闷酒,论起身份他们当年也是和李悠不相上下,可如今却是天壤之别。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率军南逃去投奔嘉州伯了,又何至于像现在这般受那些蛮夷的闷气。”另一人也压低了嗓音附和道,“想当初我王宣道也是禁军之中赫赫有名的好汉,谁知今日却成了北虏的守家犬,泽坤兄,我真是悔不该当初啊!”

    “呵呵,当初若是不投降,怕是早就死在乱军之中,我等能多活这么久都是赚的,又何须纠结过往。”秦泽坤也是大口大口的灌着酒,“哎,只是不知道这美酒究竟还能喝多久啊,我看这嘉州伯攻破龙城大概是用不了多久了。”

    他俩本是跟随李圭御驾亲征的大魏禁军,在袁章击败他们之后,这俩人为了保命选择了屈膝投降,袁章为了削弱大魏的抵抗,并没有为难他俩,反倒是升了几级官并且让他们依旧统领旧部,在攻打京城的时候他们还捞取了不少好处,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就迎来了袁章身死河南道、阿鲁布三十万大军尽丧的消息,现在嘉州军更是将他们堵在了城里,一想到城破之后会遭遇的下场,他们俩就满是担忧,唯有借酒浇愁。

    “依照嘉州军的本事,想要破城恐怕早就破了。”王宣道拉开铠甲,露出胸口的伤痕,“那霹雳弹和火炮的确威力无穷,我若不是运气好,今天怕是早就死在城头了。”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日能逃过一劫,但若是嘉州军攻入龙城,我等怕是就该去见丘太尉他们了。”说着说着秦泽坤甚至哭了起来,“到时候我怎么有脸去见丘太尉啊!当初若不是丘太尉,我还只是个小卒子,没想到丘太尉以身殉国,我却降了敌人。”

    “时也命也,实在是怨不得别人,我们又怎么会想到当初不可一世的漠北诸部竟然败的这么快?当初攻下京城的时候,我还以为他们能一统天下呢!如今看来却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王宣道也跟着叹息,俩人又说了一会儿闲话,王宣道或许感觉到时机差不多了,因此出言试探道,“泽坤兄,其实若是想活命倒也并非没有办法!”

    “嗯?此话怎讲?”秦泽坤浑身一颤,立刻起身出门四下打量一番,见旁边并无他人窥探,这才回来紧紧地盯着王宣道的眼睛问道,他的右手已经搭上了刀把,若是王宣道稍有应对失误,说不得他就要动手了。

    “泽坤兄莫不是还打算为阿鲁布尽忠?”王宣道嗤笑道,对于秦泽坤他可谓是极其了解,既然当初能为了活命投降袁章,那么现在就绝对没有陪着阿鲁布去死的打算,他丝毫不在意秦泽坤的威胁,解开腰刀丢到一边,“若不是念在昔日我等同营为官的份上,我又何须给泽坤兄说这些话,泽坤兄若是不想听大可以当做我没说过,来日等泽坤兄为阿鲁布尽忠之后,我定会去泽坤兄的坟上上几炷香。”

    言下之意,王宣道已经有了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保住性命的办法,秦泽坤脸上神色数变,最终还是放下了刀,干巴巴的挤出几丝笑容,连忙拿起酒壶给王宣道斟满美酒,“王兄莫怪,王兄莫怪,实在是城中这些日子四下捉拿黑冰台,让人不得不提防啊。”

    京城的陷落给阿鲁布敲响了警钟,所以他对城中的看管愈加严密起来,而主持捉拿奸细的任务则交给了伯颜,为此伯颜甚至从哪些投降北虏的大魏臣子中选出一些人手来假扮嘉州军的细作来试探这些降将,有不少人因此而丢掉了脑袋,如果不是王宣道和秦泽坤乃是多年的交情,就刚才那句话已经足够让他将王宣道抓取请功了。

    “奴酋阿鲁布何德何能?能让我陪着他去死?”王宣道露出不屑的笑容,“当初投降乃是为了保住性命,如今既然有更好的去处也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泽坤兄到底如何抉择,海王素素做出决定,要是等到嘉州军进城,可就什么都晚了!”

    奴酋阿鲁布的称呼让秦泽坤彻底放下心来,那些假冒的探子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语的,他伸长了脖子凑到王宣道面前,“莫非王兄真的和黑冰台搭上了线?能佛给小弟也引荐引荐?”

    “如今城里查的严,又岂能说见就见?不过泽坤兄还请放心,只要你和我一道办好他们给交代的事情,保全性命根本就不是问题,说不定还能在嘉朝混个官儿当当呢!”见秦泽坤如此迫切,王宣道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悄悄将匕重新插回靴子里。

    “好!我这条命算是交给王兄了,王兄有什么事儿尽管交给我来办!”纵然秦泽坤依旧有些担心,可是如今他已经没了其余选择,只能紧紧抓住眼前这根稻草,以求在嘉州军破城之后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你只需这般这般......”王宣道凑到秦泽坤耳朵边,小声的叮嘱几句,秦泽坤不住地点头附和,脸上的担忧也渐渐收了起来。

    像这样的场景在龙城中不止一处生,无论是原先大魏的降将还是漠北草原上和阿鲁布稍有间隙的部落贵人,亦或是龙城原先居住的富商豪绅,一只无形的手正将这些龙城中的不安分因素慢慢联系起来,试图让他们在未来的战事中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股暗流在龙城之中缓缓流淌,阿鲁布虽然略有察觉,但是他现在已经根本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些问题,光是嘉州军的不断攻击已经让他疲于应对了,而伯颜办事虽然尽心尽力,可终究不如袁章那么精力充沛,一切都在朝着对他不利的方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