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19章 阻击(感谢时空穿越旅行者的万赏)
    “陛下,城破了!南蛮子炸坍城墙进城了!”龙城北方大营之中,一名骑士拼命打马冲到营中,给阿鲁布带来了这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

    没想到当初将军营安置在北边却是起了这样的作用,阿鲁布不知为何并没有因为这个坏消息而生出慌张,反倒庆幸起来,或许当初在布置城中兵力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能打赢这一仗吧?“李冲带来了没有?赶紧准备出城!”

    “派去的人手还没有消息。”一名亲卫眼神飘忽不定的答道,看他的样子是绝对不想留在这里再等下去的,他们都知道在城中多停留一刻就多几分危险。

    “不等他们了,咱们走吧!”阿鲁布现在也不敢继续等下去了,鬼知道李悠的军队什么时候就能攻到这里,而且城外说不定还有他的埋伏呢!一声令下,上万名唐括部最后的精锐骑兵簇拥着阿鲁布向着北门的方向冲去,而在他们左近早有人窥探多时了。

    “要是能抓到阿鲁布,不单咱们兄弟昔日降敌的罪责可以抵消,说不得陛下还会有封赏啊?”秦泽坤眼神游离不定,要放走阿鲁布他舍不得,可是凭借手上这点兵马冲上去围堵恐怕也只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倒也不用咱们亲自动手,嘉州军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王宣道自信的一笑,“你可知道那奸相伯颜早就为逃跑做好准备了?”

    “这和我等又有什么关系?”秦泽坤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要是伯颜已经做好准备的话,那么北虏岂不是更加容易逃跑?王宣道为何会如此高兴?

    “那伯颜老贼打算在离开时将整个龙城付之一炬,用大火来阻挡陛下的追击。”王宣道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不是提前得知了消息,再加上嘉州军的进攻度出了北虏的想象,说不得他们恐怕就要葬身于火海之中了。

    “这伙北虏还真没有把咱们当人看啊!”秦泽坤也破口大骂,想来他们这些人是根本没有资格跟随阿鲁布一起逃亡漠北草原的,那么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也就不言而喻了,面对这些处心积虑要葬送自己的人,他还有什么好话可说?

    “这伯颜从前些日子就背着阿鲁布开始准备,在城中各处存放易燃的引火物,可惜现在城中乱成了一团糟,他恐怕是没有心思再操办这些了,而且这些地方也早就落入了黑冰台的掌控,城北的存放地就在前面不远处。”王宣道指着阿鲁布大军前方一里多的位置说道,“那伯颜本打算等阿鲁布出城后在此处纵火挡住嘉州军,没想到现在却是便宜了我们!”

    说话间二人马不停蹄的朝着这个方向冲去,到了地方却现院门大开,一群投降的大魏禁军正在把木材、火油往阿鲁布的必经之路上运呢!他们俩也赶紧下马指挥着麾下的士兵加入进去,城北乃是漠北贵人们的聚集地,在此处放火对他们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

    不多时,通往北门的道路上已经是烈火丛生,冲天的火焰和黑烟遮断了整条街道,逼得阿鲁布也不得不停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或许是那些隐藏在城中的细作开始动了,陛下,敌军早有准备,要打通这条道路恐怕需要很长时间,咱们还是乘着还有时间赶紧另找其他出路吧!”现在这些人一门心思的想着逃跑,哪有时间去灭火,随即立刻拐了个方向,走上了另一条路。

    但是在这条路上他们也同样遇到了麻烦,城中内河上的那座桥已经坍塌,而且旁边堆满了各种杂物,骑兵要想从这里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再行转往他处,同样是出现了各种意外事故阻断了去路,阿鲁布带着大军来回跑了几个来回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出路。

    “陛下,前面是耶鲁王爷的府邸,只要穿过府中,拆了后院的院墙,就能通到北面城墙底下!”危难之间,终于有人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他们立刻行动起来,砸毁了耶鲁王爷府的大门,无数骑兵一拥而入,浑然不顾府中慌乱的仆役侍女,直冲后院而去,将士们齐心协力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后院的院墙砸了个稀巴烂,露出了后面的城墙。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依旧不能放松,从这里到北门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好在嘉州军的细作似乎没有想到这条路,一路上并没有多少阻碍,到了城门口,阿鲁布走上前来,那些守城的将领和士兵都是他的心腹,立刻为他打开了城门,一行人马狼狈的逃出了龙城。

    尽管已经出城,可是他们却没有放下戒备,从刚才一路上的种种阻碍可以看出,嘉州军已经猜到了他们会在城破之时逃跑,那么就绝不会在城北没有做任何准备,一群骑术精湛的骑士被散往四处充当哨探,不断向阿鲁布送来沿路的消息。

    “陛下,前面似乎并无敌军。”一名骑士满头大汗的回来汇报,方才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打马冲出了十来里地,胯下这匹好马看来是要废了。

    “好,全军加快度。”阿鲁布一声令下,这群溃兵的度再次提升,求生的**让他们不敢怜惜马力。

    “后面有南蛮子的骑兵追上来了!”正行进间,后队却突然乱了起来,阵阵喊杀声从后方传来,夹杂着北虏士兵们落马的哀嚎声,让这些前面的士兵越的心慌意乱起来。

    如果是堵在前面的嘉州军,这些人为了逃出生天,说不得要豁出性命和他们做一场了,可是现在敌军却是从后面追来,难道要返过身去解决了他们再逃跑?可这么一耽误,身后的追兵恐怕会越来越多吧?

    因为有这样的心态,所以尽管身后的追兵人数比他们少得多,却没有一名北虏的士兵有回身迎敌的想法。

    如此来回数次,不断有小股嘉州军从后方追上,北虏溃兵的人数也越来越少了,而在他们前方却又出现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