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25章 割地
    “嘉朝使者见过蜀王殿下!”端木见缓缓上得殿来,见到蜀王也仅仅是拱手为礼,并未叩参拜,口中也不称陛下而依旧使用了殿下的称呼。

    “大胆!见到陛下为何不跪拜!”苏少游立刻站出来呵斥道,端木见这一举动可谓是大大的失礼了,有他领头蜀中群臣立刻群情激奋,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站出来呵斥端木见,引经据典批驳其失礼者有之,威胁着有之,谩骂者亦有之,大殿上顿时热闹起来。

    而无论他们是怒骂也好、威胁也好,端木见依旧昂而立,脸上风轻云淡丝毫不为所动,他这副样子反倒让这些朝臣开始忐忑不安,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等殿上重归平静,端木见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若是论起嫡庶之分,蜀王要远远排在福王、齐王和越王的后面,先前既然福王已经身登大宝,诸位再拥立蜀王乃是大逆不道之举,名不正言不顺这陛下的称呼自然就成了无稽之谈。”说到这里端木见忽然提高了嗓音,他向着京城的方向拱手道,“更何况如今吾皇顺应天意,受万民拥戴,接受福王之禅让身登大宝,这天下依然改朝换代,昔日大魏的宗室理当重归平民,本使者称呼其为殿下已经是很给诸位面子了。”

    这一番话说的是趾高气昂,让方才刚刚平静下来的大殿再次沸腾起来,苏少游、罗昭牧等群臣纷纷出列直斥端木见乃是胡言乱语,但是端木见从他们的话语之中也是听出了一些端倪,他们的喝骂都是针对端木见而来,最多再加上些福王得位不正的说法,没有一个人敢对李悠出言不逊,这也让他的试探并没有落空,由此可见,蜀中这些家伙对嘉朝的兵威还是十分惧怕的,若非情不得已,这些人万万不愿意和嘉朝结下死仇。

    如此便好,这下我出使的目的大有希望啊,端木见心中暗暗叫好,嘴上却不见丝毫停歇,不断针对对方言语之中的漏洞展开反击,区区一人竟将蜀中群臣驳斥的落花流水,眼见己方的气势已经渐渐被对方压住,方才还稳坐钓鱼台的苏子灿终于按捺不住了,他起来制止了双方的争论,“好了,贵使者此来该不是专门来吵架的吧?究竟有何目的,还不道来?”

    苏少游等人纵使心有不甘,可见到苏子灿出来他们也只好退了回去,同时未免也有些庆幸,要是再继续吵下去的话,说不得他们就要大大的丢面子了,这端木见果然是辩才无双,他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对手啊。

    “多谢苏相国。”端木见不卑不亢的拱手谢过,然后转过身来面向蜀王说道,“本使者此来乃是为了蜀王殿下和蜀中数百万百姓而来。”端木见又一次称呼了殿下,但是这一次想要驳斥的人都被苏子灿拦住了,他们屏声静气,静静地听着端木见的话语,想要知道如今嘉朝对蜀中究竟是什么态度,这可是事关他们生死的大事,连不可一世的阿鲁布都丧命在李悠的手中,若是大军攻入蜀中,他们是万万拦不住的,此时苏子灿等人已经彻底断绝了争霸天下的念头,心中只想着能保住蜀中这块地盘安享富贵。

    端木见也没有继续卖关子,直接亮明了自己的态度,“如今吾皇一统天下乃是大势所趋,蜀王殿下和诸位切不可逆势而为,理当早日归降吾皇,如此也好和安国公、越国公与卫国公一般安享富贵。”安国公、越国公和卫国公乃是福王、越王和李冲的新封号,李悠给他们三人都安排了个公爵的爵位。

    其实这一条件对蜀王来说倒是极其乐意接受,因为反正他在蜀中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无论做什么都在苏子灿等人的监视中,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苏子灿罢免重新拥立其他宗室登基,到了京城反倒没有这般顾虑,可是这蜀中的事情终究不是他能做主的,所以蜀王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下方的苏子灿等人。

    虽然畏惧李悠的兵锋,可是苏子灿对于蜀中天险还是心存侥幸,再加上他也知道如今嘉朝刚刚经历了数场大战,短时间内恐怕是没有余力再攻入蜀中的,所以苏子灿缓缓出列应道,“贵使此言差矣,先前天下动荡不安,吾皇也是受注重数百万百姓拥立方才登基称帝,为的乃是守护一方平安,可谓名正言顺。”苏子灿言语之间已经向端木见透露了自己的意思,蜀中绝没有争霸天下的念头,只要安守一方就好,“贵国陛下能够驱逐北虏、一统中原,我等佩服不已,稍后定会送上贺礼;只是鄙国虽小却也不甘愿屈居他人之下,陛下念着中原近几年动荡不安,百姓困苦不堪,愿赠送贵国粮草财货若干,希望贵国可安享太平,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用谈了。”

    苏子灿这是想用金钱来购买太平了,给李悠送上一份保护费,好让他对蜀中彻底放下心来,他们这些人就依旧可以在蜀中作威作福,这也是他此前和罗昭牧等朝廷重臣商议出来的结果,另外还为端木见准备了一份丰厚的礼物。

    端木见只是不允,依旧要求蜀王率领蜀中臣民向李悠投降,苏子灿据理力争,双方你来我往也没分出个高下来,这场会面就这样结束了。

    此后数日,端木见再也没有得到蜀王的召见,不过前来驿馆拜访的客人倒是渐渐多了起来,给他送来了无数财货、名家书画、古玩美玉以及诸多美女,端木见一一笑纳,言语之间渐渐出现了软化。

    终于在苏子灿前来拜访并且送上一番大礼的时候,端木见总算是露了一丝口风,“既然贵国安于蜀中,又何必在山南东道驻扎大军呢?山南东道距离京城不远,陛下视之如芒刺在背,若是贵国愿意召回罗昭远及其麾下的兵马,再将山南东道割让给吾国,则吾皇或可将蜀中一事放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