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40章 崇祯
    “宿主本次的任务是击败皇太极的后金兵,荡平大明境内的流民军,让大明能够逃过被蛮夷灭亡的命运,此次任务需在十五年内完成。() | (八)”说罢虎符的声音就此消失。

    睁开眼睛,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李悠稍微坐起身子环视着房间里的布置,只见雕龙画凤奢华异常,倒是和自己的皇宫颇有相似,略有不同的就是这里的布置陈设略显陈旧了些,看上去应该是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了。

    没想到这次竟然穿成了崇祯皇帝,说实话这次的任务不比上次的崖山之战来的容易啊,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甚至可以说是还要过崖山之战,因为在崖山之战前后,李悠需要考虑的仅仅是蒙元,而在大明考虑更多的则是那些拖后腿的大明士绅们,要不是他们屡屡以自己的短见拖累大明,大明也不可能败给满清和李自成。

    要完成这次任务,表面上的敌人是皇太极,但实际上却是那些在朝堂上、在乡野之间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士绅阶层啊,上到皇亲国戚,朝廷阁臣,中到各地官员,下到乡间地主,这些人就像是寄生虫一般拼命吸取着大明帝国的血肉以壮大自己,最终却在李自成和清军的夹击之下灰飞烟灭。

    还好比起原来的崇祯皇帝,我却多了数万忠诚可靠的军队,无论是想要对付皇太极还是那些祸乱大明的士绅阶层,手上没有充足的武力是不行的,虎符之中的五万宋军将成为李悠坚实的后盾,在靖康之变中戚家军帮助大宋逃过了灭国的后果,而这次却又轮到宋军将大明从灭亡的灾难之中拯救出来,这或许也算是缘分吧?

    当然这些士兵终究不是能随便拿出来的,李悠还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所以他起床在太监宫女的伺候下更衣洗漱完毕,然后来到乾清宫西暖阁之中,打算先看看最近送上来的奏折,了解了解如今大明的形势。

    李悠的见识和处理政务的能力远非朱由检可比,穿越多个任务世界和奖励嘉朝的经验让他十分轻易的就看到了奏折之中隐藏的目的,如今辽东有皇太极犯边,西北有流民作乱,但那些朝廷的重臣们却不考虑如何解决这些问题,而是将其视为党同伐异的好机会,对自己的政治敌人大肆攻轩,看的李悠气不打一处来,如果都是这样的货色,大明不亡简直没天理啊。

    忍耐下怒气,继续浏览着奏折,试图从中找出一些有用的消息来,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抬眼一看只见朱由检亲信的大太监曹化淳带着满头的汗水捧着一封奏章走了进来,看上去应该是生了什么大事。

    “陛下,蓟辽督师送来一封奏折,事关重大,内阁和司礼监不敢轻易处置,还请陛下亲自过目。”曹化淳跪在地上奏道,说完将奏折举过头顶,一名小太监接过送到了李悠面前。

    “蓟辽督师袁崇焕?”没想到来大明的第一天就收到了这位充满争议的人物送来的奏折,而且看曹化淳如此忐忑的样子,恐怕不是小事,莫不是......带着疑惑李悠飞快的打开了奏折,只见奏折上的内容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乃是袁崇焕擅自斩杀大明左都督、平辽总兵官、执掌东江镇的主帅毛文龙的奏折。

    在奏折中袁崇焕历数了毛文龙的十二宗大罪,表明事态紧急自己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最后又说,毛文龙作为大将,不是我可以擅自诛杀的,所以我谨席橐待罪。

    来得时间还是晚了点啊!对于袁崇焕和毛文龙的操守李悠并不想做什么评价,但是正因为有毛文龙和东江镇的存在,对皇太极的侧翼起到了极大的牵制作用,让他无法全力出击,而现在毛文龙已经死了,东江镇余下的将帅无论是陈继盛也好,其他人也好,都没有毛文龙这般威望可以将东江镇重新团结起来,继续保持对皇太极侧翼的威胁,那么接下来大明对皇太极的战略形势将更加恶化。

    “毛文龙乃是朝廷册封的左都督,正一品的朝廷命官,蓟辽督师有什么资格擅自斩杀?”这要是放到嘉朝,差不多相当于江随云在没有圣旨的情况下把周伯符给砍了,这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过啊!

    原历史中朱由检想着既然毛文龙已经死了,辽东又要依靠袁崇焕,所以没有对袁崇焕做任何处置,反倒下旨坐实了毛文龙的罪名,让东江镇的官兵对朝廷的信心大失,解决了皇太极南下的后顾之忧,三个月后继率领大军攻到了京城之下。

    但是李悠看问题的角度却和朱由检大不一样,在他看来制度才是一个国家延续的根基,朱由检的处理方式乍一看乃是暂时安抚住了袁崇焕,但长久来看却是下下之选,朝廷的一品大员被擅自斩杀,朝廷却没有任何处置,这对朝廷的威望乃是极大的损害,朱由检的处理方法断不可取。

    “传旨,命袁崇焕回京解释此事,命东厂、锦衣卫彻查此事的真相;派人前往东江镇表明朝廷的态度,暂且稳住东江镇。”不论毛文龙是不是真的有罪,袁崇焕的这种做法都是极不妥帖的,他必须有所交待。

    “陛下,袁崇焕身兼蓟辽督师要职,要留在辽东提防建奴南下,恐怕不宜轻动啊?”曹化淳有些蒙了,为何陛下的反应和他料想的完全不一样?他想过皇帝会暴怒,甚至会破口大骂,但是绝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平静的说出这般命令。

    “他既然自己都说擅杀大臣乃是大罪,那么回京加以分辨也是应有之意。”李悠直接用袁崇焕奏折里的话堵了回去,“若是他不敢来的话,就证明的确心中有鬼。”

    至于蓟辽督师手中的关宁军,李悠早就不指望了,那些关宁军的军头们享受着辽饷带来的美好生活,让他们豁出命去和皇太极打仗却也是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