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42章 都是些废物
    “蓟辽督师袁崇焕擅杀左都督、平辽总兵官毛文龙之事,究竟该如何处置?诸位爱卿不妨道来?”乾清宫中,李悠高坐宝座之上,下韩璜、钱龙锡、周道登、李标、周延儒、温体仁等重臣分列下。

    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所以李悠问话之后,一时之间群臣竟然都不敢开口,好一阵儿过后还是当初举荐了袁崇焕的钱龙锡不得不出来说话了,“启禀陛下,毛文龙一向跋扈专横,东江镇几为藩镇,关宁、登莱一地的文武官员皆有所闻,袁崇焕此时除之,对朝廷有益无害。”要是袁崇焕有罪的话,他也拖不了干系,所以他也只有咬死撑着了。

    不知道为何,看到钱龙锡这副样子,李悠反而想笑,当初崇祯皇帝刚刚即位的时候,不知道如何选拔阁臣,于是效仿古法,将有资格入阁的大臣名字放入金瓯之中,然后焚香祷告,再进行抽签,结果第一个就抽到了钱龙锡,然后是李标、来宗道、杨景辰等人,这种选拔朝廷重臣的方法实在是闻所未闻,这崇祯的政治手段可见一斑。

    御史高捷当初被王永光引荐给钱龙锡,试图走他的门路,却被钱龙锡果断拒绝,所以高捷早就怀恨在心,他闻言立刻站出来批驳,“毛文龙是否有罪或未可知,但袁崇焕擅自啥朝廷一品大员,实属骇人听闻,臣以为当立刻罢免袁崇焕押回京中严加审问。”

    这钱龙锡在此前负责审理魏忠贤逆案,颇得罪了不少人,有高捷做这个出头鸟,于是这些人纷纷出来弹劾钱龙锡,周延儒、温体仁等人也是眼神闪烁不定,纷纷思量着对策,因为如果钱龙锡被罢免,那么内阁之中就会空出一个位置,说不定自己就有机会入阁,这样的好机会怎么不让人动心?

    钱龙锡也并非没有同党,他们也纷纷出来驳斥这些人的弹劾,一时间乾清宫变得比菜市场还要热闹,殿中御史连连呵斥也没有让他们安静下来。

    如果是以前的崇祯皇帝,恐怕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但是李悠却不一样,他本来就没对这些人报多大的期望,提出这个问题只是想看看这些人会是何等反应,现在看来这些人对争权夺利倒是十分热衷,可能提出解决办法的却是一个也没有。

    “朕已下旨让袁崇焕回京解释此事,这件事就到这里吧。如今毛文龙已死,东江镇必将生动荡,恐怕那建奴是不会放过这个南下的好机会的,因此朕决定整顿京营以备将来所用。”既然这些人指望不上,那么就只有自己上阵了,顺便也可以接着这个机会掌握住京城的兵权,李悠懒得和这些人勾心斗角,还是带兵打仗来的痛快。

    “陛下,蓟辽督师这几年将宁锦一带经营的滴水不漏,颇有功劳,若是建奴有南下的迹象,则蓟辽督师断不可轻离,还请陛下许其戴罪立功,等击退了建奴再回京解释此事。”钱龙锡不失时机地说道,在他看来只要袁崇焕借此立下功劳,或许就能保住自家的官位。

    “若非袁崇焕擅杀毛文龙,致使东江镇动荡,建奴又如何能抽出兵力来南下犯边?当下应严惩袁崇焕以安东江镇将士之心,让其牵制建奴的侧翼,使建奴无法南下,将此祸事小米与无形之中,这才是上上之策啊。”这下子,刚刚稍微安静了一点的乾清宫又变得异常热闹起来,钱龙锡再次成为攻击的焦点,根本没有人回应方才李悠所说的事情。

    “英国公,王尚书。”李悠无视了他们的争吵,将目光投向执掌京营的英国公张维贤和兵部尚书王洽,“如今京城左近还有多少堪用的兵马?”

    见李悠没有搭理他们,钱龙锡等人也隐隐的觉得今日的皇帝和往日大有不同,纷纷闭上嘴巴停止了争执,转而望向张维贤与王洽二人。

    这下子方才还打算作壁上观的张维贤和王洽脸刷得就白了,如今京营早已**不堪,缺员十分严重,操练更是几乎没有,平日里都被这些勋贵高官视为奴仆到处差用,哪里还能打仗?可要是照实说岂不是找死?而说假话又是欺君之罪,而且将来要是建奴真的南下谎言定会不攻自破。

    “老臣身子不适,已经多日不曾理会京营的事情了,本来早想向陛下把这份差事交卸了,谁知一直拖延到今日。”英国公张维贤颤颤巍巍的站出来说道,“还请陛下允许老臣回家休养,这京营就交给其他人打理吧!”

    英国公张维贤不愧是熬过了三大案和魏忠贤乱政的牛逼人物,几句话就将自己从此事中摘了出来,而他也是崇祯能够登基称帝的关键所在,如果不是他奉张皇后旨意进宫接受天启帝遗诏,从而揭破魏忠贤欲秘不丧的阴谋,崇祯恐怕还没这么容易登上帝位,再往前看,张维贤还亲自抬轿将天启帝从乾清宫抬到文华殿继承皇位,可谓是连续匡扶了两代皇帝,有这份功劳在,任谁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英国公既然身子不适,就早些回府休养去吧,曹化淳去取几支老山参给英国公补补身子。”对于这样的老资历,李悠也有点无可奈何,看在他明智的放弃了京营的份上,李悠就暂且将其放过,“京营一事就先交给王尚书了,这几日王尚书要处理京营的事情,务必挑选出一支堪战的兵马来。”

    “微臣遵旨。”王洽羡慕的看了一眼安全脱身的张维贤,顶着满头大汗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接了下来。

    “退朝!”曹化淳尖着嗓子喊道,李悠随即起身离开了乾清宫,通过今日的朝会他已经明白,现在大明这些朝臣无论是勋贵也好、文官也罢,都是些靠不住的家伙,想要完成这次任务,还是只能依靠自己啊。

    “去把骆养性叫来。”下来之后李悠吩咐道,现在就看看锦衣卫还有没有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