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43章 布局
    “曹化淳,如今东厂归谁管理?”在骆养性赶来的这段时间里,李悠也没有闲着,他又拾起了另一把刀,既然外臣不可靠,那么重用内臣就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了。? ???  ?

    “原本为魏逆亲自掌管,魏逆伏法之后暂且无人主管。”曹化淳说完心跳陡然加,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陛下难道是想让自己来主持东厂?

    “嗯,既如此,你就将东厂管起来吧。”李悠手头也是在没有什么可用的人手,曹化淳对自己还算忠诚,日后所言的开门迎敌一事不过是文人的污蔑,那时候曹化淳已经告老还乡六年有余,人都不在京城,又怎么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他为人也算忠厚,东厂在他手里定不会像魏忠贤那般无所顾忌。

    至于陪着崇祯殉国的王承恩,现在年纪还小,恐怕没有能力主持东厂,所以曹化淳就成了仅有的选择,“魏逆时的种种手段就不必再拿出来了,一会儿我吩咐骆养性几件事情,你也一起去做,到时候你们谁做得好,朕有重赏。”

    “奴婢叩谢皇恩。”曹化淳感激淋涕,立刻跪倒在地谢恩,“奴婢纵使粉身碎骨,也要把陛下交代的事情办好。”

    不多时,骆养性也急匆匆的赶来了,他是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之子,世袭父位,锦衣卫在崇祯年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恶迹,和他这个指挥使是分不开的,另外在李自成攻破京城之后拷问赃银,也才从骆养性身上敲出了三万两银子,这个数量对一名锦衣卫指挥使来说实在称不上多,所以李悠对他的印象也说不上厌恶。

    见礼过后,李悠先是将任命曹化淳为东厂提督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此次朕有些事情要让你二人去做,你二人可各自派遣麾下的人手去办,到时候谁做得好朕有重赏,但要是做得不好就休怪朕无情了!”

    他二人连连答应,李悠接着说道,“其一,如今建奴南下几乎已成定局,你二人务必要查出建奴南下的路线、兵力多寡、领军将领都有何人;其二,派人暗地里打听关宁军和东江镇的动向,看看他们各自都是什么心思;其三,派人前往张家口、祁县、太谷等地,详查晋商与建奴勾结,为其输送粮食兵器火药一事,决不可漏掉一人!将来若是抓获这些里通外国的汉奸,谁查出来的就分一成的家产给谁!”

    晋商的豪富天下皆知,现在一听到自己有机会分润这些人一成的家产,骆养性和曹化淳同时咽了一口唾沫。

    “有哪些晋商勾结建奴,朕也略有耳闻,尔等不可以一己之私放走一人,若是你们回报的消息和朕此前所闻有出入的话,朕就要你们的脑袋;但也不能冤枉任何一名遵纪守法的商人。”李悠警告道,“此外,晋商与朝廷重臣多有勾结,所以这些事情你们要做的隐秘一些,不可为人所察觉,对于站在这些晋商后面的人你们也要细细的打探清楚,到时候一并处置。”

    别的不说,满清入关之后册封的八大皇商李悠还是记得比较清楚地,要是骆养性和曹化淳报上来的名字少了几个,那就只能说明要么是他们没用,要么是收了这些人的钱想要帮他们隐瞒下来,无论是哪种原因,这些人在李悠这里就没用了,锦衣卫和东厂都是鹰犬爪牙,而没用的鹰犬爪牙难道白白花钱养着么?

    “微臣/奴婢遵旨。”骆养性和曹化淳心中一凛,李悠现在散出来的气势实在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他们也意识到了这几项任务中所蕴含的危险,连忙应道。

    现在的建奴归根结底还只是一个强盗劫掠集团,如果没有这些晋商将他们从中原抢到的金银财宝换成粮食兵器,他们恐怕只能抱着一堆银子饿死在辽东平原上,所以打掉了晋商就等于是砍断了皇太极的一支臂膀,足以让其元气大伤,而且这几家那一家都堪称富可敌国,抄没了他们的家财足以让朝廷的财政情况大为缓解。

    “另外你们在帮我找几个人来。”既然朝堂上这些人不可信,那么就自己找些人手来帮忙吧,“孙元化和王徵现任何职?”明末的科学大家其实还有徐光启,不过徐光启现在正担任礼部左侍郎,倒也不用专门寻找。

    “孙元化现在正在辽东帮助袁崇焕赞画军务,此人乃是得袁崇焕举荐方才得以重回朝堂......”曹化淳犹豫了一番,还是提醒道,他已经看出陛下对袁崇焕或有不满,现在又要打听他所举荐的人才,不知道是何用意?

    “王徵本为直隶广平府推官,去年因为家中老父过世,现正丁忧在家。”骆养性有些奇怪,怎么这样一个芝麻绿豆般的小官也将名声传到皇帝耳朵里了?

    嗯?他不是天主教徒么?怎么也讲究这一套?李悠有些头疼,孙元化或许还好说,一封圣旨就将将他从辽东调回来,王徵的话就算是夺情启用,恐怕一时间也难以带到京城来啊,但无论如何总归是要试一试的,“传朕的旨意,命孙元化回京,让王徵也尽快来京城。”

    “对了,听说这孙元化、王徵一向和西方的传教士交好,若有精通天文历法、器械制造的不妨让他们引荐给朕。”明末时期,其实还是有不少在科学方面卓有建树传教士来华,他们的力量也是可以借用的,“除了他二人引荐的之外,也可去澳门等地寻觅。”

    “启奏陛下,昔日泰西传教士汤若望曾向朝廷进献天文算法书籍,并成功预测过月食,想必符合陛下的需求,只是此人前年已经去了西安,是否派人召来?”骆养性很快就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来。

    “此等大才理当召来。”汤若望的名字李悠当然听过,连忙让骆养性安排得力人手去西安,“最后,还有一位大才,只是现在他或许还名声不显,恐怕不好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