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48章 御驾亲征
    “臣弹劾王洽欺君误国,京营如今早已破败不堪,岂是区区旬月就能有起色的,陛下定是被这奸佞给蒙蔽了!”事关自家性命,众人也顾不得和王洽昔日的交情了,立刻有人站出来出言弹劾,不这么搞不行啊,要是让京营出战,恐怕建奴真的能打进京城啊,到时候自家说不定就要死在建奴的刀枪之下了。? ???  ?

    “臣附议,微臣听闻那王洽派遣士兵搜捕京中乞丐流民以假冒京营士兵,这样的军队又岂堪一战?”为了自家性命,这些官员竟然连平日里万万不会拿上台面的潜规则都说了出来。

    当下王洽就成了朝中百官的众矢之的,昔日与他不和的大臣纷纷落井下石,与他一党的也立刻反咬一口,争取提前与他划清界限,免得日后事被他连累上身。

    “够了!昔日王尚书说京营事物牵连甚广,稍有变动就会引来无数弹劾。”李悠故作愤怒的喝道,“本来朕还不信,想着京营关系到天下安危,文武百官又躲在京城之中,京营要是败落了,他们自家的身家性命都不得保全,想必无人会在此事上加以阻挠;没想到尔等竟和王尚书昔日所言一模一样!见不得京营稍有起色!”

    “如今王尚书整顿京营卓有成效,尔等却出言污蔑,是何道理!这些话朕不想再听到了,王尚书且放心,朕这就赐你专断之权,京营一事皆由王尚书做主,他人不得置喙,若再有上述弹劾着,朕定重罚不饶!”现在众多大臣看李悠的目光就像是看傻子一样,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对王洽死心塌地的信任?

    “陛下!微臣手上有王洽欺君的罪证啊!”又一名文官不甘心的站了出来,这可是关系到自家性命的大事,岂能被皇帝的一番话吓到?

    “拖出去,廷杖三十!着实打!”不等他把话说完,李悠就一拍龙椅怒喝道,随即殿上侍卫立刻如狼似虎一般扑了上去,将此人拖了出去,不多时,大殿之外就传来了廷杖行刑的啪啪声和受刑者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殿上顿时为之一肃。

    “陛下,他晕过去了!”监刑结束的曹化淳匆匆回来奏道,这些行刑的家伙可是好手,幸好陛下下旨要着实打,此人方才留得了一条性命,要是用心打的话,他恐怕连十下廷杖都熬不过去。

    平时骗下廷杖用以扬名乃是一笔很划算的生意,但是现在一看皇帝就处于暴怒之中,除了脑子实在拎不清楚的,其他人都纷纷沉默了下来。

    “退朝吧!”见无人再敢反对,李悠起身离去,将群臣丢到了大殿之中,众人相对无言,渐渐缓缓散去,只留下王洽一人面如死灰的矗立殿中,良久方才艰难的挪动步子出了大殿,到了皇宫之外,往日那些争前恐后和他热切攀谈的同僚全都不见踪影,让他顿时生出了无比萧瑟之感,看来这一次自己真的熬不过去了。

    “大人,学生无能,送出去的帖子无一人肯收。”回到府中,王洽那还有心思用饭,连忙请师爷出面带着自己的名帖去邀请相关人等过来商议,可是今天在乾清宫里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王洽现在简直成了众人避之不及的恶梦,谁还敢来见面?

    “其他人不肯来,那些京营的中官、武将总逃不脱吧,这些事情和他们也脱不了干系,逼得急了,我就去向陛下请罪,将他们全都抖出来,看到时候谁能好过?”王洽现在也是急了,直接用掀桌子来威胁这些人。

    这一威胁总算起了几分效果,那些和他已经拴到一根绳上的蚂蚱们不得不匆匆赶到王洽的府上商议要事,所来之人无不和王洽一样满脸的焦急,到了书房里也不可难做,而是在房中不停的来回踱着步子,口中不断念叨着,“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我们不过是想把眼前的劫难应付过去,谁料竟然弄出了这么严重的后果,这可是要出城和建奴作战啊!

    “若是留在京城驻守,依靠坚城厚墙,或许还有几分生机,可陛下要咱们出城迎敌,这也太...太出人意料了吧?”京营是什么情况皇帝不清楚,他们那个不晓得?纸面上的兵员现在能有一半剩下就不错了,而且剩下的这些人也多数没参加过什么操练,根本拿不动刀枪,出城迎敌只有死路一条。

    “看陛下的样子,似乎已经是下定决心了,我等也不好硬抗,还不如顺着陛下的意思,言明如今京营虽有起色,但出城迎敌还是差了些,若是据城死守还能勉强胜任。”商量半天,众人才拿出了这样的方案,“另外尚书大人应该和朝廷诸公一同请求陛下早下勤王诏书,若是宣大军和关宁军能够挡住建奴,那么咱们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要是宣大军和关宁军把建奴挡在京城之外的话,那么京营士兵就用不着出场,如此以来就不用暴露他们真实的战斗力了。

    “可想要宣大军和关宁军卖命,空口白话可是不行啊。”王洽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想要人家卖命就得给足好处,可这些人又哪舍得花钱?于是商议了半天也没有商议出结果,王洽只能等着第二天见机行事了。

    谁知第二天刚刚来到朝堂上不久,他就又迎来了一个晴天霹雳,只见宝座上的李悠换了一身戎装打扮,身穿金黄色御用铠甲,腰佩宝剑,倒也显出了几分英气。

    陛下这是要干什么?殿中的文武百官涌起一阵儿不祥的预感,难道我大明又出了一位武宗皇帝么?他们将李悠视作了不按常理出牌的明武宗朱厚照。

    “既然京营已经整顿完毕,有次雄兵建奴当不在话下,故而朕打算御驾亲征,率领京营前往遵化迎战建奴!”李悠朗声说道,宝座下方的文武百官无不瞠目结舌,被这个消息震得思维停滞,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