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59章 张家口(为那一刹的迷彩加更)
    张家口最早是大明在北方的马市,所谓马市并非只用来交易牲畜,而是定期开市的大型集贸市场,来自山西的商人用北方草原上所需要的茶叶、盐、布匹等物来交换牛羊马匹、皮毛等草原上的特产,以谋取利润,由于草原上物资匮乏,所以他们获得了高额的利润,并通过垄断这条商道而积累起海量的财富。?

    说起晋商,他们的家要起源于明朝初年,明朝建国后,国防的重点在北方,主要是防止蒙古人卷土重来,朱家王朝在北方边境部署了百万军队,这就需要大量的军需物质。朝廷以盐引为酬谢,鼓励商人把粮食草料运输到边塞,这就是明朝的“开中制”。所谓“盐引”,就是在政府专控盐业的条件下,获取购买销售食盐的额度凭证。山西商人敏锐地捕捉了这个商业机会,他们从河南、山东以及江南地区将粮食运往北部边镇,以换得“盐引”,再折身辗转两淮、河东、四川等地出产食盐的地方凭“盐引”购买食盐,最后到全国其他地方出售食盐获利,可以说是他们能够有如今的财富正是因为大明防备北方蛮夷的需要,但是为了谋求更多的利润,他们却开始充当蛮夷攻打大明的走狗。

    建奴起家之后,大明朝廷严令将粮食、铁器等物销售给北方的蛮夷,如果这一政策能够坚定不移的执行下去,那么缺少粮食和铁器的建奴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回事,更别提日后能够一统天下了;如今是小冰河期,辽东的土地虽然广袤,可出产却不多,所产出的粮食甚至不能满足建奴所需,而他们的冶炼技术更是不堪,所以努尔哈赤能拿出十三副铠甲已经是将家底都掏空了,这一情况一直到他从大明掳掠到大量的工匠才稍有好转。

    但是商人是以追逐利益为目的的,只要有额的利润他们就肯冒着砍头的风险,所以在朝廷下令断绝与辽东的贸易之后,总有不怕苦不怕死的晋商不顾明朝政府禁令,跋山涉水与满清进行贸易,为建奴提供各种生活和军需物质。

    到如今更是形成了一条利益链,建奴入关劫掠,从大明的百姓那里掳掠财物,然后将这些染着大明百姓鲜血的财物便宜销售给晋商,而这些晋商则为建奴提供他们急需的粮草、铁器乃是兵器、情报,他们躺在大明百姓的尸山血海身上了大财。

    而在朝廷上,这些晋商也有万全的准备,他们一边在各处资助那些出身贫寒、但颇有天分的学子,一边和朝廷大佬进行联姻以壮大自身的势力,比如万历年间的辅张四维、兵部尚书王崇古都可以说是晋商在朝堂上的势力。

    用大笔的钱财摆平当地的官员,和朝廷大佬结党,晋商用这种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安全,然后在满清入关以后摇身一变成了满清的皇商,可以说是用大明百姓的鲜血为自己的家族挣得了百年的富贵。

    要想解决建奴,晋商就成了李悠必须要对付的势力,如果在留在京城下圣旨处置这些人,恐怕在朝堂上就会被那些和晋商穿一条裤子的朝廷官员驳回去;就算勉强通过,派出的钦差也会被晋商的银子砸晕,顶多抓上一两个小虾米应付差事,对那些掌握着辽东商贸的晋商八大家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李悠在将皇太极赶出关之后就立刻带着兵马直奔张家口而来,他要亲自来解决这个趴在大明身上不停吸取鲜血的毒瘤。

    这些晋商前些日子还在做着收购这次皇太极入关后抢掠到的财富,然后狠狠挣上一笔的美梦,哪能想到皇太极竟然败的这么迅,所以一直到李悠的大军将张家口团团围住,他们才醒转过来,连忙关闭四方城门。

    “尔等究竟是哪路兵马?来张家口究竟有何事?”城墙上的守军战战兢兢的问道,他们对这些晋商的所作所为一清二楚,前些日子他们还在为皇太极输送粮草,按道理说建奴根本不可能来攻打他们,而当地的兵马早就被他们喂饱了,那么这支军队到底是谁的人马?

    “吾乃兵部尚书王洽,奉皇命特来彻查张家口晋商违反朝廷禁令,勾结建奴一事,尔等还不快快开门!”王洽此前也曾听闻过晋商的威名,在京中也收过他们的节礼,可事到如今他却是不敢给这些人多说一句话。

    此言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城头的士兵和城中的晋商震得两眼黑,朝廷竟然派出这么多的兵马来收拾他们?这下可如何是好?

    和建奴勾结的晋商以范永斗、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八家为,这八家日后也被满清封为八大皇商,而范永斗则是他们之中势力最大的一位,众人皆以他马是瞻,所以一听到这种消息,他们立刻找到范永斗商量对策。

    “这不合情理啊?陛下率领京营御驾亲征,王洽就随侍左右,十万京营到遵化时只剩下不到三万人,大汗手上却有十万精锐,这一战的胜负不想可知,这王洽又怎么会跑到张家口来?手上还有这么多的兵马?”范永斗一脸的惊恐。

    “莫不是大汗已经击败了明军,抓住了陛下,所以认为咱们没用了?然后让投降的王洽带领后金大军来收拾我们?”王登库猜测道,如果不是这样,周围还有那方势力能够凑出这么多的兵马?

    “就算是抓住了陛下,大汗距离一统天下还早着呢?现在就卸磨杀驴有什么好处?更何况我方才都细细看过了,城外那些士兵都没有剃结辫,绝不是大汉的军队。”田生兰否决道。

    “都到这时候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想办法解围吧!”另一名商人焦急的说道。

    “告诉他们,再不开城我们就要开炮了。”李悠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接下来就要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