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61章 捷报飞来
    “什么?!遵化传来捷报?”当八百里飞骑将御驾亲征大获全胜的消息送回京城的时候,上到辅韩璜,下到普通百姓,都惊呆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就京营的那些渣渣怎么可能打得赢建奴啊?莫不是有人假传消息?

    “捷报乃是王洽亲笔写就,下官仔细分辨方才确信,除非王洽作假,否则此事定然是真的。? ? ”周延儒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王尚书说陛下将京营分成两拨,自己率领两万兵马以身为饵,引诱奴酋洪太来攻,随即亲手射杀建奴正蓝旗旗主、贝勒莽古尔泰,再引兵后退将建奴引入另一波兵马早已设好的包围圈之中,万铳齐,建奴死伤惨重,此战共杀死女真鞑子一万九千七百六十七人,蒙古各部鞑子一万两千三百四十五人,俘获女真鞑子三千二百一十五人,蒙古鞑子四千三百七十二人,斩杀甲喇额真以上二十一名,实乃东事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胜啊,就是比起太祖、成祖也不遑多让。”

    “京营有多少人马我等还不清楚?说是十万人跟随御驾北上,实际只有五万老弱病残而已,加上沿路不断逃亡,最终能到遵化的恐怕连三万人都没有,陛下到底是从那里找来的兵力设下埋伏?”温体仁一脸的不相信,“莫不是宣大军和关宁军动了?可是就算是宣大军和关宁军恐怕也没这般本事吧?不然东虏早就平了。”

    “既然这一仗打赢了,陛下也该返回京城了吧?为何这捷报上没有丝毫说明?”钱龙锡疑惑的问道,“按道理说如此大胜理当午门献俘、告捷太庙,这些可都是要提前准备啊?”

    “派人北上打探消息,等确认之后再做决定,不过吾等还是早做打算的好。”韩璜苦笑道,如果陛下真的获胜了,那么他们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可就成了大逆不道的罪责,待陛下回京之后肯定会严加惩治;而如果这消息是假的,那么不久之后皇太极就很有可能会兵南下,他们同样没有好果子吃。

    群臣闻言皆是无语,不由得为自己的前途担心起来,有些这段时间上跳下窜的厉害的顿时面如死灰,而那些没资格参与此事的则是一脸的喜色,或许这次之后朝堂上就要空出许多官位,自己说不得还能再上一步,可是这样的情况到底该走谁的门路呢?

    “什么?!陛下大胜了?”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刷得从椅子上站起来,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他这段时间可是算不上忠心啊,要是让陛下知道了那还得了?和那些文官不同,这次前来传递捷报的人手之中亦有锦衣卫的人马,所以他对胜利没有丝毫怀疑。

    这可如何是好啊,骆养性在屋子里焦急的赚了好几个圈子,最终一咬牙说道,“吧所有人手都派出去,务必打听清楚这段时间朝中百官都干了些什么!”说罢他回到家中忍着心痛收拾出一份重礼,来到曹化淳的住处拜访。

    这段时间曹化淳忙的可谓是焦头烂额,骆养性还曾暗中嘲笑了曹化淳几次,认为他现在做得越多等新皇登基之后的下场就越惨,可是如今看来曹化淳的所作所为却是正好得了陛下的欢心,等回京之后定会厚加赏赐,自己还是赶紧求求他帮着说些好话吧,说不定还能凭此逃过一劫,要不然恐怕就不好说了。

    “哈哈哈哈,骆指挥使怎么有空来看咱家了!”一脸春风得意的曹化淳把骆养性晾在客厅里许久之后才出来招呼。

    “下官想着曹公公这段时间操劳辛苦,故而前来探望,顺便有些公务需要请教曹公公。”骆养性现在把姿态放得极低,好在如今距离魏忠贤失势并没有多长时间,所以向内侍低头也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情,说罢骆养性赶紧送上礼单,“下官的人手现最近京中的文武官员颇有不妥之举,特来禀报曹公公。”

    收到了重礼,曹化淳的脸色好了不少,而且这段时间他也没少受朝中官员旁敲侧击的敲打,早已憋了一肚子的火,而骆养性那点懈怠和这些比起来反而不算什么了,现在听骆养性的意思是又有功劳要送给他,当即就放下了这点不快,专心倾听起来。

    “......陛下甘冒奇险御驾亲征,此辈却不仅不思忠心报国,还妄图另立新君,实在是罪不可恕。”听完骆养性的汇报,曹化淳咬牙切齿的说道,方才骆养性所说的消息里,有些是他已经知道的,但还有一些却是他不知道的,这些消息却是比方才的礼物重多了,“陛下回京之前你且继续盯着他们,等到时候咱们再和这些人算算总账。”

    “下官遵命,下官定会协助曹公公办好这件差事。”骆养性知道自己算是得到了曹化淳的原谅,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看来这次总算可以保住性命了,至于那些文官,就让他们自求多福吧。

    “洪太大败?丧师三万余?”消息也同样传到了宁远的袁崇焕和祖大寿等人耳朵里,他们的反应更加剧烈,以前他们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天下诸军之中也只有他们关宁军方才能够挡住建奴,但是现在这一情况似乎已经生了变化,以后再想有这般地位恐怕是不可能了,那么接下来关宁军到底该何去何从?

    “哈哈哈哈,陛下英武,真恨不得当日能够紧随陛下身后,与陛下一同杀敌啊!”宣大镇中,大同总兵满桂放声大笑。

    随着捷报的扩散,各方势力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他们忐忑不安的等候着皇帝返回京城,可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陛下却迟迟未能返回,而匆忙赶往遵化的探子也没有遇到陛下的亲征队伍,唯有遵化城外那些浓的化不开的鲜血显示着这里不久之前生过一场大战。

    那么陛下到底去哪里了呢?无数人同时猜测着皇帝和亲征大军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