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66章 重塑皇威
    明初正统时,诸边的年例只有二十二万两,到万历时,年例便增至三百八十万两,辽东战起,于万历四十六年加征辽饷,主要用于辽东的军事需要,到四十八年止,全国除贵州等少数地区外,平均每亩土地加征银九厘,计五百二十万零六十二两,天启时,并征及榷关、行盐及其他杂项银两。? ???  ?

    仅仅是万历四十六年到天启元年,前后不到四年时间,辽饷用银即达一千七百二十万两,而那时候建奴才多少丁口?如果这些银子真能挥到实处,建奴恐怕早就被荡平了,可惜这些银子肥了无数经手的官吏、肥了辽东无数的军头,却唯独没有壮大辽东的兵力,反倒接连被建奴打得大败,辽东的土地不断沦陷。

    而在大明境内,同样有无数的官吏士绅借着加征辽饷的机会大横财,朝廷每亩土地加征银九厘,他们就敢每亩土地索要双倍,压榨的百姓苦不堪言,不断有人揭竿而起,进一步加剧了大明内部本就恶劣的形势。

    大明的官员对于此中危害也是看得清清楚楚,户部尚书毕自严就曾在奏折中说道,“即令东师长伏穴中,不向西遗一矢,而我之天下已坐敝矣。”建奴只需要占据辽东,甚至不必向关内展开攻击,大明都会因为辽饷的负担而日渐凋敝。

    既然这笔银子没有派上真正的用场,还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那么它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李悠说的简单,但是听到群臣的耳朵里却如同炸雷一般,辽饷开征至今已经有十多年时间,无数的官员从中捞取好处,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块肥肉,甚至还形成了一系列潜规则,身处那个位置能够在其中分润到多少好处几乎已经是写在实处的事情,而如今李悠一句话就要断了他们的外快,那个肯答应?

    “陛下,若是断了辽饷,关宁军恐怕就有哗变的危险啊!”既然关宁军从辽饷之中捞取了最多的好处,那么这个黑锅就该由他们背,而且关宁军哗变也并非没有先例,去年毕自严的弟弟毕自肃在巡抚辽东时就因为遇到士兵哗变,悲愤绝食而死,钱龙锡拿出这个借口想要说服李悠改变裁撤辽饷的决定。

    而其他官员也从自身的利益出,纷纷拿出各种借口来试图阻止李悠的这一决定,这些人之所以如此胆大,其中颇有王朝中后期皇帝的威望日渐衰落的缘故,要是放到太祖朱元璋和成祖朱棣的年代,一旦皇帝做出决定,他们那敢如此胆大?

    究其原因,一来是因为历朝历代开国之初的皇帝大多是亲手搏杀出来的富贵,对于底层的种种弊端心知肚明,这些人的心思绝对瞒不过他们的眼睛,而后世那些皇帝大多长与宫廷之中,对外界的情况知之甚少,很容易被大臣们忽悠过去;二来开国的皇帝在登上皇位的过程中早已建下无数功业,威望之隆一时无两,而日后的皇帝都是从父兄那里继承皇位,威望仅仅来源于皇帝的位置,而并非是个人的能力,这又弱了一层。

    所以李悠才会御驾亲征,除了为召唤宋军找到合适的借口之外,还想凭借这场大胜来重塑皇帝的威望,从而让自己的政策能够顺利实施下去;但是从目前看来这些朝臣的反应似乎略显迟钝,并没有意识到如今宝座上的这位皇帝和此前的泰昌、天启皇帝已经是大有不同了。

    “哼!”李悠狠狠一拍龙椅,殿中嘈杂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他站起身来虎视眈眈的看着这些不争气的家伙,机会他刚才已经给过了,可惜并没有人能够领会到他的良苦用心,看来这群朝臣已经是不能用了。

    “朝廷征集辽饷所为何事?为的不就是平息辽东叛乱?还天下一个太平!而如今关宁军每年空耗辽饷数百万,不仅为得寸进,还屡屡被建奴攻破关隘,既如此要他们还有何用?”里有直至问题的要害,他现在似乎有些明白当年看网络小说的时候,那些主角明知道孔有德、尚可喜等人乃是汉奸,还要将他们收为己用的原因。

    因为就算他们人品不堪,但个人还是有几分能力的,纳入麾下之后也能挥一定的作用,而环视朝中这些饱读诗书的朝臣,不仅是人品不堪,而且能力也极其堪忧,除了勾心斗角、党同伐异之外还有什么本事?

    “传旨,告诉蓟辽督师,若他们三月之内再不兵辽东,击败建奴,不仅辽饷会撤销,朕看着关宁军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种废物朝廷养来有何用?”留着关宁军除了拖垮朝廷的财政之外并无一丝好处,如果他们肯遵照朝廷的号令消灭建奴,那么李悠自会合理的暗指他们,如果不能,那么等待关宁军的就唯有毁灭而已。

    “陛下,万万不可自毁长城啊,如今我大明除了关宁军之外还有何人能挡住建奴?若是如此......”话音刚落,就有人出来反对。

    “曹化淳!”不等他说完,李悠就将目光投向曹化淳,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朕就成全你好了。

    “奴婢在。”曹化淳对此早有准备,他走上前来阴恻恻的笑道,“王侍郎,去年六月,祖大寿派人到您的府上送来纹银五千两,可有此事?七月,您的侄儿在京城新购置了一座院子,嘴上说的是花了三千两银子,可是咱家却打听到乃是受人馈赠,不仅一文钱没花,还白白落了一屋子的家具、书画、奴仆,这些加起来怕是一万两银子都不止了,而送这份厚礼的同样是关宁军的人手;还有去年元旦,又有关宁军的使者......”

    曹化淳一口气数出了此人从去年到现在接受关宁军贿赂的情况,时间、地点、贿赂金额还有相关人员的名字无一疏漏,这名侍郎越听越害怕,最后不等曹化淳说完竟然一头栽了下去,晕倒在了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