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80章 出战
    “陛下,建奴大军已经离开营地,似乎有进攻其他城堡的打算。??   ”这段时间里李悠也查清楚了关宁军和建奴的下落,他们安营扎寨的地方相距不远,互成犄角之势,无论进攻他们之中任何一方的营寨,侧面都会暴露在另一方的攻击之下,所以李悠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派人监视他们的动向,关宁军给建奴提供粮草的事情也完全落入了他的眼中,只等此战获胜之后就会和祖大寿他们算总账。

    “哦?他们不敢来攻打宁远城,就去骚扰其他城堡?”宁远锦州防线可并非只有这两座城池,其间还有大小不一的各式堡垒,按道理说这些堡垒里面应该有充足的粮食和火药弹丸,以及大军驻守,可是现在这些都被关宁军给带走了。

    “这是想引诱咱们出击啊。”卢象升很快猜出了建奴的打算,他们这是想将城中守军引诱出城,引入到对他们有利的伏击地点,然后聚而歼之。

    “他们若是留在营地之中,我们或许还不好应对,可是既然出来了,就别想着回去。”就现在建奴的实力,出征时可没办法将那些重达千斤的大炮全都带上,关宁军同样如此,这样一来就等于削弱了对宋军和新军的最大威胁,李悠有绝对的信心击败他们,“传朕的旨意,收拢所有兵马,准备出城将这些建奴彻底解决。”

    建奴和明军打了多年的交道,似乎已经将他们进攻、明军防守当成了思维惯事,其实在遵化城下也算是这种模式,恐怕他们很难想象明军竟然会主动出击寻求和他们进行野战吧?而如今李悠手下的宋军和新军和之前的那些明军已经是大不一样,他们拥有足够的实力在野外击败建奴的军队。

    “末将愿为先锋!”此言一出,卢象升、曹文诏等人纷纷请命,根本没有其他明军那般怯战的心思,反而将其视为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不急,等打听清楚敌军的虚实再说。”如今从传来的消息中,只知道建奴派遣一队万余人的军队准备攻打某处堡垒,但随行的将官是谁,麾下的兵马构成,其他建奴大军还有关宁军又是什么动态尚不清楚,因此不宜早作安排。

    而李悠散布在各处的侦骑,还有锦衣卫隐藏在建奴及关宁军中的探子会很快将这些情报打听清楚,到了那个时候再行安排出战的方案不迟。

    这些人也没有让李悠失望,很快就打听到了李悠所需的消息,这一万人马由岳托领军,麾下多是些老弱病残,白甲兵极少,分明是皇太极抛出来的诱饵,而皇太极则率领着大队人马尾随其后,一旦明军和岳托接战,他就会从后方杀出。

    至于关宁军,也从营地中出来,祖大寿带着忠于自己的关宁铁骑隐藏在侧翼,打算在李悠大军和皇太极两败俱伤时再出来捡便宜,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是李悠绝不会让他如愿以偿,祖大寿等人注定是要失望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整顿盘查,应藏在城中的建奴、关宁军细作已经被查出来了大半,当地百姓的编甲也进行完毕,不需要再在城内安排大量士兵镇守,所以在获得确切的消息之后,李悠就率领所有能出战的兵马出城北上。

    卢象升如愿以偿的领取了先锋的重任,只是他攻击的目标绝不是岳托所率领的老弱病残,而是皇太极亲自率领的建奴本阵,身穿棉衣、外套甲胄的数万大军缓缓从城中开出,然后消失在了旷野之中,他们将以辽东为战场,和建奴以及反叛的关宁军展开一场殊死搏杀。

    “明国的皇帝终于出城了。”皇太极也收到了这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喜的是他们纵三不用去攻打坚固的宁远城了,大可以挥他们善于野战的优势,而忧的则是这一战并没有想他预料的那样开展,而且从上次遵化一战来看,李悠所率领的这支军队在野战上似乎并不输给他们许多,在一旁坐山观虎斗的关宁军更是给此战的结果增添了许多变数。

    “大汗,我愿率领本部兵马将明国皇帝的级取来。”上次以为被皇太极派往他处而错过了遵化一战的阿济格因为没有见识到李悠大军的强大,所以心中少了几分忌惮,还是以旧有的思维来看待这支敌军,故而信心满满的请战。

    皇太极初时还想拒绝,可是转念一想阿济格、多铎、多尔衮几人的实力联合起来甚至会对他的汗位产生威胁,而这一战注定会损伤惨重,那么让阿济格去拼一拼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因而点头应了下来。

    看着兴高采烈的阿济格,一旁的多尔衮嘴巴张了张,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因为总是要有人担任这项任务的,要是阿济格不去的话,说不定就轮到自己了,还是暂且不要说话的好。

    辽东的沃土之上,三支五万人以上的军队渐渐汇集到一处,随着距离的接近,三支兵马都放缓了前进的度,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李悠在提前勘测好的地点安下营寨,歇息一晚,第二日一早就亲自率领大军缓缓向前方的建奴营地逼过去,而卢象升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在他身后是五千宋军和五千新军编练而成的混合军队。

    建奴这边,努尔哈赤的第十二个儿子阿济格也率领着以巴牙喇兵为核心的本旗人马迎了上来,双方都是战鼓齐鸣为己方的军队鼓劲,希望己方的军队能够击败自己的敌人,获得一场开门红。

    卢象升手持一柄数十斤重的大刀,舞的犹如车轮一般,恐怕但凡看到这一幕的,都不会相信此人竟然是一名考取过进士功名的读书人吧?

    两支兵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明军的火铳和建奴的弓箭几乎同时向对手开始射击,可惜在颠簸的马背上这种射击并没有取得多少战果,很快,这两支军队就撞到了一起,展开了激烈的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