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88章 东江镇
    “皮岛总兵陈继盛率东江镇将士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替毛文龙执掌东江镇的陈继盛率领毛承禄等众将跪迎李悠的到来。

    陈继盛乃是毛文龙开创东江镇的元老,当毛文龙还仅仅是广宁军练兵都司时陈继盛就跟随他逃离镇江,后开镇皮岛,因屡立战功,升为副总兵,领皮岛军右协;在皮岛众将之中,陈继盛的威望仅次于毛文龙,所以李悠才会让他接替毛文龙统领东江镇。

    而袁崇焕在处死毛文龙之后,将东江镇分为四协,命令陈继盛,刘兴祚,毛承禄等人分管,后又合为两协,陈继盛,刘兴祚分领,陈继盛心向文龙,而刘兴祚深得袁崇焕信任,这一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乃是分裂东江镇的举动;幸好李悠早早的派来了朝廷的使者,将刘兴祚调开,方才避免了东江镇的内乱。

    “诸位镇守皮岛,牵制建奴侧翼,与大明实有大功。”李悠翻身下了朱龙马,亲手将陈继盛扶起来,这一句话也算是为此行定下基调,肯定了东江镇和毛文龙的功劳。

    陈继盛等人闻之无不痛哭流涕,他们多年的辛苦和浴血奋战终于得到了皇帝的亲口肯定,再想起不久前死去的毛文龙,一时间情绪难以控制,想起毛文龙昔日的诸多操劳,陈继盛脱口而出,“陛下,毛帅死得冤枉啊。”

    “陛下,毛帅死得冤枉啊。”受陈继盛的引,余下毛承禄等深受毛文龙恩惠的东江镇众将们也都纷纷开口伸冤,哭声一时之间传遍了整座皮岛。

    “陛下御驾亲来皮岛,尔等却这般作态,是何道理?”眼见气氛有失控的危险,跟在李悠身边的曹文诏连忙出声呵斥道。

    “臣等失礼了,请陛下恕罪。”曹文诏的话将陈继盛等人从哀伤中惊醒,再联想到方才皇帝陛下下马后的言语以及对自己的态度,陈继盛隐隐的猜测到了比下次来定会为毛文龙平反,自己要是再继续催促恐怕会适得其反,连忙擦干了眼泪,恭恭敬敬的行礼请罪。

    “毛帅为国立功多年,尔等感伤也是情理之中,无需如此。”见到这一幕李悠的心情颇为复杂,一来他也对毛文龙及东江镇的遭遇颇有同情,二来却是对明末这种兵为将有的体制极为不满,恐怕这些人对毛文龙的感恩更在对朝廷的忠诚之上吧?这样的情况是任何一位帝王都不愿意看到的,其后出身于东江镇的尚可喜等人接连投降建奴未尝没有这一原因。

    与之相较,岳飞和毛文龙虽然同样冤死,可李悠却不曾听说过岳家军在事后有东江镇这般反应,也没听说过那位岳家军的将领投了金国;就算是放到大明,如果戚继光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戚家军的抉择和东江镇也会截然不同吧?

    更何况,毛文龙也并非如他们所言的那般白璧无瑕,他每年向朝廷索要的粮饷虽然远逊于关宁军,但数目也是不小,而对于这些银子的去处,毛文龙却始终没有明确的汇报;另外为了养活东江镇,他在通商的过程中也多有违禁之事;所以袁崇焕才能凑出那么多的罪名将其斩杀,这些罪名之中有莫须有的,但也有有真凭实据的。

    不过李悠也无意于苛责这些,和这个时代其他领兵之人相比,毛文龙已经算好的了,而且他现在已经死了,所以李悠并不打算再纠结这个问题,还是先将东江镇降服方为上策;于是在巡视完东江镇之后,李悠召集东江镇众将,将袁崇焕押了出来。

    “毛帅乃是我大明的左都督、平辽总兵官,朝廷一品经制武将,领尚方宝剑,即使确有罪责,也不是袁崇焕可以善加处置的,更何况袁崇焕处决毛帅的罪名之中颇有莫须有之言。”袁崇焕一被押出来,陈继盛、毛承禄等人的眼里都快喷出火来,恨不得直接拔刀将其剁成肉泥,可是摄于李悠的威势,却无人敢轻动,纷纷立在那里紧紧地倾听着李悠的话语,“袁崇焕此举大违朝廷律法,按律当斩,今日朕就在这皮岛将袁崇焕处斩,以明正朝廷律法,告诫后人,以告慰毛帅在天之灵。”

    “臣等叩谢陛下恩典。”眼见杀死毛文龙的仇人终于将要得到应有的报应,陈继盛等人无不感激淋涕,纷纷跪地叩谢。

    在行刑之前,毛文龙的养子毛承禄出列向李悠请求由他来担任处刑的刽子手,但是却被李悠严词拒绝了,“处斩袁崇焕乃是因为他触犯了朝廷的律法,却不是为毛文龙报私仇,按照朝廷律法,行刑自有专人负责,绝非他人能擅自代替的。”

    处斩袁崇焕一是为了安抚东江镇的人心,二是为了宣扬朝廷律法的严肃性,要是让毛承禄担任刽子手,严肃性就大大的打了折扣,因此绝不可行。

    毛承禄等人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无人敢和李悠分辨,随即袁崇焕被斩下级;接着李悠又宣布了另一项决定,朝廷将会把毛文龙的遗骨运回他的老家杭州厚葬,安葬在天下闻名的西湖边,与岳飞、于谦等前代英烈为邻,另在这皮岛之上寻找风水宝地立庙以祭祀。

    在宣布此事的圣旨之中,李悠即赞颂了他的功劳,也没有避讳毛文龙此前的犯下的错误,明明白白说得清清楚楚,让陈继盛等人心情颇为复杂。

    等忙完这些,终于轮到决定东江镇前途的时候了,李悠拿出了自己的方案,现在建奴已经受到重创,没有余力再行南下,因此东江镇侧翼牵制的作用大大降低,皮岛也不需要这么多的兵马驻守,所以他们若是想继续和建奴作战,就必须迁到宁远一带,纳入卢象升麾下重新训练,不想继续当兵的朝廷也会在宁远划分土地供他们生活。

    陈继盛等人略有不甘,可是他们实在是没有拒绝的理由和勇气,于是只好答应下来,收拾起皮岛的家业,带着东江镇的人马往宁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