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90章 敌在乾清宫
    “祖大寿他们还不如死了的好,为何还要苟活至今牵连我等?”有人破口大骂,要是祖大寿这群人死了,那么他们的罪责就少了一些人知晓,剩下的也大都可以掩饰过去,运气好的话就能逃过此劫,可现在这些人还活得好好地,他们可就没有活路了。

    “不如趁着他们尚未回京,咱们在路上把他们......”有人比出了一个杀人灭口的手势,立刻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他们立刻行动起来,于是一**的人马从京城各门出城,纷纷前往山海关的方向而去,希望能够找到机会将祖大寿等人灭口。

    只可惜李悠对此早有防备,看守祖大寿等人还有相关证据的都换成了和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瓜葛的宋军,这些人无论是使用贿赂、欺骗还是潜入等诸多手段,都没能突破他们的防线,接触到祖大寿等人以及那些证物。

    反而有不少人被当场拿下,在锦衣卫、东厂刑讯高手的手中招供出来了他们身后的主使者,又给这些人的棺材钉上了几口钉子。

    “事到如今,还是有人不死心啊。”如果是一般的帝王,见到这么多朝廷重臣的反对,恐怕心中再有不满也该暂时收缩以待来日,可李悠却是不同,他早已经认识到大明最主要的问题既不是建奴也不是流民,而是这出入乾清宫的衮衮诸公,以及遍布整个国家的士绅们,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大明的覆灭依旧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所以他绝不会因此而退缩,反倒是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彻底调整大明朝堂的格局,虽然他将这次御驾亲征带出来的兵力大半都留在了宁远、锦州还有东江镇一带,可手上依旧有上万兵马,在加上留守京城的岳云部,以及新招募的京营,还有东厂与锦衣卫这两样利器,他有信心彻底摧毁任何可能遇到的抵抗,绝不会向这些大明的官员进行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妥协。

    进入山海关之后,李悠也没有急着赶回京城,而是放缓了行军的度,上次回京运粮的队伍在从京城到山海关这一路上可没少受骚扰,上次因为他们急着运送粮食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多加较量,而现在也该是和他们好好地算一算帐了。

    如今祖大寿等人已经将沿途和他们有所勾结、试图迟滞粮草运送的官员都供了出来,李悠那里会给他们好果子吃?大军每到一处,就立刻派遣兵马将这些人的府邸团团围住,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再让他们和祖大寿等人对峙,一旦确定有问题就立刻送到东厂和锦衣卫手中严刑拷打,这些人当然抵不过东厂和锦衣卫的专业人员,没熬过几轮刑罚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和关宁军还有朝廷众臣勾结,试图对李悠不利的罪责招了出来。

    这其中甚至还挖出了不少祖大寿等人并未招供出来的官员,看来对李悠不满的人可不只是那些辽饷的既得利益者们,或许他们既没有接受晋商的贿赂,也没有从辽饷中分润好处,但是他们从李悠近来的种种手段中已经看出,等解决了这些人,恐怕不久之后就要轮到他们了,所以与其等着将来坐以待毙,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将威胁彻底消灭,在这些事情上,这些人的目光堪称长远。

    只可惜他们的手段不仅没有起到作用,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们将比预期更早承受李悠的雷霆之怒,而这则是他们万万承受不起的。

    后半路那些吓破了胆子的官员小吏为了躲避杀身之祸,官也不做了就挂印潜逃,很快这波风潮就传到了京城之中,不少牵连此案的官员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很多衙门之中前一天还看着好好地,第二天就有人消失不见。

    只是这样的人终究是少数,而且大多是些底层的小官小吏,因为职位越高的人牵挂就越多,仓促之间哪能一走了之?而且他们那个不是家大业大,身后站着一个大家族,要是他们逃了,就该轮到他们的家族承担皇帝的怒火了,而这对他们来说甚至是比杀头还要难以接受的事情,更何况他们就算逃了又能逃到那里去呢?在这些人的眼中大明毫无疑问乃是天下最为富庶的国度,他们是宁死也不肯去其他国家的。

    而留在大明境内,失去了这身官服他们恐怕就要面临地方士绅官吏无尽的刁难,任由这些昔日远比自己低贱的人折磨,谁能愿意?至于说投奔亲友,这些人难道敢收留自己?恐怕锦衣卫和东厂还巴不得他们这样去做,好让他们可以将这些人的亲友也拖下水。

    所以尽管已经出现有人逃亡的情况,李悠也没有急着加快度,因为他知道现在逃跑的都是一些小角色而已,真正的大人物根本不能、也不敢逃跑,所以他仍旧不紧不慢的沿路解决当地的犯官,慢悠悠的朝京城的方向行去。

    他越是淡定,京中的那些大佬们越是不安,因为这意味着皇帝陛下对他们已然有了打算,而且这种打算是绝非轻易可更改的,甚至根本不担心他们的反扑和抵抗,对将他们尽数拿下充满了绝对的信心,这让他们越来越惶恐。

    可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像应付前几任那些皇帝一样忽悠过去么?这位显然是不会被他们轻易敷衍过去的;兵行险着?如今京中的军队已经尽数被皇帝陛下掌控,他们根本插不进手去,至于自己府上的家丁,指望他们欺负下平民百姓还凑合,干这种豁出命的事情去是想也不用想;至于暗算更不可靠,如今傅山就在陛下身边,等闲的手段绝对瞒不过他的眼睛。

    更然他们感到恐惧的是,这位皇帝陛下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将朝廷百官横扫一空后如何继续处理朝政的问题,这让他们失去了最大的依托。

    就这样,在他们的忐忑不安中,李悠终于抵达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