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95章 福王
    “殿下,那些刁民竟然不肯按时交租。  ”洛阳城中,福王府内,体重三百多斤的大胖子朱常洵正躺在嫔妃的怀里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歌舞,但是这名王府管事的话顿时打碎了朱常洵的美好心情,没能继承九五之尊的宝座、被逼到洛阳就藩已经很让他郁闷了,现在难道就连这些刁民也开始看不起自己了么?

    “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要你何用?”朱常洵怒斥道,既然和皇位已经彻底断绝了关系,朱常洵也只有从金子银子之中寻觅一点快感,现在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办不到,他的心情顿时变得恶劣起来,连带着歌舞也觉得无趣了。

    “启禀殿下,最近洛阳一直大旱,田地大多颗粒无收,这些佃户实在交不出租子来了啊。”要是一般情况,这名管事肯定能处理的好好地,奈何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拿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来,总不能逼着这些人去死吧?

    “孤不管那么多,若是收不上租子,孤养你何用?”朱常洵蛮横的说道,洛阳大旱又如何?只要你是王府的佃户,就必须按时交租,说罢他挥手将这名管事斥退,重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嫔妃的腿弯继续看歌舞。

    而这名管事只得离开大殿,来到王府外面想办法,在自己的屋子里考虑良久,这名管事最终还是选择了按照王爷的命令行事,他召集起一些依附于自己的下人,拿着格式器械浩浩荡荡的向那些佃户所住的村落行去。

    一到村子里,管事就带着人马直往村中威望最高的佃户李二驴家中行去,到了门口一挥手,身后立刻冲上两条汉子,伸脚踹开李二驴家残破不堪的房门,“李二驴,你们家的租子到底交还是不交?”

    “小的给老爷磕头了。”李二驴立刻带着自己的妻子、儿女给管事跪下,放眼望去,李二驴的家中堪称家徒四壁,能卖的东西都已经被他卖了以换取活命的粮食,管事不由得大为失望,这就算是用强也榨不出来一点儿油水啊!

    “管事......”身后一名狗腿子在他耳边小声耳语几句,管事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是啊,虽然家里没啥值钱的东西,可这李二驴的身子还算健壮,种地的本事也还不错,要是能卖到流求去倒也能换回几分银子,另外他的这一双儿女虽然现在看起来骨瘦如柴,可五官还算端正,要是卖给青楼或者相公堂子也算是一笔收入。

    管事平日里仗着福王府的势力在洛阳骄横惯了,再加上被福王责骂憋了一肚子的话,当下就不加掩饰的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李二驴自然不肯答应,管事于是下令用强,双方立刻生了冲突,在冲突之中,这些狗腿子一时失手竟然将李二驴的妻子和一对儿女打死。

    管事不由得大为后悔,他倒不是害怕出了人命,而是因为这下子就少了几个能卖出价钱的家伙,王爷的租子恐怕没办法凑齐了;他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随即带着狗腿子们又朝下一户人家行去,只留下李二驴在家里歇斯底里的哭泣......

    如果是以前,这样的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在洛阳城中泛起任何波澜,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李二驴以及他村子里的遭遇很快传到了一些有心人的耳朵里,他们立刻将李二驴等人带到隐秘的地方保护起来,随即一封密信往京城送去,不久之后他们就得到了回信,然后李二驴捧着状纸出现在了洛阳府的衙门前,敲响了衙门门口的鸣冤鼓。

    “洛阳府有人状告福王律下不严、纵奴行凶,打死无辜百姓数十人,此事究竟该如何处置,尔等都说一说吧。”李悠将一封奏折丢到了桌子上,随即曹化淳连忙捧起走到下方交给了李标、徐光启等人,韩爌已经告老还乡,如今内阁以他二人为。

    至于死伤十多人一事,是因为福王手下的管事可不止一个,其他人也多多少少做出了类似的事情,而这些甚至只是福王府所犯下罪孽的冰山一角而已,若是细细追究起来,恐怕更让人感到不安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陛下,洛阳大旱连连,福王府还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情来,决不可轻易饶恕,以老陈的意思,这些犯事的管事都当严加处置,福王也该下旨斥责,命其严加管教下属,不得再犯,令罚俸半年,以用来安抚这些百姓。”李标为官清正,性子耿直,敢于直言谏君,也正因为如此,李悠才会允许他接替韩爌担任辅,现在听说这样的事情当即怒不可遏,走出朝列直斥福王的罪责,并要求严加处置。

    昔日万历皇帝想要册立福王为太子,围绕这件事大臣们与皇帝斗了15年,期间生很多事情,共逼退辅四人,部级官员十余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员人数三百多位,其中一百多人被罢官、解职、配。

    朝中许多年长的大臣还记得此事,他们对福王自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等到李标的话音刚落,就站出来许多人附和他的观点,纷纷对这些管事的胆大妄为加以斥责,连带着对福王也多有责难。

    如今朝堂上的高官几乎换了一半,那些新上来的官员也被此前晋商和辽饷两次大案吓怕了,所以尽管心里或许有不同的想法,也不敢表现出来,最多保持沉默,很少有人敢出来驳斥李标等人的观点,一时间朝堂上满是对福王的批驳之生。

    我和福王还真是有缘啊,在大魏先是扶立福王,然后又从他的手中夺取皇位,而到了大明又要从福王这里掀起整治宗室的风波。

    李悠胡思乱想了一阵儿,感觉到时机差不多了,才制止群臣的话语,缓缓开口道,“朕以为此事绝非仅仅生在福王府,其余各处藩王、宗室就完全清白么?我大明自开国至今,宗室人数累计已愈二十万,也是时候整治一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