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04章 皇太极的忧虑
    “咳咳,都下去吧,朕不要紧。? ? ”皇太极忍住咳嗽,挥手斥退一旁伺候的哲哲和布木布泰等后妃,和当初破关而入、占据遵化时的意气风相比,此时的皇太极明显颓靡了许多,就连一直肥胖的身子也渐渐消瘦下来。

    之前在遵化和在辽东的两次大败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要不是莽古尔泰、济尔哈朗、多铎一众掌握实权的旗主已经死了,说不定他的大汗之位都有失落的风险,可就算勉强保住了这个位子,女真人的前途还是一片惨淡。

    先蒙古诸部几乎全部和他们断了联系,除了已经和女真人牢牢绑在一起的科尔沁部之外,几乎所有蒙古部落都重新归附林丹汗的麾下,他们甚至已经开始不断攻打女真人的领地,虽说他们的一次次进攻都被女真人击退,可这也给他们增添了不少麻烦;昔日的友军变成了如今的对手,皇太极倍感头疼。

    不仅仅是蒙古人,甚至就连一向胆小的朝鲜人也开始在鸭绿江畔蠢蠢欲动,他们处于对大明的恐惧以及称火打劫的心思,不断在边境增加兵力,口口声声说黄天记现在的地盘中有不少是他们的领地;对于这些人皇太极甚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且不说他们那点孱弱的兵力根本不是女真人的对手,就算自己将来被大明彻底击败,明国难道就允许他们占据自己的辽东故土么?他们定会为今日的莽撞付出巨大的代价,大明如今那位皇帝可不是几句好话就能敷衍过去的,一想到朝鲜人可能遭遇的悲惨下场,皇太极的心情竟莫名的好了许多。

    然而无论是蒙古人还是朝鲜人都不能成为皇太极的心腹大患,如今另一项危机正在他的领地内蔓延,那就是粮食的问题,女真人本来是渔猎民族,本就不擅耕种,往日一般都是然感谢掳掠来的汉人包衣种地,女真人负责上阵厮杀,但是此前攻入大明掳掠包衣的计划落了空,他们惨败而归,那有这么多的人给他们种地?在加上此前在两次大败中损失了太多的青壮,可以种地的劳力又少了不少,而且近些年来辽东越寒冷,土地产出日渐稀少,光凭借辽东的产出已经养不活八旗的部众了。

    若是以前他们还可以通过晋商甚至是从关宁军那里获取粮食,可如今晋商八大家已经被大明皇帝连根拔起,王登库等人的级还摆在张家口外面警告着那些商人,再也没有人敢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给他们运送粮食了;而关宁军也早就被大明皇帝收复,祖大寿等人被斩示众,他们的亲信家眷也被流放到遥远的流求,皇太极只能派遣士兵前往朝鲜掳掠,可朝鲜也是穷的叮当响的国家,抢来的那点粮食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至于南下劫掠更是不可能,如今蒙古人肯定不会让他们通过自己的地盘,而驻守在宁远、锦州的卢象升他们又打不过,卢象升不来攻打他们皇太极已经感到万分庆幸了,皇太极又怎么敢主动招惹他们?稳守不出是等死,可主动出击就是找死了。

    粮食匮乏的后果就是让无数英勇的女真战士们没有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活生生的冻饿而死,每每想到这些,皇太极就心痛的无以复加;如今八旗的丁口数比起鼎盛时期来,甚至连一半都没有,再这样下去女真人怕是真的要灭亡了,皇太极心中纵使有万般不甘,可面对如今的局势也是一筹莫展,没有丝毫办法。

    或许恐怕要等到这位大明皇帝死后,女真人才有可能重新崛起了?但是如今这位大明皇帝是如此年轻,而且还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好武艺,皇太极暗暗思量,恐怕就算自己死了都未必能等到那一天吧?

    “大汗,京城传来消息,大明的皇帝召集卢象升、陈继盛、满桂等人入京,已经整顿兵马准备北上攻打盛京了!”这些头疼的事情还没有解决,代善又急匆匆的赶来送来了另一个坏的无以复加的消息。

    “什么!”皇太极立刻站了起来,这条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得他头晕眼花,以如今女真人的实力,哪里挡得住大明的军队,他连忙问道,“可是大明的皇帝御驾亲征?此次共有多少人马?何时进军?”

    “此次大明皇帝并未出京,而是由卢象升担任主帅,满桂为副,陈继盛、曹文诏等人佐之,统兵共计...共计十万,眼下已经誓师出京,大军正往宁远赶来。”代善汗如雨下,就算大明皇帝没有御驾亲征,那卢象升、满桂、陈继盛和曹文诏等人也不是好相与的啊,上次在辽东一战中他们已经吃够了卢象升和曹文诏的苦头,满桂和陈继盛以前实力微弱时也没少给他们添麻烦,而这次有了十万大军,恐怕更加厉害。

    “看来这盛京城是守不住了。”皇太极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如今搜遍整个八旗恐怕也凑不出来十万甲丁,他拿什么去和卢象升对抗?卢象升可不是以前那些昏庸无能的大明将官,而如今这十万兵马也不是以前那些孱弱不堪的明军,“还有什么消息?”

    “京中的细作只能打听出来这么多了。”代善无助的摇摇头,自从曹化淳和骆养性崛起之后,对京中细作的搜捕日益严密,他们藏在京中的那点人马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能打听出来这点消息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大汗,此时究竟该如何应对?还要早做决定啊。”见皇太极愣在那里半晌不说话,代善焦急的催促道。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皇太极茫然了,前几年还是一帆风顺的局面,怎么会这么快就陷入绝境了呢?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缓缓开口说道,“大贝勒,咱们这次怕是守不住盛京了,还是收拾收拾,准备北上吧!我就不信那些汉人能追到白山黑水之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