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16章 神器
    “敢问陛下,此乃何物?”不清楚的就要问,如果糊里糊涂就去办事,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陛下可是要怪罪的,在受了几次教训之后,他们俩都习惯了新的工作方式,曹化淳和骆养性接过图纸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于是问道。? ?

    “这是织布用的织机,比起江南如今惯用的织机来,这种新的织机一台能顶过去的两台,也就是说过去要两个人干的活,现在有了这样的织机,一个人干就足够了。”李悠缓缓说道,“只要他们找到识货的人,绝对能卖出好价钱来;不过江南这些士绅可不是什么老老实实的人,你们下去告诉那些办事的人,须得小心他们杀人越货。”

    “陛下还请放心,若是这点都弄不清楚,他们也没必要在锦衣卫里待了。”骆养性颇有自信,经过这几年的展,锦衣卫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实力,甚至还有过,这点小事儿他手下的人手定然能够办好。

    “陛下,既然有了这样的好东西,为何不留在京城自己用?而是要给江南那些坏了心肠的家伙?”曹化淳还有些搞不明白,这可是大财的好机会啊,为何陛下就这样送给了那些他一向都十分鄙视的江南士绅?

    “此事尔等只需要去做就好,到时候就会看出其中的妙处,记住派出的人手必须是可靠之人,朕不想听到京城和此事扯上关系。”有了这样的织机江南士绅肯定会扩大生产规模,裁汰多余的纺织工人,然后将种粮食的土地改成棉花地,这必将引一系列的他们本身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从而大大削弱江南士绅的实力,为朝廷介入江南提供完美的理由,但是这些就不必和曹化淳、骆养性他们说了。

    第二天开始,若干放到人群里一点也不引人注意的家伙就通过各种渠道出了京城,往江南行去,他们或是扮成书生乘船自运河而下,或是假扮商人乘车南下,或是化身为游方道士一边给人算命测字一边往江南行去。

    在路上的时候他们也没有闲着,利用锦衣卫和东厂同僚的帮助,他们很快进入到了江南士绅的圈子里。

    “李兄勿用伤感,此科不中再等来科便是,反正如今这大明的官做得也没什么滋味,等回到江南之后,弟请李兄去秦淮河畔领略一番风光,保证让李兄忘了此事。”出身江阴张氏、加里颇有几处工坊的张素子正在劝解着这位陷入科举失利的郁闷,而久久无法恢复的学子;此人乃是他在回江南的路上结识,为人颇为风趣,也懂得不少吃喝玩乐的门道,俩人很快就变得熟络起来,当然要不是他一喝酒就怨天尤人就更好了。

    “不考了,不考了!俗话说千里做官只为财,我家中本就田产众多,如今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了红毛夷的秘法,足以过上富贵的日子,这科举不考也罢,只是...只是当初进京之时已经向众多友人放下答话,如今却是无颜再见他们啊。”失意书生李恒醉眼朦胧的说道。

    倒是和我那帮狐朋狗友颇有相似啊,怪不得一见到他就如此亲切,张素子笑了笑就想再劝,忽然注意到了他刚才所说的话,“红毛夷的秘法,可得富贵?”这到底是什么?张素子倒也经常掺和家里的生意,对各种财的门道极其敏感,听到李恒这般说他立刻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边假装没听清楚继续劝酒,一边留意着酒楼上的动静。

    待确定无人留意此处后,他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李兄所说的红毛夷秘法到底是什么东西?弟此前也曾经得了一具红毛夷的望远镜,的确神妙异常。”

    “望远镜...不过是些许玩物罢了,又如何能与我这秘法相比?”李恒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里,张素子顿时眯起了眼睛,看样子这秘法就藏在此处啊,可这秘法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能带来多大的富贵?一想到这些张素子心里就像被二十五只耗子挠一样,心痒的无以复加,对这件东西充满了好奇。

    “红毛夷小弟也不是没见过,除了在火器和造船上有几分手段之外,其余的比起我大明来却要差得远了,想必李兄的秘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不说这些了,来来来,小弟在给李兄满上。”张素子眼睛一转,使出了以退为进的手段。

    “哼!素子贤弟也是这般啊。”那李恒果然受不得激,手又往胸口伸了伸,似乎要把怀里得东西拿出来给张素子看,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含糊的说道,“若是等为兄制成此物,素子贤弟的织布工坊怕是...怕是就开不下去了。”

    嗯?难道是和织布有关的秘法,张素子愈加警觉起来,如果说刚才他只是有些小兴趣,那么现在就是存了必取之心;他家的织布工坊每年能为加里提供上万两银子的利润,若是倒闭了他吃喝玩乐的钱可就都没了。

    第二日,张素子忽然有急事向李恒告辞,然后带着自己的随从匆忙加南下,那李恒却是不慌不忙的一路吃喝玩乐;然而没过几日,他在青楼之中和一位红姑娘谈诗论词之后,孤身返回客栈之时,却被人敲了闷棍,醒来之时身上的银两、玉佩连带着贴身收藏的红毛夷秘法都不见了。

    李恒顿时为之哭号不已,口中直喊着什么“十万两的富贵就这么飞了之类的话语”,然后起身冲动江边一头栽了进去,就再也没有起来。

    而张素子在得到秘法之后就立刻打开看了起来,他也是经常在工坊之中出入的人,很快就看出了其中的妙处,虽然尚不确定这种新织机到底有多厉害,但绝对可以保证远胜他们现在所用的这种。

    这就足够了,他连忙收拾完此事的手尾,然后返回江南老家,找到忠实可靠、手艺精湛的匠人,开始秘密打造这种织机;只是他并不知道,得到这份图纸的并不止他们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