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24章 擅入军营者杀!
    “如今即使身为客军,每日也能吃饱饭了,比起当年实在是强多了。?  ”军营之中,曹文诏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他桌上的饭菜和普通士兵一样,和以前比起来却时差的远了,不过曹文诏的心情可要比当初好多了。

    “曹将军说的是,要说当年啊......一听说要去外地打仗,将士们都是一百个不愿意。”另一名将领应道,在大明中期武将地位大大下降之后,文官们就加强了对军队的控制,而他们想出的办法之一就是控制军队的粮食,当然这究竟是为了方便他们贪污还是真的要控制军队的行动就不得为外人所知了。

    按照大明文官制定的规则,客军在行军途中的粮食应该由当地的官府供应,而官府也不会将粮食直接给军队,说是怕武将贪墨,而是由他们安排当地百姓做好食物,然后派遣地方兵丁衙役按人口供给;这样以来不仅加大了当地官府百姓的负担,而且很容易就将军队数量暴露出来,最关键的是文官们就更加容易贪墨了,他们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其实就是把万物的资格从武将手里夺过来而已。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反正对于大明的士兵来说,总会有粮食被贪污的,只要能按时吃上饭,无论是武将贪污还是文官贪污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可是很快那些聪明的文官就又觉得似乎没必要给行军中的军队吃饱饭,按照他们的话就是士兵们吃撑了就走不动路,这样以来行军的度岂不是大大降低?这似乎有些不合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又赶紧追加了一条政策,当地的官府每天只能给过路的客军提供两顿饭。

    然而实施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些文官又现了一个漏洞,那就是如果客军行军度快的话,一天路过两座城池,岂不是可以吃上四顿饭?这怎么能行?赶紧马上追加补丁:当天到达的军队不给饭吃,只有在本地停留了一天以后才可以让士兵吃饭。

    这些文官毫无疑问是聪明的,他们敏锐的眼光现了政策中的所有漏洞,并且做出了妥善的处置,让这些士兵再也没有占便宜的机会了;不得不说,如果他们如果处理正事儿也有这份心思的话,大明恐怕早就灭了建奴、清除了贪官,统一全世界了,何至于将国家弄成这副模样?这些官员不可谓不聪明,他们只是将聪明用错了地方。

    身为士兵,当然不能饿着肚子打仗,所以从那以后大明的军队无论遇到多么紧急的情况,都会不紧不慢的走着,争取能够在两天时间里有一天能吃上饭;可就算如此,大明的文官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在原历史中,皇太极入关包围京城之时,那些愚不可及的文官为了节省一些粮食,拼命地对那些千里迢迢赶来勤王的军队进行毫无意义的调动,让他们在京城周边的几处城池来来去去,为的就是不让他们在某座城池呆够一天的时间,好省下这顿饭。

    然而大明的士兵可不是高达,不需要吃饭就能吊打天下,他们辛辛苦苦的赶到京城来保护他们的君王和京城的那些文官,却连一口饭都混不上,这下子他们不答应了,于是勤王军爆了大规模哗变,一哄而散一路打劫州县,又给雪上加霜的大明身上撒了一把盐,许多州县因此而败坏,对此李悠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在汴梁行军的时候他就讲后勤供应的权力从文官那里收回来,交到五军都督府之中,总算摆脱了这一窘境,曹文诏和他麾下的士兵们才能不受干涉的吃上饱饭,军队的行军度也得以大大提升。

    “好了,不说这些了。”曹文诏打断了这些武将们的牢骚,在军中老是说这些可不是什么好事,“明日能到那里?如今江南乱成了一锅粥,可别耽误了陛下吩咐的要事。”

    “明日将抵达吴桥,咱们如今行军的度比计划中还快了不少,耽误不了。”麾下将官沈太轻松的说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从京城赶到吴桥,是他们出前几乎无法想象的事情,这都要归功于新的后勤供应政策还有将士们平日里辛苦的训练。

    第二日,大军抵达吴桥,他们并没有入城,而是在城外找了块地方安营扎寨准备吃饭歇息,另外还派了一名将官带着一小队士兵进城准备买点新鲜蔬菜,这粮食什么的可以自带,蔬菜却没办法,所以他们都是沿路按价采购。

    往日刚刚出京的时候还比较顺利,可越往南边这种办法就越来越不好使的,那些当地的士绅往往试图利用这个机会敲诈他们一番,将蔬菜的价格抬得极高,而后勤的官员也不敢以高价购买蔬菜,生怕背上贪腐的罪名,所以越往南边这些士兵吃到新鲜蔬菜的机会就越少了。

    今日也不例外,过了一会儿这些人马垂头丧气的回来了,他们又遇到了当地士绅的敲诈,曹文诏不愿多事,安慰他们几句后就命人开始做饭了,由于现在李悠要求在军中所有将士必须一同用餐,所以尽管那些士兵有些小牢骚,可看到既然曹文诏也和他们一样的待遇,还是按捺下了不满。

    但曹文诏为了早日赶到江南,不想添麻烦,麻烦却找上了他们,就在营中正在吃晚饭的时候,营门口来了一位趾高气昂的家奴,带着几名手下来找大军的麻烦了。

    “我乃王大人的家人,尔等丘八今日竟敢在城中出口辱骂我家大人,我要找你们家的将军讨个公道。”说罢就要往里冲。

    他所说的王大人那是东林党干将王象春,这王家可了不得,乃是五世进士的大家族,出过尚书、按察使等高官,王象春当过南京吏部考功郎,他哥哥王象晋官职比他还高,当地无人敢惹。

    “无军令擅入军营者杀!”可他面前的这支军队已经不是以前的明军了,立刻大声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