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31章 血雨江南
    接下来洪承畴马上就迎来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比此前更多的弹劾奏章送到了京城,甚至有人来到京中敲响登闻鼓告御状,其中不乏有真材实料的,洪承畴也并非海瑞一般的人物,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把柄;然而对此李悠依旧置之不理,洪承畴固然有毛病,可江南士绅的毛病更多,除非是洪承畴把江南的事情闹得彻底不可收拾,不然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找洪承畴问罪的,不仅如此,他还派人到江南对洪承畴好生安慰一番,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

    曹文诏和陈光福也行动起来,一个在6上开始清缴江南的山贼土匪,并且把金陵兵马还有江南卫所等军队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而陈光福则在海面上彻底清缴附近的海盗,本来这附近的海盗已经被郑芝龙洗过一波,大股的海盗早已灰飞烟灭,现在那些躲过了郑芝龙的小股海盗却又迎来了这样一位杀神,那还敢有其他心思?

    皇帝那边丝毫没有对洪承畴失去信任,而各地的军队、山贼土匪、海盗也被曹文诏和陈光福解决大半,别说江南士绅有没有这个胆子,就算他们想铤而走险,手上也没有多少力量可用,江南的局势依旧被洪承畴牢牢地掌控。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洪承畴不收礼不代表他手下的人不收礼,只要收买了这些人,洪承畴也就被架空了,还能挥出什么作用来?于是那些跟随他一起南下的属官就成了江南士绅收买的重点,上到户部、吏部、三法司的官员,中到幕僚赞画,下到微末小吏,都有无数人找上门来,其中未尝没有胆大包天之辈收了好处,试图帮这些人糊弄过关。

    然而洪承畴又岂会对此毫无防备?且不说跟随他南下的锦衣卫和东厂人马有一半都是专门针对内部的,就是他自己也可以从这些官员报上来的公文中看出破绽的,洪承畴虽然人品有问题,但是他却不是只知道死读书的呆货,对这些公门之中的手段也是极其清楚;一旦现问题立刻彻查到底,若是现的确有人收了银子试图帮江南士绅做事,洪承畴就毫不犹豫的请出尚方宝剑将这些人当场斩杀,并上奏朝廷请求李悠继续派来干才补充。

    李悠毫无保留的对他进行了支持,不仅没有对洪承畴擅自斩杀朝廷官员进行追究,反而如他所愿派来了更多的人手;这可和当初袁崇焕擅杀毛文龙大有不同,一来袁崇焕没有斩杀毛文龙的权力,洪承畴却被李悠赋予了对这些官员的处置之权;二来袁崇焕杀毛文龙缺少扎实的证据,洪承畴可是等人证物证具备、把案子办成铁案之后才动手;别人最多能说他过于苛刻,却找不出违法朝廷律法的罪责来。

    事后他还将这些人的级悬挂在钦差衙门外面,以警示那些江南士绅还有钦差衙门中的属官吏员,警告这些人不要为了一点银子而丢掉了脑袋,同时对那些持身颇正、办事得力的下属,他也不吝惜奖励,请功的折子一封又一封送往京城,不等他们回京,好几封晋升官员的命令就抵达了江南,不少人因此而升官。

    一面是身死当场,一面是青云直上,但凡有点理智的家伙都知道该选择那条路,很快钦差衙门就被洪承畴重新捏成了一块铁板;反观江南士绅那边,日后他们在对待满清这样的异族上面都无法团结到一起,更何况现在是面对朝廷的钦差,他们之间被洪承畴拉拢收服的人越来越多,负隅顽抗的家伙则越来越少。

    而洪承畴随后又使出大招,在获得确凿的证据之后,他直接派人将董其昌和钱谦益的府邸团团围住,将他俩和他们家族的主要成员都捉拿归案,董其昌是万历十七年的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书画乃是天下一绝,在士林中拥有巨大的声望,董家也是松江府的豪门;而钱谦益是万历三十八年的探花,官至礼部侍郎,文章冠绝天下,号称文坛盟主,对江南士子有广泛的影响,钱家也同样是苏州的豪门。

    连这样两门江南士绅中的扛鼎人物都被洪承畴拿下了,立刻在江南引起了一场巨大的地震;随后洪承畴派出快马将这一消息和他们俩的罪证送往京城;李悠看到了也是颇为感慨,这俩人原本会在魏忠贤死后被重新启用,但是到了李悠这儿自然不会用他们,本以为这俩人会因此有个好下场,却没想到他们还是落到了自己手中。

    这俩人虽然在艺术上有卓越的天分,深受读书人的敬仰,但却不代表他们就是好人,董家和钱家在松江府与苏州府所干的坏事可不少,当地百姓对这两家可谓是怨声载道,洪承畴送上来的证据也十分确凿,所以李悠毫不犹豫的判了他俩以及族中主要帮凶的死罪,家人则仿照前例流放流求。

    连这样两位大人物都被杀了,董家和钱家也被连根拔起,这次顿时震慑住了所有江南士绅,试想一下又有多少人比董其昌和钱谦益的势力大呢?江南虽然士绅众多,可势力比他们俩更大、官职比他们俩更高的却没有几个,就算有见到这一幕也该醒过来了。

    在狠狠地杀了一批人之后,江南终于落入了朝廷的掌控,接下来洪承畴终于可是开始按照李悠的命令清理江南田亩、重新核实江南各项赋税了。

    看到这一幕,江南的士绅们忍不住摇头叹息,那些作乱的乱民们,除了个别邪教教徒或者山贼土匪混入织工之中企图浑水摸鱼的,被洪承畴果断处死之外,绝大多数人都被放还乡里,并没有丝毫惩罚;反倒是江南的士绅,承受了此次动乱之后的绝大部分代价。

    但是如今许多工坊都被破坏,而且现在新型织机的制造方法早已传遍了整个江南,就算将来重新建立工坊,大概也用不到这么多的织工吧?这个问题又该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