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40章 再征倭国
    “万历年间,倭国曾攻入朝鲜,此前倭寇更是不断骚扰江南沿海,撮尔小邦竟敢屡屡犯我大明,实属罪不可恕,朕决定命陈将军率领水师远征倭国,诸位爱卿以为如何?”李悠在朝会之上拿出了自己的计划。? ??

    如今俞咨皋虽然还挂着水师提督的名号,可是他已经不再负责水师舰队的日常运行,而是将经历都放到了水师学堂的教学上,如今水师归属陈光福指挥;当然大明不可能只组建一支水师,李悠现在正在劝说郑芝龙放弃兵权来到京中享福,他甚至已经给郑芝龙准备好了爵位和府邸,只要郑芝龙答应就可以马上得到封赏,此后理由就可以腾出手来对那些海盗组成的福建水师进行改编,然后以这些人为基础编出一支南方水师来,和陈光福的北方水师南北呼应,则足以保护大明的海疆不受骚扰,顺便可以试着进入南洋和西班牙人交交手。

    “陛下,国虽大好战必亡,自陛下登基以来连年征战不断,国库不堪重负,先前又刚刚打下西域等地,尚且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因此还是再等几年吧?”一听到又要打仗,而且是大海之上的倭国,孙承宗顿时急了,连忙出来劝谏道。

    “朕虽然征战不断,可那一仗打输了?那次不是我大明大获全胜、开疆拓土无数?”李悠反问道,“至于国库不堪重负又是从何说起?朕已经免了辽饷,单单依靠抄没晋商八大家的家产以及建奴、林丹汗多年的积蓄,就足以支撑这数次征战的开支,而且自从江南恢复正常的税赋之后国库日渐充盈,国库存银已经远前朝,这国库不堪重负又是从何说起?”这些大明的文官往往喜欢说一些夸张的话来加强说服力,却不想刚好被李悠抓住了漏洞,将孙承宗堵得无话可说,只得退下。

    “可如今陛下新拓地万里,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乌思藏都司还有漠东都护府、漠西都护府、漠北都护府都需要兴建堡垒、开拓屯田,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钱粮,再加上原有的九边重镇,大明要用钱的地方也是越来越多,国库眼下存银虽多,可也有些入不敷出之危啊。”户部尚书站出来说道,他说的话倒是比孙承宗的靠谱了许多。

    “既然如今建奴、蒙古都已经平定,大明的边疆将向北、向西、向东扩展,九边重镇都已经身处大明内6了,这九边的名字也有些名不副实了,那么九边重镇也就不需要再安排如此多的兵力,所以九边的兵马可以移往这些都护府,如此以来供养九边的开支就可以大大的节省,用在这些都护府身上,这样算来朝廷并不需要增加多少开支;而且如今我大名的岁入之中,海贸赋税的比重越来越高,若是没有一支可靠地水师,如何保住这些赋税?”李悠针对他所提出的问题一一给了解释,“因此此次水师出征并不只是为了惩罚倭国,同时还为了练兵之所用,以免将来海上出了乱子我大明却无兵可用。”

    说罢,李悠让卢象升给殿上群臣细细展示了对各个都护府的建设计划以及九边的改制策略,将所需的钱粮、士兵数量细细的罗列出来,最后一算,如果能大大减少九边原来的开支,兴建这些都护府的确不需要太多的银子,起码比他们预期的要少上不少,依靠大明现在的经济条件,完全可以应付得来。

    “此外,这些都护府也并非只出不进,大草原上虽然不产粮食,但牛羊众多,这些都护府都有货栈可供大明的商人收购羊毛、牛皮等物,运往中原获利,这些商人自然是要缴纳赋税的;西域各国对大明的丝绸布匹、瓷器等物也是趋之若鹜,同样可以吸引无数商旅来往......”李悠又将这些都护府所能带来的经济利益给他们算了一遍,一开始的时候这些都护府或许还需要朝廷支援资金,但是过上几年光靠从这些地方收取的赋税,就足以供养这些军队了;当然收税的事情还是会由朝廷的官员来办,决不会将财权也交到这些都护府手里;要不然,唐朝时期的藩镇之祸就为期不远了。

    一条一条说出来,诸位大臣这才明白,别看眼下大明铺开的场面大,但实际上却画不了多少钱,而且现在的国库也早已不上当初那副寒酸模样,还有如今大明的官员也不敢像此前那些和关宁军勾结的官员一样索取无毒,这又节省了一大笔开支,所以依靠大明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支撑眼下的局面,甚至还绰绰有余。

    既然如此,以孙承宗为的朝臣们再也没了反驳的借口,只得心服口服的答应下来,到这时候李悠的理由还没有说完呢,他在上个任务世界可是把倭国狠狠地敲诈了一遍,倭国有那些好东西可是瞒不过他,所以这次征讨只要能够获胜就绝不用担心亏本,倭国的金银绝对可以让这些官员们感到满意。

    随后李悠将陈光福召入京中,面授机宜一番,然后让他率领船队从济州岛出,直指倭国的政治中心江户。

    如今执掌倭国大权的乃是德川家康的孙子、二代将军德川秀忠长子的德川家光,如今距离大阪夏之阵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德川幕府也延续了三十多年,就连幕府将军也换了三个,倭国太平已久,那些经历过关原合战和大阪夏之阵的老将们也早已凋零的七七八八,所以突然听到明国水师大军来袭,从德川家光到他手下的臣子们都慌了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他们一边派出使者匆忙赶到京城求情,一边召集倭国现有的所有船只,试图将陈光福的大明水师拦在海上。

    可李悠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才说服群臣,又岂会因为几名使者就放弃计划?他甚至连这些使者见都没有将,让礼部的官员和他们磨时间,自己则等着陈光福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