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屠胡令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热气球的帮助下,胡人的骑兵根本形成不了有效队形。鹰族战士抓住时机,十人一队,对这些落单的骑士围杀。多日来的压抑终于让鹰族战士找到发泄口。只要被围住的骑士,拿起色长兵连人带马垛成肉酱方才罢手。

    热气球就算加上而来蒸汽推进器同样速度不快,加上c型包围圈本就存在口子,在胡人骑兵高速机动下,依然有不少胡人逃脱。那名之前攻击烽火台的年轻骑士同样在列,热气球射出几箭都落空了,只能无赖的放弃。

    战场到了这时已经没有了悬念,云尘挥动旗帜,让几个飞行兵落下热气球控制那个在尸堆被吓傻的中年胡人。抓不抓俘虏云尘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心里觉得这个大群胡人临死都要保护的人,一定会有用。

    热气球慢慢降下,只留了少许在外部游戈,防止逃脱的胡人重新回击。云尘见到鹰战时,鹰战正躺在担架之上,有气无力的对云尘打着招呼。“云队长,太祖可来?”

    “太祖稍后就到,鹰族长这是?”看鹰战摸样并不像是受伤,有些奇怪为啥对方这么喜欢别人用担架抬着。

    “惭愧,人老体弱比不得你们这些大好男儿。”鹰战说间带着无限向往,一种壮志未酬的落魄感。

    罗川到来的时间卡的很微妙,几乎是在胡人骑兵开始崩溃的时候就抵达了战场。“看来我多心了,鹰族竟然能够做到这般。”罗川低声自语些许惭愧。

    “我们走吧!”此次并非战斗,就带了弓卫队和鱼过。几人骑在马上慢慢向战场靠近。经过短期训练,这是第一批能够上马的骑兵。

    “太祖!”云尘看到罗川眼前一亮,表情说不出的得意。

    “干的不错…咦..俘虏呢?”罗川除了看到满地的人马尸体,就是肉酱,一个俘虏的影子都没有。

    “俘虏?有啊有啊!那里!”云尘抬手就指向了中年胡人。罗川顺着云尘手指方向望去,一个巨大的帐篷外面,一男一女正靠在一起瑟瑟发抖。

    罗川气不打一处来,“麻蛋,就两个?盐山的盐矿,还有铁矿,谁挖啊?”

    要说这还真不能怪云尘,鹰族战士早就杀疯了,只要是胡人摸样的人,不分男女老少,抓住就是乱捅而死。先前为了攻城,防止被偷袭,胡人早就把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这样一来方便了鹰族战士屠杀。

    “太祖莫急,老夫已经传令停止屠杀。”鹰战的担架不知道又从哪里被抬了出来。

    “鹰族长,辛苦了!贵族战士不愧是荒夏精兵。”罗川抱拳对着鹰战就是一拜,这一拜蕴含了许多,曾经的鹰族的所作所为,鹰族的谋划,以及鹰族与云鱼部相互之间的猜忌,都成了过眼云烟。这一战以鹰族为首的内城其实打得很苦,连续这么天的压抑之下,竟然还能保持战斗意志,还能对胡人进行反击,这点是罗川佩服同时认可的。

    “太祖使不得!”在众人瞪大眼睛中,前一刻还在担架上躺着的鹰战,后一刻已经冲到了罗川身前。“尼玛,影帝!”

    “俘虏的问题太祖不用担心,有一些人你需要见见。”说完老家伙大步流星,指引罗川前行。

    看到两人,列队的战士自动让开一条通道。人墙中间围坐了十余个男人,这些男人一个个双目无神面黄肌瘦,发束髻,衣着饶是破难也还能看出与鹰族民众是相同款式,他们不是胡人。“他们是?”罗川对鹰战问道。

    “回太祖,他们是夏人。”鹰战恭敬的回答了一声。

    鹰战刚回答完,本来还双目无神的的男人们,顿时激动起来。鹰族战士反应也快纷纷拿出兵器对准这些人。“把兵器放下!”罗川恼怒的命令道,既然是夏人,那么罗川没有理由信不过。

    “他叫你太祖?‘祖’?”方才士兵的举动还是吓到了这些人,其中一个年老的男子,小心翼翼的问出心头的疑惑。

    祖这个称号对夏人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罗川也没有回避,点头回答。“嗯,太祖!”

    “始、光、宗、正、治、威、耀、寰、宇..那个祖?”说道这里老人已经激动的手足舞蹈,其余男子也同时目光放亮。

    “正是!”罗川也不否认,反正整个荒夏人都这样叫自己了。

    “该不是伪祖吧!”老人激动少许,又是一脸疑惑。

    “放肆!”这一句话立刻带来了身旁甲士兵,弓卫队的剧烈反应。如同受到天大的侮辱一般,双目瞪得浑圆,一股怒火冲天而起。

    刚经历过血战的杀气,让这些男子顿时吓得瑟瑟发抖。

    “无妨。”罗川也明白,荒夏人大部分分都看过那个异象,自然不会有所怀疑。荒夏以外的夏人就不行了,自己脸上也没有写‘太祖’二字,况且祖这个称号对夏人有着特殊意义。“看来要是出了荒夏,这太祖还真不能随便叫。”罗川扶起这名年老男子,轻轻为其拍打地上的草灰。“你们是哪里人?怎么和胡人在一起?为什么又会来荒夏?”

    “回太…将军下,我们都是荒夏外的洪家堡人。”老人还是对‘太祖’这个称号有些排斥,故意叫罗川将军。罗川也没有计较的意思,让其说下去。

    “我们堡内的战士响应冉将军之令,去中原驱逐胡人。不料战士刚走堡内空虚,就被这群胡人攻破了堡。全堡八百七十二口,只剩下我们几个苟活。”说完这些大老爷们显然想起了伤心的往事,咬着牙握紧拳头,也不出声任由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对了将军下年少有为,接此令的夏人都可以前去中原,与冉将军共谋大事。”老人小心翼翼解开破旧的外衣,从内衣中解开布条,一卷薄片出现在手。双膝下跪,双手将薄片呈上。

    罗川结果薄片,打开一看,其上小字沧劲有力,一股慑人的杀气从内砰然而出。罗川全身一震,不是因为这薄片中带着的杀气,而是薄片上所内容。

    “诸胡逆乱中原,已数百年,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暴胡欺辱夏家数百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今特此讨伐,犯我大夏者死,杀我大夏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夏家基业,屠戮胡狗为天下夏人义之所在,冉某不才受命于天道,特以此兆告天下。

    ….九州各方,如有道合者,举义共赴戮夷。以挽吾夏之既倒,扶大夏之将倾。”

    “是他!”罗川心头如同滚滚雷霆炸响,当时祭天时将魂果喷射,些许飞出了荒夏,没想到哪一枚将魂果竟然落在了荒夏之外。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