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定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完薄片,罗川内心久久不能平复。对云尘道,“把这些人带回云鱼城,好生安顿。”而后将薄片递给了鹰战。“你看看。”

    鹰战接过薄片,一目十行,表情些许激动,而后又变得平和。“可惜了!”

    鹰战这个评价让罗川有些不解,“鹰族长何来可惜?”

    鹰战将薄片还给罗川,恭敬万分说出了自己想法。“此人有此魄力,当属天下英雄。老夫可惜的是此人生不逢时。若此人早上百年出世,中原可定。”

    罗川眉头紧锁,鹰战的想法不敢苟同。“何出此言?”

    鹰战故意放低身姿,将心头想法徐徐道来,“百年之前胡人初入中原,齐燕二国虽亡,但抵抗势力犹在,且其余四国断然不会鼠目寸光。如今过去百载,胡人根基已稳,太祖可知北方胡人与汉人人数对比几何?”

    “不知!”

    “四比一,中原夏人早已各自为战,且四国再不复曾经之力。赵国独守一州之地苟延残喘;魏国人心不武,只求苟活;秦帝为人奢靡,不复席卷天下之心;楚国或许会出兵,但决计不多。四国不止需要防御胡人袭击,且还要面临夏奸韩人的攻击。这位冉姓将军,最多可以聚集少部中原夏人。如此一来,不说兵力对比,就是人口对比也只能勉强达到一比一。若要驱逐中原胡人,何其艰难,倒是这也一来难免引起胡人大规模报复。”鹰族虽然处于荒夏不毛之地,依旧没有放弃对了解天下大势。

    罗川这个外来人,目光还停留在荒夏,听到鹰战所言,顿时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鹰战所言。“鹰族长,觉得这位冉姓将军做法过激了?”无论如何那个灵魂也是来之自己故乡,就算鹰战说的是对的,他也带了些自己的情绪。

    “不,事分两面。这位冉将军所做,自然会引起胡人报复。但是好处是,激起我夏家儿郎血性,就算他兵败身死,夏家儿郎的反抗也决计不会停止。夏家儿郎不怕流血,怕就怕再过百年我夏家儿郎忘了祖宗。从此大夏不存。”鹰战不看好冉将军起兵,但对对方的做法深表肯定。

    罗川恨不得立马响应,出兵荒夏,可是现在的荒夏各种准备都不齐全。而且以现在的实力就算纠集起几万人,对这种种族之间的大战也掀不起多大浪花。最主要的是,荒夏还有胡人没有完全解决呢。

    “鹰族长此事后续在做详谈,我们先去会会这个胡人首领吧。”眼前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罗川不得不把心思收回。

    胡人首领,从先前害怕,到现在已经怕过头了,反正是死。他也光棍昂首挺胸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态。

    “你就是胡人首领?”罗川没有看到此人先前形态,还觉得此人是个人物。

    胡人头领瞥了罗川一眼,“吾乃鲜卑下辖鲜于氏,鲜于漠。”说话是一口流利的夏语。

    对方态度罗川到无所谓,“看来你不服气?”

    鲜于漠大笑三声,“你们夏人有言‘成王败寇’,败就是败。吾可笑的是,等你们杀了吾,就等着吾族剩余将士无休止的报复吧。胜又如何,败又如何?”

    “哎呀,我艹!”听对方的意思是,他逃脱的那些骑士,后面会无休止的报复普通民众。一句话直接触到了罗川逆鳞。单手捏住腮帮,一把举起,右手化掌“啪,啪,啪!”三计耳光饶是罗川只用了三分力,对方双颊直接肿的老高,口中带血连续吐出好几颗牙来。

    打完被丢在地上的鲜于漠,眼中恐惧一闪而过,抬起头面露凶光。“你杀了吾吧。吾族战士会为吾报仇的。”

    “太祖,他怕死。”刚才鲜于漠一闪而过的眼神没有瞒过这个老‘影帝’。

    下细一想,如果一个人已经知道自己活不了,表现出誓死如归,还真可能。反正都是死,求也没用,不如硬气一点。这估计也是鲜于漠的想法。对付这种人自然简单,让他看到能活下去的希望。

    “想活命吗?我可以饶你不死。”罗川领会到鹰战的意思,一脸圣母表情。“不过你不配合,那就算了。”

    “噗通,配合配合!少将军要吾如何配合?”鲜于漠听到能够活命,立刻从刚才的誓死如归变作摇尾乞怜,转变之快让罗川十分不适。

    “少将军,吾有眼无珠冒犯你了,少将军放心,只要你一声令下,吾立刻让鲜于部全族为您做牛做马。”鲜于漠抱住罗川大腿,脸上的鲜血蹭了罗川半条裤子。对方貌似还觉得不够虔诚,爬在地上对着罗川的新兽皮鞋一阵狂亲。

    “给我起来,你再蹭一下试试。”罗川那个心痛啊,自己貌似才两条裤子换着穿呢,又是办学校,又是建军,现在不止云鱼部,包括罗川都穷的叮当响。技术上进步的福利完全没有怎么享受到。

    “好好好,我起来,我起来!”鲜于漠一脸谄媚,差点让罗川没忍住再揍对方一顿。还要保持对方行动力,办后面的事情,罗川只得作罢。

    “我打算放你走。”

    “什么?”不杀自己就是对方开恩了,对方还要放自己,鲜于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止放你走,你们部落的老弱,幼小,包括牛羊我通通让你带回去!”罗川的这个做法不仅让鲜于漠吃惊,在站包括鹰战都一副不解神情。

    “但是我的要求,你必须答应!”好处已经开够,罗川开始提出自己的要求。

    “答应,答应!”鲜于漠现在完全觉得罗川就是真正的圣母了,自己和他们打死打活,到最后还如此仁慈。“夏人都是傻子么?”当然这句话他绝对不敢说出来。

    “回去之后,我要你给我一个人头。那个丢下你带队逃跑的人的人头。”罗川此话一出口,鲜于漠愣了一下,然后狠心的点了点头。

    “另外,我可以将南部草原给你们放牧,但是女人你们必须使用马匹来换,十匹马换一个贵部的女人。”罗川这个要求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若是答应了,不消说整个鲜于部就处于被阉割状态,再无对荒夏人的威胁。

    “你可答应?”鲜于漠回头望了望帐篷中的女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鹰族长,准备放人吧!”罗川回头望向了鹰战,鹰战带着淡淡的笑容意味深长的对着罗川点了点头。

    等到送走胡人,鹰战负手无话,云尘带着不解问道,“太祖,为什么要放这些胡人走?”

    现在部落里面机灵的都没有出来,自然看不出罗川的深意。

    “第一,放走鲜于漠让他回去杀掉逃跑的将军,这样一来以后谁还敢保留实力退走?以后有变只需针对鲜于漠即可。第二,放掉老弱幼小,这样一来这群人就有了羁绊,不至于成为流寇,同样给他们牛羊也是同样的意思。而且有了这些东西自持鲜于漠完成第一条就有了条件。第三,马匹换女人,没有女人他们不可以繁衍,没有马匹他们对荒夏不能构成威胁。”

    解释完毕,云尘依旧一头雾水,惹得罗川和鹰战一阵大笑。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