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各方涌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菜老宣传部的努力下,荒夏各部都开始为出兵中原做着准备。羲成为了最为繁忙的人,从民生到军工各方面人力协调,几乎都离不开他的影子。

    “要人没有,实在要人把我拉过去。”因为议事大厅被罗川占据,羲的家门几乎被络绎不绝的各部挤破。因为各个部门的兴起,人力需求成为了限制荒夏发展的瓶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其它方面羲都可以做的游刃有余,但是人从哪里来啊。

    “你不是刚给兵器部分了二十个人吗?为啥我们纺织部就不给?”说话的是白云,其它人碍于羲的资历,求不到人也只能咬咬牙,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白云可不管这些,现在有了蒸汽织布机,织布不是瓶颈。但是关于织布用的纱却是远远不够,从筋条线,到麻线以及鹰族交出的丝绵技术,都跟不上纺织机的消耗。看到纺织机开工半天,停半天,白云心头急的如同火烧一般。罗川可是下了任务,到了明年初,荒夏每一人平均要有两套衣服。

    “兵器部压力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现在新军这么多,训练还在用木棍呢!”自己媳妇归自己媳妇,该坚持的地方羲坚决不让。

    “要不让新军停下训练,这样…”

    “不行。”

    “不行。”不止是羲,包括连叫的最凶的白云都反对农业部的鹿老。

    要说缺口最大的当属农业,新兵训练将大量人力抽空,一些计划中开荒的土地到现在都处于闲置。对于和土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鹿老,这些每一块闲置的土地都是心头肉啊。

    羲还在和大伙对于人力安排上起着争执。罗川自然不会毫不知情,议会大厅中几人也在为此事做着相关谋划。

    “这里是我请洪老先生,沿荒夏谷口标记出来的的各堡情况。之前洪家堡处于这里,离谷口百里左右。沿着洪家堡方圆百里为辐射,北部有三座万人大堡,其余低于万人的堡垒不下十处。我打算先将这些人迁入荒夏,应该能解目前面临的人口危机。”罗川手上的地图还是鹰族百年前的大夏全图,小小两个指头的位置标记了数个堡垒形状。这种标记对军事上来说除了参考没有任何意义。

    在场的对军事上都有见识,这张图大致看了一番,没有多做评价。

    “太祖关于让外部人口迁入荒夏,老夫觉得十分必要,可惜新军还为成军,军械还不齐全。我们如何对付外部大量胡人。”鹿老的建议包括罗川也同样认可。只是现在荒夏对人口的需要迫在眉睫,没有良好的后方基地作为支持,出兵中原只能是一个笑话。

    “外部到底什么情况,我们都只是听鲜于漠一面之词。具体的情报支持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准备多少兵力,等到此次我带队侦查完成再做打算。”罗川这句话把在场吓了一跳。包括鹰战在内几乎所有人都不同意,让罗川自己带队侦查。

    “不用说了,我意已决,诸位放心,要杀吾的人还没有出生呢。”到目前为止,除了巨人罗川还真没遇到过对手。

    罗川此行也属于无奈之举,现在新兵训练任务如此之重,在场的人手头都排满了工作。只是侦查,云尘的斥候小队一定能够完成,但是要想说服各堡迁入荒夏,这些人就不行了。

    在荒夏还在为人口方面头痛时,中原夏胡之战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冉姓将军‘屠胡令’一出,中原夏人纷纷响应。以中州城为心中,四战败净诸胡各部。中原之地大部分重回夏人之手。

    中州城,军营大帐正中,一名青年男子,身着青衣,头竖文冠,端坐四方桌前。他剑眉舒展,双目囧囧有神,手上捧着一本后夏文集。每当看到妙处,都忍不住提起笔墨写。他的字圆润清秀,看了一眼自己所,剑眉微皱。重新拿出一卷薄卷,用长剑压平,仿若受到此剑天生所带杀气,他的笔锋变了,一气呵成苍劲有力。

    再次看了看自己所,先是点了点头,其后又是一阵叹息。“这字吾学到其形,难学其意,看来吾还是适合做一名生啊!”

    “报…将军急报!”大帐外传令兵有传来急切声。

    青年男子,将手中籍放下,朗声道,“速进!”

    “据前线探子传回消息,胡人东西两处大营,向北部大营汇集。”胡人的动静传报,青年将军每日都会听。从来都是一副从容之态,这次他眉宇之间多了些愁容。

    “嗯,吾已知。留意秦魏两国说客,他们任何传信必须报到我这里,下去吧。”青年将军让传令兵退下,慢慢走向桌子前,将笔墨薄卷统统收纳一个木箱之中。望了一眼木箱中满满的籍,“看来以后没机会再看你们了。”木箱合上,他身上一股慑人的杀气喷涌而出。

    “卫兵,为吾披甲!”

    胡人北部大营,显得十分臃肿,然而还有有其他诸部的胡人源源不断的汇集。胡人中心大营几人围坐一堂,这几人都是五胡大部首领。

    “慕容,你们鲜卑部作为此次报复的首领,吾没有不服,但是让我们必须听令贵部指挥,宿难从命。”说话的是羌族首领,五胡之中除鲜卑以外最具实力的一族,族下战士超出百万,更有巨犀战队,实力不容小觑。

    “羌复又,你们羌族学了半吊子夏语就算了,还拿出来丢人现眼,请叫吾慕容光。”慕容光没有直面回答对方问题,而是再次拿对方文化来做笑话。

    其余两族轰然大笑,唯独羯族低头整理这两束细毛鞭。此次中原夏人大反抗,尤其以羯族损失最惨。先前羯族在对夏人最狠最毒,所照罪恶罄竹难,夏人对其的报复也最为凶狠。此次五胡共谋他们只能做羌族附庸。

    “你们羌族在之前三战三败,难道还要指挥权?”慕容光目光紧紧盯着羌复又,一种不屑之意毫不掩饰。

    “那是夏人太过鬼诈,若要真正的两军对垒,我们羌族战士不怕任何人。”说话间羌复又还在为先前所败开脱,但是底气有些不足。

    “羌族长,慕容没有别的意思,既知夏人鬼诈,我们自然不能还像先前一样被夏人各个击破。这个指挥权只是针对战略目标,但是具体怎么打,还是你们自己说了算。”慕容光又给对方一个台阶,看到羌族脸色微微好转,再次开出一个好处。

    “若要评定此次中原夏人之乱,吾相信各部都有实力。”说到这里慕容光对其余三族都用目光示好,唯独羯族他连看都没看。

    “可是大家想过没有,吾等进入中原已有百余载,现在的中原还有何等财富供吾等掠夺?夏都夏人经营数百载,大家难道不想要那里的财富?只要吾等联合,取夏都如同探囊取物。何不乘此机会做一番大事?”慕容光徐徐说完,静静看着几人。

    只是想象,在场几人都忍受不住喘着粗气。夏都不仅仅意味着财富,还是权利的中心,只要真的能够夺下夏都,受文明法之肯定,五胡即可建国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