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你要抓老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川叫起了战士们,连同李凌也跟着一同出了房间。还没有罗布置今日试探的方案。堡内已经响起了一阵急切的号角声,“不好胡人要攻城。”几人飞快冲下楼。

    堡垒的里的男人反应也不慢,开始往城墙汇集。可以看得出来,这些男人动作快速,行动敏捷,显然是长期养成的本能。当然看只能看单一的人,整体的行动上就十分欠缺,基本上靠的的各自的本领。

    罗川和他的斥候兵们,着干练得多。准备武器上马,整个队伍嫣然一副整体摸样。别看罗川他们出击慢了许多,一旦行动起来顿时超过了这些战士。

    抵达城墙,罗川翻身下马,两个箭步就蹬上了墙头。下方胡人离得还远,数百步之外千余骑列队待击。

    罗川扫视了一番外部环境,除了这千余骑兵,外面巡游的胡人骑士依旧处于巡游状态,而且远远的胡人营地方向,还有烟火升起。“不对,对方不是攻城!”

    罗川已经观察完毕了外部情况,这时候陈家堡主才衣衫不整的跑到了墙下。

    “堡主,胡人大量集合,看样子是要攻堡。”一个守卫军头目摸样的年轻人,飞快跑到陈堡主身前汇报。从动作还有见识,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临时召集起来的守卫军,应该是堡垒精锐与其他热血男儿一样去了中原。饶是临时军人,长期处于胡人威胁,这些人单兵素质并不低。

    “这可怎么办才好。”陈堡主散乱的目光,最终落在了罗川几人身上,顿时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草。“将军,可有退敌之法?”

    “别急,先看看!”罗川看出了胡人并没有大举攻堡的意思,示意大家不要慌乱。

    此刻胡人骑兵队形之中分出三骑,当中一人脑袋上还缠着布带,看样子是受了创伤。三骑不快,城墙上的众人都凭住了呼吸,捏着武器的手心满是汗水。

    罗川他们与这些人不同,连反应都没有,昂首立在墙头。

    三骑行驶到离城墙百步左右的距离,罗川示意战士们不要轻举妄动。不然三弦弩一下就可以将对方三人变作尸体。

    “吾乃氐族符部大将军符建,陈家堡主可在?”那个缠着布袋的中年胡人,一脸傲气,目空一切,全然没有把整个堡垒的人放在眼里,当下就要见陈堡主。

    “在下便是,敢问符将军有何贵干。”城头之上陈堡主彬彬有礼,小心拨开两名卫兵。

    要不是这里不是自己地盘,罗川真想一脚把这老家伙踢下去。对方是敌人,跟他客气个毛,果然知其子,必知其父。

    “陈家堡主,把昨日进入你堡的人交出来,不然吾军令一下,小心贵堡血流成河。”符建半命令,半威胁的语气,目光露凶光。

    “嘎,他要找老子?”罗川意外了,对面到底在买什么药?明明有破堡的实力却又围而不攻。

    还在思索间,陈堡主目光落在了罗川身上。

    顺着目光符建一眼看到了罗川,这几人器宇不凡,看样子就是在尸山血海当中淌过的,与堡中其他人相差甚远,就是他了。“交出他们几人,可保吾等暂不动贵堡一草一木。”

    后面的发生的事情,让罗川意外了。陈堡主目光从罗川身上收回,一把拨开两名卫兵,大步走到墙垛之处。“这位将军,不计吾等被围,夜入吾堡垒,吾若将其交出当属不义;同为大夏子民,不相互扶持还出手迫害,当属不仁;少将军杀尔等胡狗,为国为民,吾听你所言便是危急国家,当属不忠。陈某不才,自小熟读夏百卷,此等不忠,不仁,不义之举,吾做不出来。既然尔等胡狗要攻吾堡,那从吾尸体上踏过即可。”罗川终于明白啥叫如簧巧舌,谁说古代生没用,骂人简直机关枪,爽爆了啊。

    生手无缚鸡之力,也敢面对千军开口大骂,夏家儿郎无弱胆啊。“你这么给力,老子报答你。”下方符建还在整理刚才陈堡主骂自己的话,一副懵懂的表情。罗川对着陈家堡主一个抱拳。“开门,我要出去。”

    “啊,将军莫要冲动,陈某包括我陈家堡没有怕死之人。”陈堡主怕罗川误会,连忙表明自己心意。

    “无妨,我去去就来。照顾好这个小家伙。”罗川没有多做解释,下了城墙,几人骑着战马,对着守门的堡兵道,“速速开门。”

    符建刚刚把方才陈堡主的话整理了一般,貌似不是好话,就是他到底是抓人还是不抓人,没有说啊。刚想到这里,对面城门已经打开,“哈,夏人都是胆小鬼,一吓就乖乖把人送出来…了。”

    ‘了’字还没有出口,符乃眼睛瞪得老大,对面的人全副武装,没有被捆。“怎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出了城门,罗川对着三个一头雾水的家伙大喊道,“你们要抓老子?”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罗猛夹马腹,战马狂奔。“老子送到你面前来了。”

    三个胡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陈家堡城头的人直接看到了掉下巴的一幕。

    罗川他们十数骑兵,刚一出城门,就直接对着三人冲锋。那三个胡人见了,调转马头就往后狂奔。

    “射马!”罗川大吼一声。战士们手中三弦弩,开始发威。弩箭巨大的贯穿力,直接撕开马匹的后大腿肌肉,马儿吃痛之下奔跑几下后腿无法受力,噗通栽倒。

    三个胡人吃了一个泥啃屎,罗川跃马前来和鱼过云尘一人捞起一个胡人,仍在马背上,一刀背敲晕,掉头就走。

    此刻几人离对方千余骑,只有不到百步。几人如同表演一般,抓人了人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走了。

    从陈家堡墙头,到对面千余骑兵,全部蒙蔽了。除了耳畔还有风吹过,几乎觉得时间都在静止。

    太不是人了啊,当着人家上千人的面抓人。这脸打得啪啪啪响啊。罗川他们全然不管这些,依旧带着嚣张,往城门走去。

    当然这只是外人的感觉,其实斥候兵们紧张死了,尽管转身,依旧保持着战斗队形。对面可是有千人呢。方才那么近,对方要是冲锋起来,这些人根本挡不住。

    罗川他们跑回城墙,罗川一手举起一个胡人,三两下就把几人丢上了城头。“陈堡主好生照顾。”

    “他们抓了大将军。”

    “嗯。”

    “他们抓了大将军。”

    “呃,还不抢回来,快啊!”

    身后的千骑终于动了,无赖刚好看到罗川施展他的怪力,往城头丢人。“真的是丢人啊,丢大发了!”

    “别管什么不准攻城的命令了,怎么都是掉脑袋,抢回将军要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