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交易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退开。”又是一个将军摸样的胡人,看到罗川手中所提之人,大声喝退胡人士兵。

    “放开吾王,不然定将尔等碎尸万断。”胡人将军目光喷火,几欲化作狂暴雷霆。

    “再吼一句试试看!”向来不受威胁的罗川,看到对方这个表情,那还了得。当即提起胡人头领就是一巴掌。“啪!”

    “你!”胡人见到自己大王被如此侮辱,顿时就开始激动起来。

    “啪!”

    “给老子不听是不是?”

    “啪!”

    “给老子退开十步!”

    “啪!”

    “退不退!”

    “啪!”

    “停,我们退,但是你要保证吾王性命!”看罗川油盐不进,一副滚刀肉形象,胡人将军终于还是没有敢赌。

    “这就对嘛,我很好说话的。”罗川笑咪咪的看着胡人大步后撤,懒得管对方布置的包围圈,对战士们说,“进帐!”

    帐篷很宽大,进了十数个人马,都还有空余。

    “别装死,我知道你醒了。”一把将对方丢在床头,罗川缓缓开口道。罗川方才打耳光的力气并不重,最多感觉到痛,要是全力的话就算对方是一块铁也得变形。这个人可是自己这帮子人的附身符,死不得。

    “咳咳,卑鄙小人偷袭吾!”这个胡人头领与鲜于漠不同,硬气的很,从语气和发红的眼神可以看出,这家伙并不是那种怕死之辈。

    “哟,要不咱两再打一次?”这种人要是威胁什么的,估计不管用。倒是直接在对方自豪的地方将其碾碎还行。罗川说完勾了勾指头,打架罗川还真不怕。

    “你…我不是你的对手。”说完整个人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哈,这不就得了。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抓住胡人首领,只是其中一个目的,没有后续的结果支持,这依然是一个赔本的买卖。

    “交易?呵呵,你觉得你有几分本钱与吾做交易?是吾的性命吗?”胡人头领从床上做起,半分没有被胁迫的样子,手中提起半罐马奶,分别倒了两碗。做完还对着罗川一副请的摸样。

    罗川也没有含糊,抓起一碗马奶,一口灌下。别说味道还挺不错,里面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喝起来有点爽口。“那你觉得,你的性命不值钱么?”

    “爽快,我的性命值不值钱,在与你要交换的东西。将军应该是西关军吧,你们无非是看重堡垒的那件宝物。吾不妨告诉你,吾对那件宝物不感兴趣,你们大可取走。如果吾真的死了,不说陈家堡守不住,就是你西关在吾族的怒火下也将寸草不生。”胡人首领,再次向罗川碗中倒了一碗马奶,然后自己那一碗小咗了一口,一副了若指掌的摸样。

    听到对方如此一说,罗川思维更加混乱了。到现在罗川已经大致清楚了对方人数,并不是自己来之前的想法中的不足两万,而是足足有五万以上。这么多精锐,绝对有实力轻易攻破陈家堡,那么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煞费苦心的围城呢?

    既不是报复夏人,又不是为了陈家堡中的宝物,难道是好玩么?双方信息都不对等,既然大家都是猜,就看谁猜的准了,

    “大王真乃神人,在下佩服。你我一见如故,小弟斗胆问一句大哥,今年贵庚。”罗川边说脑海疯狂的运转。

    “为兄符坚,三十有五,贤弟武勇惊天,似乎在西关地位不低…”

    “这奶真是奇特,不知放了什么东西?”

    “贤弟未穿西关军服,看似此行并非公务…”

    两人都在闲扯,眼中余光始终没有离开对方,都想套出对方有用的信息。

    高速运转的头脑,让罗川觉得快要爆炸了一般,灵光中有一丝重要信息,好似被自己过滤了,是什么呢。

    “吾等此行只求一睹大王英姿。”

    “贤弟说笑了。”符坚眼中精光一闪,似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等等,氐族符部,符部乃中原北面诸部一部,为何不去中原,反而跑来这偏西不毛之地?报复夏人用不着舍近求远,宝物又非此次所求。那么他们是在躲什么?中原,屠胡令,冉将军,是了。”想到这一层,罗川猛的站起,脸上微微带笑。

    “贵部煞费苦心,躲避中原战火,断然不想与我军为敌。那么各取所需,各安一方岂不快哉?”此言一出,符坚领脸色猛然变幻。

    “你…”看到罗川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符坚也不准备否认。“贤弟真乃智勇双全,不瞒贤弟,吾符族并不想躺中原这趟浑水,那里乃是人间炼狱。我只求借宝物的名头,拖延氐族本部的召唤。”

    “哦,如果吾取走宝物,是否贵部也将对吾军下手?”罗川故意做恼怒,有意想让对方认为自己就是西关军。

    “不,只是围城罢了。西关地势险要,即使攻下也将伤亡大量族兵,谁家男儿不是父母生养。吾不愿符部受巨大损失。”符坚有感而发,倒是一个爱护手下性命之人。

    “那好,吾这就回堡取走宝物,你们大可围城。吾军决不出城,两方共保克制。”罗川心头快要乐翻了,这买卖赚的大了。

    “自然,不过为了向氐族本部交代,你走之后吾会屠尽陈家堡。”符坚终于还是露出了他的残忍,胡人就是胡人,即使对自己人怜惜性命,对夏人依旧如同牲畜一般。

    听到此话罗川杀气一闪,“不行,不能杀他。”

    “这样,你部故做退兵状,不然吾不好取走宝物。等吾走后你们再行攻城。”

    符坚闻言略作沉思,“可以,吾族明日便退兵三十里,只等你取走宝物,下午吾便屠堡。”

    为防对方起疑,罗川自然不能再提条件,只得点头答应。

    “那么吾等这就回了,只是这一段路嘛,需要大王相送一段。”没有符坚这个附身符,罗川可不相信可以走出营房。

    “哈哈,贤弟说的是,为兄自然一路相送。”说完两人大笑着,牵起战马一路相谈甚欢。在符坚命令下,外部的胡人疑惑着让开一条大道,只有那名胡人将军一路相随。

    “贤弟,为兄就送到这里了,不过听我家二将军所言,你抓了吾的大将军啊。这个可否放人?”若是不知情的外人看来,这两人还真像一对莫逆之交。

    “兄长放心,吾回堡垒之后,会告诉他们这是退兵条件,那么在此别过了。”罗川抱拳翻身上马,带了十数骑向堡垒方向行去。

    行至一半,罗川对云尘下令到,“你带人回山谷,让守谷士兵全速赶往陈家堡,明天一早在这里接应。”罗川拿出手中的地图重重点在荒堡前面一处。

    “另外,不论骑兵部队训练如何,即刻召集赶往谷口位置支援。时间很紧,云尘靠你了。”罗川重重的拍了拍云尘的肩头。

    “太祖放心,从来没有传递消息不及时的斥候队。”云尘挺胸坚定的说道。

    “我相信你们,去吧!”

    “驾!”几骑绝尘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