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弩兵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骑兵对骑兵,向来是谁先冲锋谁更强,然而胡人已经看出了荒夏骑兵的软肋。荒夏骑兵冲锋起来勇往直前,对侧翼保护却是不够理想。战场中一旦出现弱点,敌人肯定会以这个弱点进行猛烈攻击。

    初期冲锋,外围的游骑兵连阻拦都不敢,几乎直接让开一条道当然胡人游骑兵并不是溃散,而是聚集在外围用羽箭进行打乱骑兵阵型。跟着赶来的骑兵队伍,直接横插在荒夏骑兵与逃难难民的中部。

    鹿青的骑兵队伍的目的是开道,后方一旦被截不得不调转马头回击。队伍一停下来,胡人游骑兵顿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不停在外围奔走射箭。

    “将军,这样下来不止救不了这些流民,我们也会被磨光的。”骑兵队长的话,鹿青哪里不明白。

    “你继续带领本部打开通道,二队跟我来。”鹿青将骑兵分成两支,自己亦然盯向了胡人王帐方向。

    西面第一支牛拉板车的蒸汽弩小队,已经赶到战场,锅炉中热气不断开始翻腾。

    如果借着月光从天空上看来,这群步兵完全是凌乱不堪,别说阵型,就是小队长自己能够收拢齐手下的士兵就算不错。第一次尝试急行军的启,先前被弄得焦头烂额,到了后面自己懒得管了,不管怎么跑,只要能够赶到战场就行。

    蒸汽弩发射是需要架子的,然而这只小队为了赶速度,将拿架子的队伍早早的甩到了不知道何处。没有架子支撑,蒸汽弩一个光秃秃的发射棍子,搁哪里都打滑。

    “来!”其中一个士兵,一头将蒸汽弩抗在肩头,大喊一声。

    蒸汽弩虽说与锅炉是两个部件,靠一根导气管支撑。但是一旦发射起来,会被蒸汽冲的滚烫,人哪里抱的住啊。

    胡人骑兵被突然出现的这一股部队吓了一条,还好规模不大,分出一部骑兵来时冲锋。

    “快点,胡人冲过来了。”那名抗住弩炮的战士一声大喊。

    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后面的士兵开始打开导气阀。两人配合起来,身子扭动。对着冲锋的胡人骑兵,一下扣下了扳机。“挣挣挣!”

    喷涌的蒸汽推动弩箭在冲出炮口时,发出了一声声脆耳的声音。冲在最前的胡人骑兵,顿时感觉前方多出了一堵墙。连人带马,一下倒下了一片。

    其他蒸汽弩小组,也有样学样,一人扛起弩炮,一人蹲后射击。蒸汽弩这种大杀器,一旦开始咆哮就是骑兵的噩梦。分兵出来的胡人骑兵在第一轮打击下就留下了大半尸体。

    看到胡人骑兵溃散,弩炮小队一下跳上板车,驱赶公牛往内部突击。尽管射击时间还短,抗弩炮的战士,肩头的和手掌都烫出了巨大的水泡。

    “这是什么东西?”胡人顿时大骇,这种武器简直就是屠杀,才几十个呼吸自己前方就留下了大片的尸体。不止是骑兵,连同大量战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速速禀报大王,夏人还有援兵。”

    西面胡人骑兵的溃败,不仅胡人发现了,罗川这边同样有了发觉。这次救援任务,罗川并没有安排步兵前来支援,而且就算步兵支援也不应该如此之快才对,想不通缘由,不过这是难得的机会。“队伍掉头往西面,让鹿青开道。”罗川对传令兵下达命令。

    “将军他带人冲击胡人王帐去了。”传令兵方才刚刚赶来,还没来的急将鹿青动向传达。

    乱了,乱了,完全乱了。现在的战场已经不是之前突围战斗,因为荒夏步兵赶到,转瞬之间变作了乱战。

    “阿东你留下带领队伍。鱼过,我们走!”罗川说完跃马狂奔。

    西面的动向已经不用传达,符坚已经发觉了西面的溃散。森林大火已经将整个战场照的透亮,那些坐着牛车,手中扛着色武器的家伙,简直是在屠杀自己的族人。

    “这是什么武器!”符坚眼中一亮。不仅仅没有显得害怕,对这种弩炮冒出一种巨大的贪婪之色。“符云,给你一万骑兵,无论如何给我抢下一具这种武器。”

    牛车突的才深,并且周围没有步兵防御,将抢夺这种大杀器成为了可能。如果有了这种武器,符坚相信自己再也不必在向氐族本部摇尾乞怜。

    “可是我这一分兵,防御王帐的力量就….”符云清楚,自己从大将军位置上撸下来,但性命完全是符坚保住的,这句话完全发自真心。

    “嗯?你要抗命不成?”符坚没有想那么多,理智已经被贪婪所掩盖了。对方要是不听自己命令,自己不介意亲手解决这个废物。

    “末将领命!”符云感受到了自己大王的杀气,不再多话立刻退下。

    启毕竟也是一个将军,他知道自己队伍的优势在哪里,即使再紧迫也不能让乱哄哄的队伍突入战场,整合了一番队伍,这才往内突进。如此照成现在的步兵大部还在战场外围,少许已经和胡人游骑交上手了。而第一队弩炮小队,已经甩开了后部足足两里。要知道这里是战场,两里几乎可以说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弩炮小队准备并不充分,尤其是弩匣,大部分都在后面,自己每一个小组最多五到八个弩匣。胡人骑兵分成散兵线,源源不断的往自己方向突击。

    抗弩的战士,箭头和手掌已经痛的麻木,大颗的眼泪往下掉。太痛了,就算大好男儿也受不了这种无休止的疼痛。

    没有办法这种时候不能停下射击,后方的弩手,重重的扣下扳机。直到前方导气口,只剩下白雾。“弩匣呢,弩匣呢?”他已经射空了六个弩匣,牛车上空空的弩匣散落一团。连续摸了几次,才找到一个满满的弩匣。赶忙抱起,一下卡主了匣口。保险一拉,摆动弩口准备射击。

    “咔嚓!”射击的弩兵看到了让自己终身无法忘记的一幕,抗弩的士兵,手掌已经被烫熟,已经没有了知觉,自己这用力一摆,顿时将几根粗大的手指掰断。

    抗弩士兵顿时发觉弩跑要冲前头滑落,侧着头,用下巴一下固定炮身。

    没有时间感怀,没有时间悲伤,弩兵对着越来越近的胡人骑兵,重重扣下了扳机。

    “眼前好花啊,烟雾太大了吗?”弩兵自己都不知道,他早已泪眼婆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