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退兵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弩兵没有形成有效阵型,都是各自为战,为此并没有形成有效的火力延时。胡人骑兵改成散兵线后,已经无法给对方带来大量伤亡。趁着荒夏弩兵跟换弩匣的间隙,胡人又前行了一大段距离。

    “嗖嗖嗖!”胡人战术很正确,进入骑兵射手攻击距离,立刻开始抛射。扑哧扑哧,公牛吃痛顿时带着牛车飞奔。下方抗弩的士兵早已经死去,周身上下插了数只羽箭。公牛奔走他还夹着弩炮,整个人顿时被拉走,地面留下了一地血水。

    发射的弩兵,一只羽箭将他整个胸口贯穿,现在大口大口的鲜血往外涌动。他紧紧抓住板车,一刀砍断了牛车的绳子,整个人因为巨大的惯性一下翻到。

    锅炉与牛车固定的很好,倾斜中保险阀依旧喷射着白雾。士兵本就受伤,这一摔正巧撞在头部,耳朵中如同十万只苍蝇在鸣叫,双眼渐渐变。

    “武器绝对不能留给敌人!”这是每一个弩兵,在拿起这部集合了荒夏技术结晶的武器时,修习的第一门课。

    士兵对着自己舌头重重的咬下,“不能晕倒!”艰难的对着十米开外的锅炉爬去。

    胡人骑兵看到这个奇怪的东西,纷纷眼前一亮。“只要能够夺到这样一件武器,大王肯定会重重嘉奖。”胡人骑兵队长大喝一声,“快去抢过来。”

    胡人骑兵离锅炉大概一百余步左右,一个冲锋就可以跑到。远处其他的弩兵看到这一幕,纷纷大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后悔冲这么快了。“一定不能让胡人抢到。”连已经越来越近的胡人骑兵也不管,调转炮口就对着胡人骑兵射击。

    依托散兵线,胡人骑兵本来就已经靠近许多。胡人没有留给荒夏弩兵机会,抓住空挡,顿时开始狂奔一阵,然后抬起弓箭漫射。

    另外一边,本来离那具已经无人操作的弩机已经很近,被其余的荒夏弩兵射击下,又留下了一地尸体。

    被抛飞在地的弩兵还在艰难的爬行,十米,八米,六米,“不能把武器留给胡人!”

    在其余骑兵的帮助下,那些调转炮口的弩箭手,不得不重新调转炮口。“冲过去,一定要夺过来。”胡人再次组织起冲锋队形。

    “来了!”士兵已经爬到离锅炉一米左右的距离,他支起残躯,猛的扑向牛车。借着惯性对着保险阀,一拍而下。然后整个人重重的抱住滚烫的锅炉。

    “拉开他!”胡人骑兵队长,带着兴奋对手下士兵下达了命令。

    士兵早已经死去,在刚才抱住锅炉的那一刻就是失去了知觉。下马胡人骑士连续几次都拉不开士兵,抽出马刀,对着士兵的胳膊一刀砍下。.

    “小心点!不准砍坏了!”胡人队长不知这是什么材质,生怕自己士兵将锅炉砍坏。自己拿起两个弩匣,小心把玩。

    最终士兵的两条手臂已经与身体分开,两支手臂依旧紧紧扣在保险阀上。“拉走,拉走!”骑兵队长脑海中已经想象到大王对自己赏赐以及后续的提拔。胡人骑兵队长并不知道的是,锅炉内部依旧燃烧着熊熊大火,锅炉内部的活塞已经被蒸汽顶到了最高处。

    锅炉的活塞是有承受力的,当达到他无法承受的地步,活塞会从顶部冲开。被胡人拖走的锅炉发出一声闷响,“砰!”大量的水雾如同瓢泼大雨一样无差别喷射。

    “啊!”这些靠的最近的胡人骑兵都是本次的功臣,被还想着稍后接收大王的赏赐,然而转速之方圆十数米顿时变作了地狱。

    胡人骑兵队长是离锅炉最近的人之一,几乎全身被烫伤,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从马上跌下。马儿同样被烫伤,立刻发出剧烈嘶鸣,拔腿狂奔。

    这些胡人被烫伤本就坐立不稳,马儿发疯,不少人都从马上跌下。不少骑兵腿还挂在马镫之上,马儿没有管自己的主人,留下了一条带血的长长线条。

    其他突进的弩兵,所带弩匣也已经射空,带着决然关闭了阀门。“砰砰!”的闷响在战场中此起彼伏。大王眼中的宝贝,在胡人骑兵看来简直就是恐怖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它们什么时候爆炸,尽管弩兵已经被射死也没有人敢去靠近锅炉三丈之类。

    后方启带着大致组织起来的步兵,如同推土机一般想着胡人骑兵施展压力。西面的胡人步兵行动空间不断被压缩,弩床对骑兵来说就是噩梦,骑兵的冲锋根本起不到到效果。

    罗川终于追上了鹿青的冲锋队伍,“有我无敌!”鹿青所带的骑兵只有千余人,扎入胡人骑阵中就受到了巨大阻力,交互着厮杀。

    “杀过去!”罗川带着鱼过,两个战神一下破开胡人队形。

    “太祖!你!”鹿青周身沐血,看到罗川前来,说不出的担心,招手之间将剩余骑兵围拢过来。

    “鹿青,不错,但是你忘了骑兵的作用!”这种场景罗川还有心思发表自己对骑兵的看法,鹿青一愣。

    “你认定了此去有去无回,所以处处限制了他们的威力。诸位列阵。”罗川一语点破鹿青的问题。听到罗川喊声,长期训练的阵型已经成为了这些骑兵的本能,快速摆好阵型。

    “我们是骑兵,没有什么能够阻拦吾等。有我无敌,冲锋!”对面的胡人骑兵顿时发现那只已经被搓尽锐气的夏人骑兵,气势变了。变得比初期的气势还要高。

    “有我无敌!”五百多骑兵,顿时化作一道洪流,凿穿凿穿再凿穿。

    本来已经胜券在握的符成,看到那道洪流脸色大变。“快快拦住他们!”

    符坚脸色变得铁青,“你到底还有多少底牌!”西边已经崩溃了,看步兵的速度早晚会压到达的营帐方向。而刚才已经接近覆灭的夏人骑兵,因为罗川的加入,气质顿时变了。那种勇往直前,敢于踏破一切的气势,然符坚都感觉到些许胆颤。

    现在摆在符坚有两条路。第一条继续坚持,双方打成消耗战,自己胜券虽说不高,但是眼前这只骑兵,尤其是那个让他不断高看的的年轻夏人,一定可以留下。

    第二条立刻撤军,趁着目前本方伤亡还在可控之内,立刻撤离战场。

    思来想去,理智战胜了冲动,符坚咬牙选择了第二条。“吹号收兵!”

    “这次你胜在吾对你一无所知。下一次吾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胡人的退兵号角声响起。

    罗川没有让骑兵继续突袭,而是快速撤回。经过这一战,剩下的四百骑就是精锐中的精锐,一定要好好保留下来。有了他们罗川相信整个骑兵那种勇往直前的气质,一定会得到升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