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放出心中的恶魔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羯人队伍很庞大,按理这种败军长途行军不溃散,也会将队伍拉的很长。奈何羯人自己作死,十数万人的队伍行军一直缩在短短的十里以内。几乎完全是在配合罗川的全歼计划。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羯人在中原几乎成了过街老鼠,行军途中只要是一只夏人小股部队,都要上去咬一口。于是羯人行军就成了能浓缩则浓缩,另外今天几个将军抽风,只要敢掉队,就敢杀,中午吃的饭就是这些掉队的人呢。

    羯人一路从中原走来,连自己人都开始吃了,更别说马匹。亲卫队的马是不敢想的,那就只能祈祷自己人多掉点队,这样晚上也不用饿肚子了。当然他们并不清楚,晚上他们再也不会饿了。

    羯人进入到包围圈的时机正好是太阳落山,第三师早已等候多时。随着一阵沉闷的鼓响,荒夏士兵以小队为单位,开始突击。

    “敌袭!”羯人虽为败兵,反应并不慢,见到荒夏士兵的同时,立刻开始布置阵型。可是这样有用么。荒夏士兵推着一辆辆前方插着刀尖的塞门刀车,每辆车间隔二十余步,两旁都有手持长刀或者单兵弩的战士。

    一张巨大的网向羯人罩来,当行军到距离胡人还有五百余步的时候,队伍顿时停下。

    “他们怎么不过来?不敢吗?”看到对面奇怪的举动,几个羯人相互耳语。

    另外一人眼珠一转,“你傻啊,我们打着旗呢。又不是夏人,找我们麻烦干啥。对了那些人是不是傻,这种车有什么用?我们会往上面冲不成?”

    “准备!”小队长单手举起,拳头向天。“放!”

    刚才还在看笑话的羯人士兵,转眼间就看到了前方密密麻麻点。站在最前方的羯人将军,连反应都没有,就感觉到胸口受到一股巨力冲击。整个人被带退两步才止住身形,他低头看到胸口处多了一个手臂粗细的大洞,洞口扭曲着的肌肉夹杂着白色的骨头。像极了今天中午吃的那碗生肉。“噗通!”整个人倒地,身体极速抽搐,嘴角一个接着一个血泡,往外翻。

    刑天三型蒸汽弩,可以说是这个时期远程武器的巅峰,有了它荒夏士兵不需要冲击对方严密的军阵。而对方的军阵在这种高密度武器打击下,完全就是站着等死。短短数分钟,上千胡人倒在血泊之中。

    “轻装大队,准备补刀!全军继续前压!”旅长不带一丝表情,指挥弩床大阵继续前压。听到命令,塞门刀车后一群手持长刀的荒夏军人,快速进入战场,不论死活统统补上一刀。

    “大王我们旗帜不管用啊,那些短头发的人,见人就杀,快点跑吧。”这名是在前锋位置的将军,方才见识过弩床的威力,吓得屁股尿流。这还打个屁,简直就是去送死好吗。

    尔珠容一刀砍翻这名将军,大喊一声。“亲卫队集合!”

    罗川要的是稳,越到最后三个师的队伍,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停下,等候后面的补刀大队,做完才会推进。羯人冲锋了几次,连同骑兵冲锋,也不过是平添尸体罢了。

    荒夏骑兵旅,也并非无事可做,因为对方人数众多,包围圈也较大。因人数限制,一些位置还是存在豁口,罗川既然认定了全歼,那么就要做到位。这些骑兵就处于豁口位置进行游戈,只要胡人出现在这个方位,就冲锋碾压回去。

    包围圈越缩越小,羯人完全崩溃了,到处都是人,有的往东,有的往西,有的往北。但是没有任何意外,不论往哪个方向,到头来依旧只有掉头重新回到中央。

    面对绝望,不少羯人仰天嗷嗷大哭,哀兵必胜的道理对于他们不管用。那种武器实在太恐怖了,每一只箭都可以穿透两人的身体,而且仿佛永远都发射不完一般。

    羯人曾经以被夏人称作恶魔而自豪,为能小儿止哭而窃喜。今天他们才见到了真正的恶魔,如果自己能够活下去,一定要告诉全天下人,世界上真的存在恶魔,他们比羯人凶恶一千倍,一万倍。

    羯人亲眼看到了,那些青衣青甲的平头人,他们用那种刀车,收割一群群性命。然后这些恶魔,每杀完一部分人,就分出队伍对‘尸体’补刀。是的尸体并不全是,好些聪明的家伙爬在地上装死,结果依旧没有逃过这些恶魔的屠杀。

    歼灭战不需要最求效率,每前进一段就从羯人队伍割下一刀,然后保证没有活口,继续前进。夜晚已经到来,可是上天并没有用夜色来掩护这些作恶多端的屠夫,反而挂起了巨大的月亮。荒河水将月光折起,不让战士们的双眼被夜蒙蔽。

    战斗持续到了午夜,包围圈更小了,区区两里方圆的地界,堆了足足接七八万胡人。荒夏大军已经合为一处,只要胡人不冲包围圈,暂时停止了突进。

    胡人堆积越密集,杀起来固然好杀,可是胡人要是不要命的往一个点冲击,也是有可能冲破包围圈的。

    罗川已经带着特种大队,和直属卫队来到了下方。特种大队这些人早已跃跃欲试,可是罗川打死不让他们动手,歼灭战是大部队打的,特种大队死一边去。

    “好了,最后一击,注意火力延时,警惕胡人冲阵!突击!”罗川一语下达最后突进任务。

    战士们熟练的抄起弩炮,对着岸边的胡人再次开始扫射。

    死亡的确激起羯人的狠劲,不过和罗川想的相反,他们没有集中往某个点冲锋,而是调转头,扑通扑通往滚滚荒河之水扑下。

    蒸汽弩那种每一只箭,都能带起的血肉实在太刺激神经了。与之比起来,荒河之水就可爱的多。一群又一群羯人,争先恐后的扑向荒河。

    的确如果水性好,加上些运气,这数万人中还真会有少数人能够活下去。但是罗川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呜呜!”第一次补给汽轮早在下午赶到了此地,汽轮上面并不只有物资,还有弩炮。

    “挣挣挣!”开到河心的汽轮,对着越下水里的胡人,开始咆哮。血水一股又一股的从水中冒起,不一会整个河段大部变成了红色。

    弩床的打击面是平地,河里又不能下,不少胡人学着趴在河滩。最后一步也是可能出现伤亡的一步,“骑兵旅冲击,不要让胡人起身。步兵突袭,拉网收割。”

    罗川知道,要想击败恶魔,必先成为恶魔。只有比他们更狠,更凶,他们才会怕,自己和自己的士兵才能守护心中的善良。既然恶魔来了,那么咱就放出我们自己的恶魔。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