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百章 你们不是羊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沉闷的鼓声夹渣着铁蹄的脆响,荒夏骑兵有一种气质,铁蹄声声皆踏破。不论前方是什么,不管这些吓破胆的羯人是匍匐还是站立,无情的践踏。

    骑兵身后步兵三人成组,一人手持长枪,一人手持战刀,一人举着三弦弩,只要胡人敢起身就将面对三弦弩的打击。不起身长枪兵则对着‘尸体’重重扎下,也有胡人想借此偷袭,这个时候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刀法。

    铁蹄声犹未远,一处河滩凹地,躲了数千羯人。方才骑兵并没有往这个方向践踏,这些人暂时保住了性命。

    “大王,吾愿带领战士冲杀一番。”尔珠容身旁只剩下一个将军了,左右都是死,还不如趁着短兵相接杀上一番。

    尔珠容还处于惊骇之中,方才的亲卫冲锋,数千骑兵,连冲进一百步都不能,连人带马全部都变成了尸体。要不是自己靠后,估计也与那些亲卫的下场一样。此时尔珠容战抖的双手,连刀都有些握不太紧,听到自己手下唯一的一个将军此言,顿时一股暴虐气息升起,刀也握的紧了。

    这股暴虐不是对荒夏兵将,反而对向了自己人,色的晶化刀不闪光。羯人将军只觉得脖子一凉,带着不解的神情望着自己的大王。

    “不行,我一定要活下去。哪怕暂时忍辱负重也要活下去。”尔珠容还抱有幻想,只要对方不是夏人,那就没有不死不休的理由。“投降,想活命的都给我投降。”尔珠容的呐喊声传的的老远。

    不少一些匍匐在地的羯人,听到喊声,顿时眼中一亮。“对啊,投降。哪怕是去干苦力也比死了强啊。”

    一个个羯人,丢到手中的兵器,抱头跪立。这种投降姿势还是学自,曾经他们击败了的夏人军队。那些夏人都被卖给了鲜卑族,虽说不知道这些夏人最后的下场,但是只要今天能活下来就还有机会。

    他们投降的快,荒夏士兵从杀戮转变成抓俘却有些慢。还好几个旅长反应快,不然好不容易方下兵器的胡人又要重新拿起。

    “滚快点!听不懂人话?”几个士兵拿起兵器对着十来个羯人,喊了半天对面还磨磨蹭蹭,干脆拿起刀鞘一阵猛戳。反正上面的命令是不要杀俘虏,又没有说不准打。

    “报告军长,我军大获全胜,杀敌十万余。俘虏三万…”几个师长旅长都在前头,汇报的工作交给了一个机灵的骑兵大队长。

    “做的不错,俘虏集中起来没有?”罗川记得这个年轻的骑兵队长,来自霍族叫霍小兵,挺不错的一个军官。

    “属下这就去传达。哦对了,鹿将军说让你最好去看看。”霍小兵青涩的脸庞略略带了一丝红霞。

    “带路!”罗川翻身上马,身后鱼过云尘也跟了上来。

    河岸边一处简易的栅栏,此刻大部分栅栏都已经被乱兵冲倒,其内数顶破旧的帐篷,说是帐篷也只是一个象征,根本起不到遮风挡雨的效果。现在这里已经被荒夏士兵层层包围,所有士兵无一面部朝外,表情中带了许多怪异。

    看到罗川到来,军士们统统挺胸抬头,自动往外一跨,让出了一个能让马匹通行的通道。跨入第一层包围圈,罗川就看到了急如猫爪的鹿青。

    “军长,你来了!”鹿青看到罗川可以如同找到了一个救星一般,连忙跑来帮罗川牵着马匹。

    罗川坐在马上,视野较宽,加上内部两个包围圈没有外围那么密集,罗川一眼就看到了里面白花花的一片。

    白色的不是羊毛,而是人的皮肤。一群女人或躺或爬或坐,就堆在几个破帐篷的边上的草堆上。要不是偶尔几个女人在草堆上爬动,几乎让罗川认为全是死人。

    隔着十来仗,罗川就闻到一股恶臭,即使是夜晚这里的蚊蝇依旧没有休息的想法,不断飞舞。

    罗川从马上翻下,略带生气的对鹿青道,“怎么不给她们穿衣服?”

    鹿青一脸尴尬,想要表达又表达不出来,最后带着哭笑不得的语气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罗川没有多话,牵着马匹穿过了两道人墙。当罗川跨入数丈的时候,这些全无生气的女人,顿时紧张了起来。她们在草堆上挤成一团,相互抱紧,周身不住的瑟瑟发抖。

    现场的场景已经不能用春光乍泄来表达,但是罗川没有一丝的邪想,脸色的快要滴出水来。罗川再次慢慢靠进了几丈,挤成一团的女人从中分出了四人,拉开了姐妹的拉扯,绝望的对着大伙一笑,回头对着罗川四人慢慢走来。

    对着罗川走来的这个女人,腿似乎已近瘸了,她最先出来却走的最慢。其余三个女人已经走到了罗川身后的三人身前,伸出手臂抓向了众人衣服。

    “嗔。”这是长刀出鞘的声音,鱼过并非人类,她对这些女人可以说是完全免疫,现在的他就是在执行任务当即,这个时候,胆敢触碰他都将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住手!”听到长刀出鞘的声音,罗川一声叱咤。“把刀收起来。这是我们同胞!”

    有了这一幕其余三个女人,惊慌失措,想要靠近却又不敢。只有那个瘸腿的女人,依旧迈着艰难的步子,往罗川面前行进。

    近了罗川也看的更加清晰,罗川不可能生出哪怕一丝的淫邪,女人原本用来哺育的两颗嫣红已经不在,肉球上面一道道齿痕已经结痂,更有一些成为了疤痕。

    女人来到罗川一步距离,就地坐下,慢慢变成半躺,两条腿逐渐分开。

    有时候当怒火达到极致,会出奇的冷静,罗川现在无疑就是这种状态。脸色慢慢恢复正常,调头从马背上取下了自己换洗的军服。打开弯腰给女人盖上。

    “起来吧,我们是夏人!你们再也不用受苦了!”罗川说的很慢,语气很柔。

    “夏人?”女人们眼中闪过了一丝怀恋的表情,曾经我们也这样称呼自己。可是眼前这些人绝对不是夏人,夏人哪有不穿夏服,哪里不束发髻的。

    “是了,这群胡人打败了羯人,他们只是想玩点花样。呵呵,胡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只会奸霪自己的身体,吃自己的血肉。”女人们看向罗川时,空洞的双眼依旧没有一丝神情。

    “咩,咩,咩,咩!”女人们相信只要,自己学着羊叫,至少大部分姐妹可以保留一条命。胡人不会轻易屠杀自己的‘牲口’,一时羊叫声此起彼伏。

    “住口,你们不是羊,你们是人!”对面那个年轻的胡人将军不知道为什么,发怒了。一定是自己叫的不够认真。

    “咩,咩,咩,咩!”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