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零三章 赵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风瑟瑟惹人寒,荒夏长期受到四面山地环绕的福泽,少有寒风。荒夏军人方才抵达中原边缘,就受到了第一个考验。

    尽管罗川已经对严寒做了充分考虑,被服充足。可是士兵们依旧感觉寒冷,这个时候军队的集体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行军时候比赛奔跑,休整时唱歌比武。士气并未受到影响。

    “真冷。”大帐外的卫兵,打了一个寒颤,连忙挺直胸膛。队伍停滞已经三天,罗川又一次因为自己考虑不周尝到了苦果。

    此地名曰小中原,乃赵国地界,因为此地水网密集,胡人不熟水战,这才有了偏安一隅的可能。队伍停滞,原因有二。第一,水网复杂,没有此地水网地图,沿着荒河作为运输路线,成为了笑话。

    第二,赵国虽为夏人,却是并不信他国之人,早在数百年前,赵国偏信秦帝,导致失去大部分土地。照成如今的赵国自成一体,再也不相信他人。更别说罗川这支不知道哪里来的军队。

    三天以来,双方斥候之间冲突不断,好在看在都是夏人的面子上没有伤人性命。罗川为此也是无可奈何,昨日鹰老已经派出去交涉,到今天依旧没有音信。

    至于鹰老安全问题,罗川倒是不担心。就是感觉很是郁闷,竟然被同是夏人的同胞堵住。几个将军都裹着厚厚的大衣,围坐在罗川的火盆前,商议后续事迹。

    “军长,大不了翻脸,破了这座城。”鱼启说的城就处于荒河主干道的一侧,地势偏高可以看清河中状态,更加有威胁河中运输船的能力。他的想法也代表了大部分军士的想法。自己明明是去中原打胡人的,结果被一群二愣子拦住了,等在这里吃寒风。

    “破城容易,关键是后续。如果我们真的动了刀兵,以赵人的性格,肯定不死不休。那时候我们是打赵人呢?还是去打胡人?”正如罗川所说,赵国人目前并没有进行动员,要真是自己敢破对方的城,那就真是不死不休了,胡人还没有打,先自己人先打了起来。

    “我到觉得启说的有些道理。我们可以,以打逼和。只要我们动作快,赵国大军没有反应过来就占领城池。是有和谈的条件的。”云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他有底气用特种大队做成这样的事情。

    “不可,前几日的特种渗透已经尝试过了,现在我们还有两名直属大队的兄弟在人家手里呢。”云典是有些看不起被罗川无比宝贝的特种大队,而前几日特种大队首次出手,就碰到了钉子,更是让云尘脸上蒙羞。

    “哼,不是你们师斥候小队抓舌头,尾巴没有擦干净,我的人怎么会被抓?”两个本家兄弟,已经因为此时吵了整整一天,看样子还要为此再吵上一场。

    “闭嘴,都是自家人吵什么吵,之前给你们说的筷子的故事忘了?”罗川现在本来就一个头两个大,在听到下面吵架,更加郁闷。说到底还是自己考虑不周,还是太年轻啊。

    怎么办呢?没有后勤运输道路,自己的蒸汽弩就不敢敞开了用。基本上战斗力降低了八成不止。况且自己带的这几万号人,在中原那种动不动就是几十万大军对战的地方,根本就是小打小闹。若是小打小闹,还真不如不来。

    “报!”正在愁眉苦脸脸的罗川,突然听到军报,连忙打了一个机灵。有军报来,不是两方正式开战,就是对方放行,关于抓舌头的事情,都是下面几个人在处理,根本不用来军报。

    “报告军长,报告各位将军。部长回来了,还带回了被抓的战士!”传令兵说完,几人顿时纷纷激动起来。被抓战士都放了,肯定是有好消息。

    过了大半个时辰,鹰战才磨磨蹭蹭的走入大营。“如何?对面可愿放行?”看到人一进来,罗川连忙问道。鹰战年老怕冷,厚厚的大衣在身,还将脸围了大半,根本看不出是悲是喜。

    又解了老半天,鹰战才把脸露了出来。“他们不答应放行。”

    罗川本来已经笑得带花的脸,慢慢凝固,其后变作了一幅冰冷。“布置作战计划!”罗川火了,活人不会被尿憋死,你们不上道,咱就夺你的城,大不了派一个师长期把手。两师一旅去中原,弱点就弱点。

    几个将领连忙站起,还未围拢,鹰战就急切道,“先听我说完。咳咳咳咳咳!”然后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种情况,自然不是老影帝职业病犯了。就在前些日子罗川已经发现,鹰战似乎真有什么毛病。派鱼佗前去查看,结果回报的又是没有任何病症。

    “对面李姓将军,给了这样一张图。他还让我向你转告一句,‘职责所在,妄勿怪!’”鹰战依旧拿出一张皮图,递给罗川。

    皮图方才两只手掌大小,两手摊开正好看到里面标注。看到标注,罗川眼前一亮,这正是小中原的水网分布图啊。一条红色的线条,从自己所处位置十里处的荒河支流离开,然后自西向东,绕过了赵国属地,重新汇入荒河。别说没有这张水网图,就是开着汽轮找上一年,也不一定能够找到这条水域。

    看到这张水网土,罗川感觉有些蒙圈,咱没有给人家将军什么好处啊。还有那句话是啥意思?

    想不清楚,罗川也不打算想了,这里的北风吹得太厉害,一刻都不想呆下去。收拢军阵,转移之前将俘虏尽数释放。

    小中原,河套城目前已经赵国国都。此刻一个尖酸小人摸样的大臣正匍匐在地,对着前方蟒袍之人说道,“大王,李木拥兵自重,目无赵国法纪,目无监军所求,更加目无大王之令。私会他国使臣不说,还将对方俘虏一个不剩尽数放掉,这是明显通敌啊。”

    蟒袍男子眉头紧皱,自从兵败中原,退入河套。数百年来赵国立国之本就是他国之人概不接纳。这个李木做的实在过分了,仗着自己有功,简直是目无法纪。

    “来人啊!”蟒袍男子终于一声大吼。下方低头的大臣悄悄嘴角斜起。

    不料方才喊完,蟒袍男子神情就变了。“无事,你下去吧!”将来人喊走,蟒袍男子又对下方此人说道:“李将军乃国之重臣,数次败尽,来犯胡人。寡人以为李将军定有自己想法,过些日子等李将军回城,寡人亲自问他。”

    尖嘴大臣大觉惋惜,“下一次,一定会搬倒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