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零五章 溃兵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原北部,一队平头骑兵,打着荒夏第一军的旗帜,正前往北关方向。罗川算是无语了,鹰老的推测完全不靠谱啊。说什么夏人军力不济,胡人气候已成。人家冉将军,就靠中原剩下的这点夏人把胡人赶到北方去了。

    罗川不知道该说是华夏那棵将魂厉害呢,还是说胡人就是银样蜡枪头呢。本来以为带领荒夏军可以来中原大战一番,满足自己纵横沙场的梦想,结果只能来扫尾。步兵还吊在后面不知道能不能赶上,自己只带了骑兵希望能够打到后面喝点汤。然后见识一番这个获得那棵将魂果的将军。

    “军长,你们荒夏真是太神奇了,这个弩,还有你们的马刀,比起晶刀锋利的多。”说话的年轻人叫做王二。原本是冉家军的一名骑兵,在一场战斗中,失去了右臂,后来被派到了许城修养,就此留在了那儿。在鱼甲的恳求夏,被独臂骑士派给了荒夏军作为向导。

    “哪里,夏人的智慧是无穷的。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哪有什么做不出来。”马背上罗川与王二并肩而立,没有半分架子。这句话也是说的实在话,有自己的引导,有神奇的文明树,这个民族重新崛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想到文明树,罗川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卸磨杀驴,做的有点过分了。时间冲淡了一切,巨人来袭的照成的心结已经慢慢解开。等中原了了,还是回去和文明树好好说话,慢慢当一个引导这个民族前进的种田翁。

    “报将军,前方发现上百人溃兵。看样子似乎经历了一场大败!”一名斥候兵将罗川拉回了思绪。

    罗川有点反应不过来,“溃兵?”这么快啊,难道冉将军已经破了北关了?那还搞个屁啊!“胡人溃兵杀了就是!”

    “不是,是夏人溃兵。对了先头小队已经将对方控制起来了!”斥候兵尽职的汇报工作。

    “夏人溃兵!”一种不好的想法顿时从罗川脑海中冒出,“带路,我去看看!”

    一路走来中原夏人十室九空,路过好几座城池,都只有一些残兵把手。如果是夏人败了,那就真的糟糕到了极致,胡人完全可以从北部以席卷天下之势,重新占据中原。罗川快马加鞭,心头还想,希望是大战之后被打散了的夏军,而不是真的溃败。

    当赶到前锋军位置,罗川一眼就看明白了,眼前哪里只有斥候说的上百人,即使两千人也有余,这些人一副惊恐摸样,兵器旗帜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身上的甲胄也是很不齐全。这些人已经被罗川的先头小队,控制在了一起。

    罗川相信自己的斥候兵,只有一个可能说明眼前的问题。真的是溃败,而且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溃军。

    “你们是哪个部队?”罗川跑到溃军之前,看到一个身上还披着红色校尉甲胄的军官问道。

    “我们是大楚项军,将军你是夏人吗?”校尉小心翼翼的问候着罗川。

    “嗯,是夏人,我们是荒夏第一军。对了前面怎么样了?”罗川已经急了起来,后面又是一队几百人的溃军往这边跑了过来。荒夏骑兵大部队已经抵达开始控制现场。

    “将军前面败了,好多兄弟都死了。看在都是夏人的份上,让你的部下让开大路吧!胡人骑兵马上就追过来了!”校尉已经没有军人的样子,现在的他想到的只有逃命。

    “没卵的家伙,冉将军呢?冉家军在哪里?”王二用他的独臂一把抓住了校尉的领口。

    “死了,都死了,冉将军早就被胡人的巨犀队杀了…”

    “放屁,冉将军天神下凡,哪里能死?冉家军不动如山,哪里能败。我要杀了你!”王二如同听到了一种无耻的侮辱,这个人实在亵渎他心中的魂。“噌!”腰间的马刀已经被王二抽出,正要砍下之际,罗川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冷静点!我们先去看看!”溃兵的话最多只能信三层,罗川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先不说败还是没败,只要没有亲眼看到冉将军的尸体,他就决计不信。

    “叫士兵让开,让他们走。”罗川没有心情理会这些溃兵,翻身上马,对着鹿青大声道。

    “胡人杀过来了,快跑啊!”后方再次跑来一群溃兵,已经能够听到胡人呜呜的怪叫声。溃兵们早就吓破了胆,听到声音一下魂飞魄散,疯狂的拔足狂奔。

    “骑兵列阵,胆敢冲击阵型者杀无赦!”现在荒夏骑兵与混乱的溃兵绞成一块,若是不下这种命令决计不能整好队形。还没有看到胡人身影,身为将领鹿青绝对不会赌胡人人数多少。

    鹿青命令一下,溃兵并没有理会这些已经拔刀的骑士。荒夏骑兵一直以来被罗川灌输的同胞,也让他们挥不下手中的马刀。

    溃兵是没有理智的,他们已经被后方的胡人吓破了胆,不说前方有没有路,就是没有路他们也要冲出一条。整个荒夏骑兵队伍被冲的七零八落。鹿青不是云典,他始终还是不能真的下令让骑兵杀自己的同胞,无奈之下,只得将队伍让开。

    胡人骑兵已经出现在了眼前,看规模对方有千人有余。溃兵形成了一股人墙,将胡人骑兵与荒夏骑兵分割开来。溃兵们不会去想,人跑不跑的过四条腿的马,他们只管能够跑过自己兄弟就成。如果跑不过,那就想对方使绊子,捅刀子。

    短短数十个呼吸,就击溃了荒夏这些新兵对军人的理解。“为什么,他们要对自己人下手?他们不是战友么?”

    “军令如山,当断则断。”罗川对鹿青说出了八个字,荒夏人始终太过单纯,他们的内心揉不得沙子。可是未来荒夏面对的不止是荒夏人,他们必须学会用心头的一杆尺,丈量道德。

    “骑兵以小队列阵!”罗川直接越过鹿青,下达了命了。

    避开溃兵的冲击,整顿好队形。罗川一声令下,“冲锋!”

    “有我无敌!”骑兵队伍一声大吼,几十个箭头开始狂奔,荒夏骑兵的气势早就已经起来。只要前方有所阻拦一律踏破。不管是溃兵,还是胡人。

    凶猛的洪流,扎入胡人骑兵队中,胡人骑兵顺间崩溃。只是一个照面,胡人骑兵队长就被罗川一刀斩与马下。

    两翼的骑兵小队开始合围,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兵。罗川的战术理念就是,能歼灭就绝不打击溃。本来荒夏骑兵数倍胡人,只是这些胡人已经凶习惯了,方才看到罗川这只骑兵部队,根本就不在意,马背上是他们的天下,夏人的骑兵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自大给这支胡人骑兵,带来的后果就是覆没,数十个呼吸,不少溃兵还没有跑远,就看到胡人骑兵如同割草一般倒下。

    “分出小队补刀,先头小队前面警戒!”鹿青领会了罗川的意思,开始重新执掌部队。

    战后补刀,已经成为了这只平头军队的传统。溃兵们没有因为方才这只打着‘荒夏第一军’旗帜的军队在冲锋途中杀死自己的兄弟。他们只看到了这只部队的可怕,还有所向披靡。

    在溃兵们愣神中,补刀小队已经完成任务。在一阵歌声淹没下,这只部队越走越远。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不少溃兵,不自觉的跟着哼唱起来…

    “来人啊,救治伤员!”校尉传出一声大喊,或许愧疚,或许自责,或许想到了更多。校尉边喊,边从尸体中拖出还没有落气的士兵。校尉并非无劳而为,慢慢的加入他的队形的人越来越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