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零七章 战场见亲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关大战的外围,荒夏骑兵对战胡人骑兵,这场小规模战斗,也逐渐落下序幕。荒夏骑兵以他们无敌之势,再次在军旗之下写下了一笔重大战果。此战全歼胡人骑兵七千人,自损一千零百五十人。战斗之末依旧是传统的补刀,不给敌人留下哪怕一丝的侥幸。

    “军长,是不是等步兵赶来再说,以我们的兵力冲不破胡人的重围!”鹿青真怕自己这个最高长官一时脑袋冲动,要知道罗川的冲动是有传统的。鹿青不是阿东,他说话不会有那么多技巧,他也不是鱼启,完全照搬罗川的意思,更加不是云典,为达目的不折手段。身为一名合格的将军总是要表达合理的建议,总是要对手下的士兵负责。鹿青就是这样,简单直白,但却不会违抗罗川的命令。

    “外围警戒,全军就地休息!”方才的杀戮也让罗川认清了现实,自己这一群人可以以一当十。可是胡人岂止十倍于己。被围的夏军救是一定要救,但绝不能是如同二愣子一样,横冲直闯。自己这点人,正面冲不到目的地。

    “步兵赶来怕是要到明天下午,战场风云突变,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等晚上吧,趁着夜色的掩护,我们行动要方便些!”罗川还是担心那几十万夏军,这些人可都是热血男儿,要是都死绝了,那才是真的可惜。

    罗川的担心阻止不了夏军战局的进一步恶化。“撤出来多少人?”冉将军依旧一副镇定的神态,默默的听着下属的汇报。

    “我军撤出来五万,据报项将军也撤出来了!魏国虎贲没有音讯,应该全部陷在里面了,魏国小儿坏将军大事,死不足惜。”这一战大的太憋屈,即使之前胡人数倍与冉军,也没有如此被动过。此战之败,首怪魏军好大喜功劳,不计大局贸然进攻,还深陷重围。对方贸然将右翼放空,导致大量胡人巨犀骑兵正面冲击冉军大阵。要不是冉家军悍不畏死,那一站只怕就要全军覆没。勿怪李农连带整个魏国人都记恨上了。

    “魏国将士也是血性之士,他们并无过错,只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算了不提也罢,楚军在哪个方向?”冉将军也深感无奈,他对此战大胜并不保有太大期望,可也从未想过是这种几乎全军覆没的大败。

    “楚军突围方向在东,按照水网地图,我们两家应该可以在前方睢水沱河二流之野汇合一处。”楚军若是向西突围成功率最大,可是这两个将军关系匪浅,楚军那位一定是心系他的这个侄子。

    “嗯,此地可有名?”冉姓将军莫名的皱起眉头。

    “无名!将军为何有此一问”李农看出了这个一直以来整定自若的将军,真的有了一丝慌神。

    “此地以后有名了!”冉将军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本来还觉得我军能够撤出,稍作休整还能突破胡人重围,帮助其余各军突围。现在看来…算了不提也罢。”

    李农有些奇怪,却是不敢多问,他也怕问到那个不想要的结果。稍稍评定心头所想,就听到传令兵传话,“报告将军,大楚骑兵来了!”

    冉将军点了点头,整理了一番衣甲,又对李农问道,“我军容可好?”

    李农将对方头盔扶正,又拍打了一番衣甲,退后两步仔细的看了看。“将军你可乃军人楷模,吾辈标杆。”

    “哈哈哈!”冉将军一拳锤向了自己这个老伙计。一句玩笑话,冲淡了即将见到那个严厉的长辈的紧张。

    楚军冲破胡人合围,可是完完全全步步带血。没有人能够怀疑他们的战斗力,即使当前的一副低下的士气,也让冉家军的将士们对对方充满了敬意。

    楚军见到对方认可的表情,士气提高了一分,腰肢也挺高了些。

    楚军参将一眼看到了,冉字大旗下的将军,一个小跑向着对方拍了拍胸口的甲衣。冉字旗下两名将军同样回礼。

    “你就是冉将军吧!”

    “正是!”

    “我家将军,要见您。”

    冉将军略略点头,从职务上来讲,自己虽同领数十万大军。出生楚国,却是没有半分名分。将军自然不会屈尊去见白丁。从辈分来说,对方是自己长辈,晚辈见长辈自当拜见。他又整理了一番衣甲,这才跟随参将向前。

    然而当看到项老将军时,却发现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没有其他任何半分它意思,而是这个严厉的长辈,在担架上起不来了,胸口的伤缠绕了厚厚一层布带,白色的布匹已经被鲜血染的通红。

    冉将军大步跑到担架前,一把抓出那双布满厚茧的大手。“舅舅!”

    感受到亲人的呼喊,老将军苍老的脸庞,双眼微微睁开。“小家伙,你来了!”那双带茧的大手抹上了自己脸庞,如同幼时,这个长辈对自己的爱抚。

    “嗯!我来了!”冉将军依稀记得,小时候这个如若父亲的长辈,严厉要求自己学武,结果自己偷偷看,不知道被打了多少回。“生无用,大夏的江山还是要我们武人来守卫。”这就是这个死板的老将军的观点。

    “你啊,以前叫你好好习武当将军,你不听!偏偏要看,好了我让你读,结果你有偷偷带了三千族兵跑到中原来打胡人。总是让我操心。”老将军实在看不懂自己这个侄儿,仿佛就是要和自己对着干一般。

    “冉少不更事,大了看的多了,就想做点什么!舅舅莫怪。”冉将军咧嘴一笑,又想到了幼时,自己跑到母亲那里哭诉,不要学武要读,气的舅舅摔门而走。

    “罢了,你在中原所做之事,吾都看在眼里。我决定将项家交给你了!”老将军看到这个已经无比刚毅的侄儿,那个庞大的家应该由这样的英雄来肩负。

    楚国项家,说是楚国的一个家族,其实乃是楚国的庞然大物,掌管楚国大半的军力。老将军有一句话没有说,如果他掌管了项家,北击中原就有了可能。

    两个亲人久别重逢,冲淡了战场的厮杀带来的负面情绪。显得那么安详,直到那个老将军闭上双目。青年将军这才起身,将老将军尸体背起。一步一步迈向大营…

    “符首领正乃神人也,此战当属于你首功!”此次战斗在符坚指挥下,可以说完全变了一种风格,几乎如同吹枯拉朽一般夏人军队就成为了溃败之势。到了现在许多细节饶是慕容光想破头也没有想明白。慕容光一个劲的夸赞符坚,小心隐藏心头对对方的忌惮以及杀机。

    慕容光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不知符坚已经将对方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慕容老儿想要卸磨杀驴,哼我符坚哪里能让你如愿。西部的合围看是完美,只要我符部略为操作,就可以放虎归山,到时候看你敢不敢赌夏军不会袭击北关。几十万夏军,有你头痛的时候。”

    西面的缺口是符坚保命的底牌,他没有打算现在就打出这张牌来。依旧与慕容光虚与委蛇,做着无关的交谈。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