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一零章 渡河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河岸北边的夏军方才还是萎靡不振,引颈待屠。突然之间爆发出一股绝强的战斗力。前后差距之大,让胡人错手不急。

    “大王,让我带人再冲一次,这一次一定把这群夏军消灭殆尽。”吕虎手下一员虎背大将恶狠狠的说道。

    “不急,夏军已被围困多日,粮草不计。就算爆发也不能长久,夏人兵法有言:一股作气,再而衰,三而泄。谷口已在吾手,没有渡河工具,这群夏军不过是瓮中之鳖。布置好阵型,稍后再做打算!”吕光全然没有因为夏军的异样而感觉到一丝惊奇。

    “大王英明!”不论吕虎说的是否有道理,总之没有计较自己方才兵败,就是好事。此人连忙顺势拍了一个马屁。

    这句‘大王英明’吕虎显然十分受用,“符坚小儿,不就懂些兵法么,还爬到吾的头上去了。兵法吾就不懂乎?”吕虎心中如此想到。不表神色继续对下属命令道,“西面谷口已经被夏军所夺,吾令你派火焰军从北部渡过渭河,重新夺回西部谷口。”

    “大王,如此不妥。火焰军横在不周山与通天峡之间。若是贸然退出,围困北部夏人魏军力量就薄弱了啊。”贸然调动火焰军,有些不妥,胡人将军顿时说出了自己意见。

    怎料吕虎眉头一皱,“你要抗命?”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通知火焰军。”胡人将军顿时满头大汗,刚才听自己大王谈起兵法,全然忘了自己大王就是一个刚愎自用之人。

    吕虎自以为是的兵法,让夏军得到了一丝喘息,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安静的舔着伤口。河水寒冷依旧,没有渡河工具,这些早就耗光力气的夏军,十有八九都过不来。

    罗川和他的荒夏骑兵没有闲着,这边胡人已经被脱城一具具赤条条的尸体。在鹿青的带领下,将胡人衣物撕成布条,然后将布条打结成一条绳子。

    这就是罗川为对面所想的渡河之法。只要扔过去几十条长绳子,让对岸的夏军扶着长绳过河,生存的几率会大上许多。

    时间紧迫,南岸谷口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自己这点人拦不住胡人大规模的冲击。再加上对岸胡人随时可能再次袭击,罗川拿起一条刚刚盘扎好的布绳,从战士手中拿了一把长枪,将布绳缠在了枪身之上。

    八十多米的距离,而且没有高低落差,也就鱼过和自己可以扔过去了。鱼过还要负责谷口守卫,这里也就只有靠自己的蛮力了。拿起缠好的长枪,罗川忘了一眼许多围在河对岸的夏军。不少人朝着南岸这边呐喊着,声音中充满了兴奋。

    “嗖!”长枪划破夜空,罗川脚下的盘绳如蛇。长枪重重插在河岸一处空地,而后罗川将剩下的绳子,牢牢绑在巨石之上。

    对岸夏军先是一愣,其后轰然大乱,如同抓到救命草一般,向着长枪落地点蜂拥而来。“糟了!”罗川高估了这只败军的纪律性,低估了人们的求生欲望。正当人们想要抓住绳子之时,罗川猛的一抽,将长枪抽出地面,其后在空中摇曳几番,扑通落入水中。

    对岸的士兵,又次愣神,他们没有去想那么多缘由。少许人骂骂咧咧,只道对面的人耍自己呢,也有一些急疯了的士兵徒劳的向河中丢着石子。

    罗川所作所为,被刚从谷口退回的项良看在眼里。他明白对岸绝对不是要耍自己这些人,也没有见死不救的意思。渡河必须要有纪律性,若是乱哄哄的一团,这些人大部分都到不了对岸。

    “让开”项良一声历喝,驱散河岸的士兵。此刻的他手臂之上的大口还不时往外涌着鲜血。他忘了一眼河对岸的人影,对着罗川抱拳一拜。

    未管身旁的卫兵给自己包扎伤口,对着大群岸边的士兵道,“身为大楚之军,成何体统?你们还有军人的样子吗?”

    虽是败军,项良的威信并没有在大家心里丧失。这一喊,也喊醒了大部分人,没有人是傻子,大家都明白方才自己的举动可能对这只摇摇欲坠的军队照成何等恶劣的后果。

    “都退下去,校尉以上的军官,过来仪事。”方才罗川扔过来的绳子让项良看到了希望,开始准备布置稍后的渡河计划。

    只过半响,人数尽数来其,大楚二十万大军,校尉人数近三十人,到了现在只剩下寥寥数人,其中之一还是魏军校尉。不少熟悉的面孔都不见了,项良压抑住心中的痛楚。

    “叫你们来,是要让大家准备渡河!”几个人都是人人见伤,疲惫的脸上一时浮起一抹期盼,相互用眼神传递自己的喜悦。

    “先别急着高兴。这河不是那么好渡!”项良一句话将大伙拉回了现实。

    “首先谷口的胡人已经站稳脚跟。随时可以再次突袭,要想全军一起渡河绝无可能…”项良说道这里,暗自大量手下几个校尉的表情。这些人跟他时日不短,他相信自己后面想要说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

    必须要有人断后,阻止胡人突袭,为渡河的大部队争取时间。项良可以命令他们,他们都是自己得力的下属,没有人会违抗他的命令。可是看着自己这帮老兄弟越来越少,项良有些不忍心再点出一人。

    没有人说话,在站的几人呼吸从急促有变得平和,眼神从坚定又变成黯然,拳头握紧又再次放松。死没有人不怕,而且是生路就在摆在眼前的去送死,大伙内心都不断动摇着。

    项良相信若是给他们时间,他们一定会下定决心,他们一直都不愧军人的称号。可是时间太紧迫了,胡人随时可能再次冲击。必须定好生死由谁。

    正在此时,几个校尉中一个被忽略的汉子走了出来。他和大家的衣甲不同,楚军都是红甲,他是紫甲。“将军,断后交给我们魏军吧。”

    一句话出口,大伙都是错愕。魏军?魏军只是一个笑话,论功他们没有,论过即使他们全军死绝,也免不了他们所犯下的过错。

    魏军校尉知道这里的人看不起自己,从不周山突出来的这只魏国小部队,被排斥在这只混军之外。他们混杂在楚军之中,没有人管他们,没有人理会他们的死活,两只军队泾渭分明。楚军对他们唯一的交流方式就是吐上一口唾沫,以及眼神中那种恨不能让对法死去的神色。

    “你?”太意外了,没有人相信是这群胆小鬼,无能,废物之军想要挑起大梁。

    “怎么?不相信?告诉你们,我们虎贲军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去准备了。”魏军校尉,掉头径直走向了魏军营帐。留下楚军几人,神色异样。

    经过小半个时辰的整顿,罗川看出了对岸的夏军不再混乱。一个绑着手臂的将军,举起一团火把,一直摇晃了好一会,才对着河中丢出。

    “他们准备好了!”罗川看懂了对方的意思。拿起一团早已绑好长枪的绳子,用力丢向对面。

    果然第一条绳子落地,对岸很快分出了几个士兵,快速的将绳子捆绑在他们那头的石头上。

    “很好!”罗川握了一下拳头,向着对岸“嗖嗖嗖!”不停扔出长枪。

    吕虎得到通报,知道了夏人军队的异动。他就坐在大帐中,装模做样一副了然于胸的神色,“想要渡河?来人啊,给我杀…”

    杀字还没喊出,就听到一阵雷霆之音“杀!”谷内一群紫甲士兵,举着高高的‘虎贲’大旗,悍然往胡人的阵营冲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