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一一章 引诱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杀!”魏军虎贲,军如其名。都说魏人不尚武且惧战,然而数百年来魏国屹立不灭,这只军队的原因起码占了三层。他们是魏国的尖刀,他们是一群猛虎。

    北关大战,他们丢掉了虎贲的荣誉,他们丢尽了魏人的脸面,更加丢掉了男人的尊严。这一败丢的东西太多了,只是丢掉了什么,就应该重新拿回来。因为他们是虎贲,他们是魏国军人的楷模。

    军旗飘扬,杀声震天。初次袭击打了胡人一个错手不急,步兵对骑兵,疲兵对精锐之士,寡数对众数。太多条件都表明了这只魏军部队,与他们的战果不符。

    “魏国虎贲果然名不虚传。这个名号他们当的起!”第一波渡河的部队已经开始渡河,几十条绳索,每次都能运走数百名士兵。项良身为楚军将领,亦然将自己摆在了渡河部队的末尾。

    一语之下几多感触,将领对一只军队来说,太过重要了。虎贲如此战力强悍的部队,就败在了一个无能之辈的手中。

    “将军先头部队已经过河了,队伍没有混乱,次序得当。约莫一个时辰,在天亮之前我军就可完成撤退。”参将尽职的禀报前方渡河的情况,说完望向了那边喊杀整天的地方。突然觉得那群被自己忽略的魏国军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魏军虎贲六千多人凭借谷口地势,硬生生的将十数倍的胡人拖住。又是一群胡人骑兵被堵回去,魏军减员近半,这些嗷嗷直叫的猛虎,士气不降反增。这才是他们虎贲军该打的仗,这才是虎贲该有的样子。

    “虎贲,虎贲…”战士们用怒吼发泄近日的憋屈,发泄心中的愧疚。三千名带伤的战士,竟然用吼声又吓退了胡人又一次攻击。

    “废物!若是再破不开夏人军阵,提头来见!”吕虎终于发现,自己就不是使用兵法的料。方才好几次攻击因为自以为是,结果徒耗时间,徒增伤亡。身为氐族大部的王,当然不能将过错拦在身上,错误都是下面攻击不力。

    厮杀不止,虎贲用他们坚忍的性格,一次次击退胡人。军旗飘飘,人影寥寥,虎贲校尉带着一抹淡笑,对着为数不多的兄弟们道,“爽吗?”

    “爽!”这是剩下的百十号人,从胸口喷出来的声音。这个字一吐,多日来的冤屈散尽。面对洪流般的胡人骑兵,大伙用尽全身力气扑向军旗,牢牢抱紧。

    谷内的风带起旗帜微微飘扬,旗下许多的紫甲士兵尸体,形成了一座拱卫它的大山。旗帜在人在,人不在旗帜依旧在。

    “给我拔下来!”吕虎看到眼前的情景有些感觉心惊肉跳,用怒火掩盖自己的恐惧。

    “大王,拔不下来!”胡人将军小心翼翼的回答吕虎的要求。

    “那就给我烧,我不想看到这个旗帜!”胡人点燃火把,然而旗帜在火光映照下,显得更加显眼了,大火不把那片尸山烧尽,烧不倒大旗。

    “报告大王,不好了!夏军全部渡河了!”

    “什么?”吕虎终于压制不住心头的恼火,一刀将汇报的小厮砍死。急冲冲的带着队伍往谷内奔去。

    上岸的士兵在罗川指挥下,点起了火堆驱散身上的寒冷。谷内草木不多,罗川直接将先前砍死的胡人尸体作为燃料驱寒。

    “谢过贵军施以援手!吾乃大楚震国大将项良。”项良抱拳对罗川示意感谢。

    “荒夏第一军,军长罗川!”罗川抱拳回礼,这个叫项良的楚将还算对眼,罗川也报出了自己名号。

    “荒夏?军长?”项良依旧没有弄清楚罗川此部的归属,还有眼前这个短发将军的职位。“罢了!”只道对方是不愿向自己说起,项良也没有继续多问。

    项良半辈子都跟着父亲呆在军营,什么是可战之军,什么事无敌之师,以他的眼界不难看出,这群平头青甲的军人处于什么水平。

    “无敌之师!”这就是项良心头的评价,可战之军能正面对敌,杀敌亦伤己。而无敌之师,那是百年难一出的将领,加上百年一出的士兵组成。他们攻必克,守必坚,以一当十,百战百胜。还好此军同为夏人,倒是大夏之福气。

    “项大将军,方才阻敌的真乃铁军。”罗川没有见到虎贲的战斗,但是听到那边震天的吼声,以及一直到这边完全渡河都没有胡人突破,得出的结论。

    “他们是魏国虎贲军。可惜了!”项良的可惜不止对那些阻敌的魏国士兵,更是对至今依旧被胡人围在不周山的魏军。兵是好兵,可惜将军不行。

    吕虎看到空空如也的内谷,勃然大怒。眼前那几十根绳索就如同几十个嘲笑他的嘴脸,耻辱绝对的耻辱。

    项良这时长想起,那些绳索还没有解开,惊声道,“罗将军,快快砍去绳索…”

    罗川邪邪一笑,“砍它干啥,对了陪我演一出戏呗!”受到老影帝鹰战的熏陶,罗川对于演戏很有爱好。

    “愿闻其详!”这个年轻的将军,绝对不止自己看起来这么简单。自己这个败军之将,虚心求教自是应该。

    两人低声交谈了一番,罗川一张脸都笑成了花。项良点头深表佩服,这个年轻人还真敢想,刚刚逃出一个生天,后面的路还不知道怎么走呢,就想着反击胡人。

    “让战士们先饿一会,等下马肉多的是!活马就别杀了!”罗川从不少楚军走路姿势看出,这里还有不少是没有马的骑兵。活马杀了多可惜,现在这些主人已经被荒夏军弄死的战马,自然成了罗川的物品。要吃饭当然吃胡人的!

    罗川又拿了一根长枪,在手上掂了掂,向着对岸那个胡人头领方向就是一抛。“嗖。扑哧!”长枪变成飞矛,一下连人带马扎翻了两名胡人。

    “罗将军好臂力!”方才在对岸看这边扔绳子还不觉得,现在就站在这个人身旁,这才发现他身上所蕴含的力量。

    “该我们了。”两人飞快的叫上几个军官,将后面的事情安排了下去。

    岸边那把银色长枪,已经被血迹染红。方才这把枪就离吕虎偏了一人身位,半秒钟不到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回神之后就见到对面的夏军,快速往西面谷口跑去。

    “混蛋,给我杀了他们!”吕虎火冒三丈。

    罗川没有将大伙带出谷,而是数万人全部堆在了一处对面看不到的洼地之中,在外围留了两个伪装起来的士兵。

    吕虎火归火,他也不傻,对面刚跑自己就渡河去追,万一对渡到一半面杀一个回马枪…一直等到了天色发亮,吕虎终于忍不住了,咬紧牙关,“准备渡河!”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