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一三章 再杀一次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川带着两百来骑兵,自己扛着胡首,大摇大摆的就穿过了浮桥。对岸楚军看到罗川归来,顿时爆发出震天的呼喊。“荒夏,荒夏。”

    夏人骑兵自古不能成军,成军必然被胡人打脸。然而今天这群称之为荒夏第一军的骑士们告诉了大伙,夏人骑兵天下无敌。勿怪楚军将士如此兴奋。

    南岸溃散的胡人,已经被嗷嗷直叫的楚军配合荒夏士兵屠杀一空。一击得手,荒夏士兵没有和楚军一起欢腾,而是默默的分出了数百人,安静的对着胡人尸体补上一刀。

    这种举动,不说对岸的胡人,就是这边的楚军都感觉头皮发麻。“都是些什么人啊!尸体都不放过!他们是有多恨这些胡人。”当中也有一些楚军顿时觉得这种方式发泄不错,自动加入了补刀队,不同的是荒夏补刀只是保证敌军没有活口。楚军补刀完全就是发泄怒火,乱刀乱枪之下,不少胡人尸体直接成为了肉酱。

    对岸的吕豹站在高处,一边整顿胡人士兵,一边站在高处遥望这边的场景。看到夏人如此对待自己族兵的尸体,狠的牙痒痒。

    楚军鞭尸越鞭越嗨,罗川一下浮桥就被满地肉泥,弄得胃里反酸。“项大将军,这是作何?”鞭尸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罗川是绝对不鼓励做的。除了发泄怒火,还有把心中的人性抹灭没有半分用处。

    项良也是无奈,“战士们压抑太久,看到贵军鞭尸,就自发加入了!”项良也没有理解荒夏骑兵真正的含义,还道这只军队是想激怒对岸的胡人。

    “项将军,吾军并非是鞭尸。而是战后补刀,防止有胡人装死,逃脱之后再次加入胡人军队,害吾大夏子民。”鹿青将荒夏军补刀缘由说了出来。

    项良掉头一想,的确如此。只是夏军对胡人很少能胜利,更加别说是歼灭战,所以才会少有这样的想法。“贵军真乃奇军。”项良能够想明白,能够形成这样的传统,那这只军队应该是打过不少歼灭战才对。

    “这样一搞等下怎么吃饭!”罗川暗骂一声,将挂着吕虎的长矛,一下插在了岸边。然后掏出“水炮”对着那边发射。

    “都来哇!让对面****的吃吃好东西!”罗川大喊一声,最先跟从的荒夏骑兵,现在罗川就是放个屁的姿势,兄弟们都想模仿。不论罗川做啥,大家跟从起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其后是还想继续将胡人尸体进行分解的楚军,这个姿势不错哇。让对面吕豹吐血的一幕出现了,最先是荒夏士兵,尿完往后一退。楚军嘻嘻哈哈,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前一跨,然后一起掏出‘水炮’射击。一轮过后,后面排队迫不及待的楚军又跑了上来。即使尿不出来的,也要掏出来甩两下,万军齐射何等壮观。

    自己兄台尸体还挂在长矛之上,自己虽说可以获得权利,但是如此一来,先不说自己这边士气受到的打击。就是自己要坐上王位也有些困难,因为军队里面是不会服气,一个连当面侮辱大王,自己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头领。

    必须表现出自己对先王尸身的看重,还有惺惺作态一番自己的态度。吕豹大步向前,对着南岸怒骂。

    先前弄死吕虎,结果对岸只是乱了一小阵,很快就被重新组织起来,罗川就觉得对面肯定还有大佬。进入山谷之后楚军与世隔绝,更几近崩溃,能够知道胡首是谁就已经不错了,至于此军里面的二号人物不知道也属正常。没想到一泡尿竟然把对对面二号人物给冲出来了。

    “给我,给我”在发射水泡的后方,罗川激动的从几名战士身上摸下了几把长枪。拿在手里掂了掂,用力向前一送,扔完连结果和飞行轨迹都不看,又抓起一把长枪。“嗖嗖嗖!”

    对岸刚刚骂完一轮的吕豹,咽了口唾沫。“兄长啊,你不死我怎么才能当氐族的王呢。咦”吕豹瞪大了眼睛,对岸飞来了几个闪光的东西。

    在眼前越来越大,“大盾手,救…命!”话音还没有罗川,“扑哧”“扑哧”一只长枪擦着他的头顶飞过,一只长枪飞到了马胯下。第三只正中大腿,连人带马被顶在了一起。战马还没来得急反应,第四只长枪直接从吕豹口中突入,巨大的冲击力,将吕豹整个脊椎撞断,然长枪破开后劲,余力不止将吕豹整个带飞,钉在了受伤的战马身后。

    吕豹死的并不比自己兄长好看,颈椎断裂脑袋怂拉着只剩一层皮与身体相连。通天峡渭水两岸成为了氐族的伤心地。一个大王,一个顺位可以继承王位的王弟。两人一南一北,都挂在了长长的兵器之上。

    “哟呵!”罗川高兴的一跃而起,你们不是有头领吗,老子弄死一个,还有二头目,咱接着弄死。不知道对面还有没有三头目哇。

    显然三头目是没有了,对岸胡人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眼就能看出萎靡了不少。反观楚军,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罗川趁热打铁,一边让让战士们将死去的战马,拉去烤了。一边教授起大家唱着军歌。

    “罗将军,对岸士气大减,估计两三天内是没有办法渡河了,不如趁着西面谷口胡人不多,突围吧。”不说手下的士兵,就连项良自己都被这个年轻的将军折服了。如果换成自己,不说靠这几千骑兵把这七万多残兵败将救出来,就是自保都有些难度。人家却是连斩胡首两名,这还是几百年夏胡之战中的首次,首次击杀胡人大部的胡首。

    “不成,西边胡人虽说不如东面,但也绝对不少。而且从昨日我军袭击山谷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数个时辰。胡人不可能没有布置。如果我们放弃地势从西面南撤,一定又会成为溃逃。既然要撤,就要全军安然的撤退。”眼下这群败军罗川早已经当成了自己私产,怎么也不能让好不容易救下来的楚军,又丢到胡人屠刀之下。

    “可是时日拖得越久,胡人在西面布置就越是严密。我们撤退更是难上加难。”自然不是项良怕死,关于撤退,他有自己的看法。无论怎么布置,在胡人的围击之下,这群人能活下来的不过是五五之数,而且随着时间加长,胡人兵力增加这个生存率还会往下降。

    “不急,我们守好谷口,河滩做好警戒。后面我军自有安排。”罗川没有告诉项良,自己后面还有几万人的步兵。因为站在项良他们的角度来看,多上几万步兵也不过是多死上几条命而已,并不会改变什么战局。除非这几万都是眼前这种骑兵还有些可能。

    罗川离开,项良身边的参将小声说道,“小人得志,将军此人真是不通礼节。”罗川已经习惯了与人的交流方式,完全对项良的职位不带敢。从来都是一副平起平坐的姿态。项良身边参将看在眼中,有些为项良谋不平。

    “礼节?我有种感觉,即使是当今秦帝在他身边,也不应该是他低下身姿。好好整军,其他事情莫要过问。”项良一言过后,自己又往罗川离开的方向走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