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一五章 不周山,木子兰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北关之外秋风越过太行二山,越发的寒冷。与通天峡被围困的夏军不同。北部不周山早已断粮断水的魏军已经达到了极致。不出意外,不消三天这支名为虎贲的困兽就将走到最后关头。

    饥渴加上寒冷还不是最为可怕,可怕的是他们的指挥系统一片混乱。大将军吴昊早在胡人第一波攻击下就已身亡,除了他还连带着几名参将一同阵亡。而督军魏无忌,将败军带入不周山后也是一病不起。

    剩下的是几名校尉,各有观点,有的准备突围,有的决定困守不周山,另外还有决定向胡人投降的人,只是已经被斩杀。

    时间稍逝魏军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魏军已经抗不下去了,困守的声音终于被突围的声音压过。当然就算是突围,声音也不统一,有人决定向南,有人决定向东去寻找冉军,更有人决定向西绕开胡人大部。

    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声音,将这些人整合起来,突围也只能是笑话。几个校尉已经吵得剑拔弩张,简易的木桌上插了十来把色的刀兵。场外的士兵们是没有心思考虑里面的争吵的,他们只想好好保持体力,等里面几个管事的早点做好定计。只是看样子,这个定计短时间没有办法出来啊。

    不知道为啥,士兵默默的流出了一滴眼泪。这场仗实在太憋屈了,他想过自己在沙场上的各种死法。可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最有可能是被饿死或者渴死。要知道如今的不周山上,连草根都不多了。

    “小伙子怎么哭了?”问他的是一名慈祥的老者,老者头盔下遮盖不住他那一屡银白。

    “啊,将军!”士兵顿时将身体打得笔直。眼前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督军魏无忌。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虎贲换过很多任将军,但是若说有谁是永远不可替代,那就是魏无忌。他是虎贲的传奇,从十五岁参军从小兵开始,一路爬上了虎贲将军的位置。在他手里虎贲才真正的成为了虎贲。可以说这个老人只要一声令下,虎贲没有任何人会违抗他的命令。

    老人轻轻为士兵整理了一番衣甲,拍了拍士兵的肩头,给士兵留下了一个坚定的笑容,然后带着一个身材瘦弱的校尉跨入了营帐。

    “啊!将军!”几个见到老将军进了,几个校尉顿时身体打得笔直。毫无血色的脸颊上浮起一丝喜悦的笑容。

    老将军身后的瘦弱校尉,眉目清秀皮肤黝,搀扶着老将军坐下。“把兵器都收起来。”

    听到魏老将军所言,大伙纷纷将桌上的兵刃收起,乖得的就像一个面对大人的孩子。这句话形容老将军和这些校尉的关系并无不妥,可以说这里的所有人都经过老将军手把手的教导。

    “好了,大家都坐下。还有木子兰你也坐下。”老人边说边将头盔取下,放在桌子之上。一头的银发,如同枯槁一般散落开来。人老了头发脆了,连夏人的束髻都不能保持。头顶少许几缕银发倔强的与发髻依附在一起,可以看出若是再次带上头盔,老将军最后的几缕发丝也要断掉。

    看到这里,在座所有人都感觉一丝酸楚。依稀还记得入武之时,那个站在校台上不论身穿军服,还是官服都是英气逼人的将军,竟然都这么老了。

    “我来这里只问一句,你们还愿不愿意信任老朽。”吴昊掌军虽是他人推举,却是自己认可,都怪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了人。此战大败魏老将军怪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将军,此乃何意。只要你一声令下,吾等万死不辞。”列为校尉都是一副激动的摸样。

    “你们啊,动不动就死死死的,该死的是我这个老骨头。今天不是让你们去死,而是要给我们虎贲一条生路。”老将军话语很慢,一句长话说的断断续续。

    “将军已有突围之策?”几个校尉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吾不成有…”魏无忌说完顿了一下,在场诸多校尉顿时有变得黯然起来。“但木校尉有!”此句说完,大帐内十来双眼睛一下齐刷刷的盯向了,老将军身旁那个不起眼的校尉。

    王兵是在场校尉中资历较老的一个,他记得这个兵。当初还是自己招的,这个兵扭扭捏捏就是一个娘娘腔,不知道为啥后来被老将军看上了。就直接要了过去,后来听说还当了校尉和自己平起平坐。

    刚才进来的时候自己没有注意,这次仔细看,顿时就想起来了,不是那个叫木子兰的娘娘兵又是谁。竟然还真的当上校尉了。

    在场几个大老爷们虽在军事上有所分歧,但是耐不住以前也是好兄弟。当兵的哪怕当到了他们这一层的军官,嘴里依旧离不开对兵的谈论。这个叫木子兰的娘娘兵,大伙早就知道了。碍于老将军在次,几人倒是无人反驳,只是在心里有些瞧不上,更加不相信对方能够给出较好的军事简易。

    “木子兰见过各位同袍!”木子兰迎着大伙目光,起身对诸位一一示好。木子兰清楚,自己这个校尉是虚职,说是和他们平起平坐,其实每人能够瞧得起自己。

    “哗”木子兰手上一抖,一卷帛布在桌上分开。“这里是目前胡人在不周山外部的布置。”

    老将军显然已经看过这张图了,闭目养神,也不参与大家的讨论。

    “木校尉,我军被困多日,这外部态势你是如何得知?”这张图不是不够清晰,而是太过清晰了。上面将不周山外部的各个胡人军旗,部族都标的一清二楚。而且还有胡人军队移动方向,移动距离都十分明白。

    “怎么的来,诸位不必知晓。总之此图来之不易,透露给诸位就是要告诉大家,我们已经掌握了不周山外部胡人各军状态。凭借此图突围并非难事。”木子兰的语气,还有闭目中点头的老将军,给大家带来了不少信心。在场都是军人,军人明白有些不该问的东西,不能去问。

    “请看这里,不周山外围,几大胡人强军,统一往南移动。火焰军更是离开了原本驻地。故而可以判定,南部应该出了什么大事。”木子兰将杯子摆在地图之上,不断给在场所有人演示胡人各个军团移动方位还有变化。

    “冉家军杀回来了?我军南下两面夹击?”王兵眼中一亮,顿时就说出了心头想法。

    “是否是冉家军,不得而知。南下以我军目前的状态,怕是难以达到目的。”木子兰微微一笑,没有直接反驳,很是给王校尉面子。

    “那木校尉可有突围之策?”投桃报李,木子兰没有驳自己面子。王兵也向对方示好。

    “西面都是茫茫太山,自然不行。东面乃是胡人此次战略进攻的目的,我们去也只会撞上胡人大部队。那么只有唯一的一个突围方向,北面!”木子兰说着用手沿着不周山一路往北关方向划去。

    没等大伙开口,老将军睁开双目,“不错,置之死地而后生,好谋略。”老将军刚醒,木子兰就将地图给了老将军观看。没等自己说好突围之法,魏老将军救急急忙忙带着自己往中军大帐走去,故而自己想法其实魏老将军并不得知。

    “木子兰听令。”

    “末将在!”

    “从即日起,吾令你暂代虎贲大将军一职。任职持续到,带领虎贲归国为止。此令吾会让督军队,盖督军令传递全军各处。”老将军突然的封命,让在场包括木子兰均是一愣。

    “你们继续,我去督军部下令。木子兰军事议完,来督军帐找我。”说完老将军叫了卫兵,就被搀扶除了帐篷。

    仪事很顺利,这些校尉一是对老将军的信任,二是佩服这个叫木子兰的敢于临危受命,三是认可对方的军事布局。

    各自出了帐篷,木子兰就听到头顶一声鹰啼。他抬头忘了一眼,大步走向了督军帐篷。刚一进帐。就看到老将军半躺在椅子之上,手边督军印,丢落一边。那张写了一般的令条也飘落在了桌下。

    “将军!”木子兰轻轻喊了一声。

    “嗯!”老将军睁开了双眼,连忙想要坐正,奈何没有木子兰搀扶,这点力气都没有了。“素素,你来了!布置还好吧。”

    “都布置好了。”

    北部不周山风云欲变,南部通天峡罗川的荒夏军,已经嚣张到,喊火焰军来攻谷了。北岸的胡人更惨,留下的浮桥,成了荒夏军一言不合就来咬伤一口的通道。最后北岸的胡人无奈将辛苦苦架设起来的浮桥撤去。

    楚军当日的憋屈,他们变本加厉的体验了一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