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二六章 符部来使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罗川没有能够救到那个欲扶大夏之将倾之人,尘贵尘,土归土,一片烈焰升起,那人化作一缕烟火,重新化作尘埃回到这片土地。他并非什么都没有留下,他用满腔热血唤醒这片土地上沉睡的灵魂。从他死后的那一刻起,天空中就开始飘起鹅毛大雪。

    这场雪来的太早,早到让荒夏军准备错手不急。

    “御寒的衣物都发下去了吧,这场雪影响了我军的同时胡人也不好受。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天气的变化,没有人能够预见。胡人夏人双方军人都在大雪中感觉到了不便,尤其胡人骑兵较多,战力影响最为巨大。唯一让罗川感觉到庆幸的是,荒河河水依旧奔流,暂时没有结冰的迹象。

    “都发下去了,战士们三个人有一床棉被。加上先前收集的火炭,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冻伤。”鹰战身体已经虚弱到极致,周身上下裹了厚厚一层衣物。尽管如此,后勤上面的事情,他依旧没有让罗川太多担心。

    “鹰老注意多加休息,后勤工作慢慢放下来吧,我会让阿东开始接手。”鹰战从出荒夏,就一直隐瞒的病情,终于无法掩饰,鱼佗用八字说明这个老影帝目前的状态,“寿归天寝,油尽灯枯。”为此罗川少有的对这个一直保有戒备的老人,流露出一丝愧疚。

    老人整理了围脖,带有一丝笑意。“我会的。”话虽如此,可是交接后勤工作并不容易,鱼东又要管一师之军,还要配合罗川兼顾全军,后勤工作已经在开始分担。零↑九△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就算如此鹰战同样给自己找了一个助手,此人不是别人,罗川也还记得,就是从羯人解救下来叫做赵月的瘸腿女子。

    “该开会了,赵月扶鹰部长下去休息吧。”军事会议一日一次,期间会根据胡人的动向,军阵变化,做出全军调整。

    “据报,胡人堡垒已经建立完成。墙高四米,四墙各宽三里些许。”云尘将前沿传递的消息报告完成,手中还有一张带血的图画。近日双方斥候交手频率开始变得极其频繁,荒夏特种直属大队,若要侦查出详细信息,再也不能毫无损失的情况下完成。

    胡人建城速度很快,一日一个变化,如今终于完成了。罗川皱着眉头,对手建立这座堡垒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搞清楚缘由。“这个规模的城池,摆不下胡人三十余万人马。如今两军表面上虽然是相持阶段,其实对方不难获悉,我军的防守姿态要明显的多。我军没有进攻欲望,为何胡人还要建立城?”到了现在罗川心中有种不安的情绪萦绕,如果不搞清楚胡人建立这座城堡的目的,荒夏军一定会吃大亏。

    “是否胡人就是想把我们堵在这里?建立此城派出部分兵力防守,可以将其余大军释放出来。攻击其余区域。”鱼启说完,大伙陷入了沉思。

    鱼启的想法不无道理,荒夏军这方只有十万人数,却硬生生的拖住了胡人三十多万大军。如果这三十万大军能够将兵力释放出来,攻击其余重要目标完全没有压力,但是是这样吗?

    “不对,如果是其余胡人将领,我一定会认可你的说法。但是我们与符坚交过手,我军那种攻坚能力,我想全天下没有几个人有他那么清楚。四米高的城墙拦不住我们。”罗川说完疑惑之感变得更重。

    “这座城,防不住我军进攻。同样换做我军防守,同样也防不住胡人大军。”在众人打不开头绪的时候,阿东突然来了这样一句,顿时将大伙目光吸引过去。

    “没理由,我军在现在在里都山附近待的好好的,如何会去哪里?”不止项良一脸疑问,就是早就习惯了鱼东思维的荒夏众将也是一头雾水。

    鱼东的一句话,倒是让罗川多看了图画上城堡的摸样,配合地图上毫无遮拦的地势。当真是谁防谁死的局面,地利优势全无。

    “我军自然不会去哪里,可是我总有感觉,胡人会有后手,而且就是在这座新城上面大做文章。”鱼东思来想去,依旧想不通胡人藏在这里面的秘密。

    正当大帐内一片沉默之时,帐外传令兵传来一个声音。“报告!”

    “速进!”

    大伙都被报告声吸引,只有云典拖住下巴,一直摩挲,几根青涩的胡须在手指间玩耍的起劲。

    “报告,前哨传信,抓住一个自称使者的胡人。”

    罗川当下一愣,符坚当真是要和自己议和不成?“先带上来。”

    大帐内几人稍候一刻些许,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来人双眼已经被士兵用布遮住。拉开帐篷罗川一眼就认出,这个人就是当初俘虏符坚时那个一直跟着自己的胡人将军。罗川大量了一番满是风雪的老熟人,示意士兵解开眼罩。

    云典是唯一一个没有将眼神放在所来之人身上的人。下巴已经快要被他摩挲的发亮,两根布满厚茧的手指,猛的一用力,一颗泛青的胡须,在手指间摇曳。这一痛,如同捅破了云典心中的窗户纸,双眼顿时发亮。余光扫在罗川身上,顿时周身大骇然。

    “铮!”长刀出鞘,云典化作一直猎豹对着刚刚解开眼罩的符成就是一刀劈出,这一刀完全用尽全力,丝毫没有给对方留有一丝余地。

    突然升起的大变,让当场所有人均是一惊。“鱼过。”罗川不知道云典突然发什么疯,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云典不是不知道。而且两人除了民族之恨,也不会带有其他,为何在这大帐之内,一言不出当着自己的面就要至对方与死地。

    鱼过听到喊声,反应也快,手中大刀连刀罩都不拉开,向着云典劈来的轨迹反手斜劈。“当。”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大帐中不停回荡。鱼过力量何其大,云典一击不成,反而连退两步。

    不料云典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再次向前扑出,长刀之尖正是对方心脏。“够了,鱼过拿下他。”

    等到罗川命令,鱼直接丢掉长刀,错开刀锋。单手捏住刀背,云典在难寸进。另一只大手,扣住云典手臂,用力一带,牢牢将云典抓稳。

    被鱼过这个大怪物抓住,云典不能动弹。“快点杀了他,不能让他开口。”语气中那种焦急之态竟显。

    “阿东,我不相信你没有想到,快点啊,杀了他。”云典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喊。

    “闭嘴。鱼过捏好好看出他。”罗川面色愤怒,但跟多是云典不和自己商量,就做出这种举动的烦恼。现在这帮家伙越来越有想法,罗川说的那句‘天塌下来,我来顶。’再也不起作用了,这些家伙在抢着帮自己顶抗问题。

    无论如何,既然来了使者,罗川就必须听对方说言,然后做出最为恰当的决定。“何事来访。”

    符成还没有从放出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刚才他正的感觉到了死竟然离自己如此之近。符成用余光扫视云典,心中骇然,对云典发出一种深深的忌惮之感。“他知道我要说什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