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三二章 新城之战(三)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军交战从初时的试探,很快变成了拉锯战。胡人木盾战术十分有效,越来越多的木盾摆在城墙三百步范围,荒夏军突击过几次,想要烧毁木盾,然是收效甚微。

    蒸汽弩五百步范围可以精确打击,超出这个范围,胡人骑兵依靠机动力量,完全能够有效进行规避。荒夏步兵烧毁木盾则不然,木盾湿气很重,除非耗费燃油进行焚烧,不然根本点不燃,况且士兵进入木盾放置区域,同时也进入了胡人弓箭手的攻击范围。

    如今新城城墙已经不能上步兵了,胡人依靠木盾作为掩体,疯狂的往城头抛射弓箭。进入新城第二天新城城头开始告急。

    “记住坚持明天天亮,到了那时你们才可以撤下来。燃料我不会再控制,一天的燃料全部下发。”罗川对着身边四个大队长坚决的命令到。

    “保证完成任务。”四个年轻的军官,对着罗川以及身后的长官,如同标杆一样打得笔直,单手握紧拳头,拳心向下,重重锤向胸口,荒夏军最标准的军礼。

    “哗啦”罗川和身旁的军官,一同回敬。

    一个大队一千来人,要守卫长达一千多米的土质城墙,已近可以说力量非常薄弱了,况且还要在失去远程压制力量的同时,坚持整整一天。年轻的军官们没有办法怨言,立定转身一气呵成,抬手小跑去往自己的防区。

    “只有一天时间,城内的坑道,必须全部挖好,除了预留一层的反击燃料,其余全部用来烧水化冰。立即执行。”罗川说完挥手间,几个人同样的没有多言飞快的散开。

    这一场极其被动的战斗,罗川准备化腐朽为神器,用坑道壕沟打成一场绞肉机。而且不只是防守成功,罗川还准备吃下中原最后的三十万胡人,是的用三万荒夏士兵加一万楚军吃掉近十倍与己的胡人大军。这场战斗的关键,就在于坑道和壕沟挖掘情况,要按照罗川的设想,即使挖三天三夜也不够,更别说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但即使如此,罗川也没有怀疑自己这种跨越了时代的战术会输。

    为了防止胡人的抛射照成的伤亡过大,城头上开始变化。荒夏军只预留了一个锅炉手,一名弩炮手,其余人员全部撤下城墙。胡人等候此刻已久,步兵终于带着攻城器械前压。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压压的一片,到了这个时候,荒夏军的弩炮开始发威。

    对于弩炮胡人的防御已经做得十分到位,从三百步到五百步的范围,布满了许多木盾掩体,只要被弩炮盯住,胡人步兵就钻入木盾规避。尽管如此,胡人步兵伤亡依旧很大,总不能一直躲在掩体之中吧,只要冒头就可以被炮手抓住机会,带起朵朵血花。

    弩炮手攻击十分犀利,只是胡人步兵实在太多,躲在赛门刀车中,射界十分受限,胡人离着城墙越来越近。出了三百步木盾区域,胡人步兵同样开始发威,步兵手中不是弓箭而是甩石。

    冰天雪地自然没有那么多石头,胡人就地掰断冰晶。用一条手掌宽大的布条包裹举在头顶旋转,胡人自然不懂什么离心力,他们只知道用这种方法可以打跑草原上的狼。这种抛石所带来的威胁更大,骑兵的箭矢还有数量控制,而这种武器就地取材,可以说是源源不断,铺天盖地的冰雪弹丸,打在赛门刀车上啪啪作响。

    塞门车开口很小,加上外部的刀尖。砸来的大量冰雪,很快变作冰晶,凝结在一块,遮挡了视线。“这样不行,我出去,看好锅炉。”趁着这一小会,不少胡人已经前进到了最前头的木制拒马位置。弩炮手急了,拉开导气管,大步走出了塞门车。

    这样的选择并不唯一,大部分弩炮手将弩炮架上了车顶。登上发射台弩手刚才扣下扳机,“啪啪啪”头顶连续撞到了许多硬物,用这种方式飞出的冰块,威力与石弹并无差别。巨大的撞击力,当场脑门就爆开一团血雾,保持着发射姿态仰天倒下。

    在荒夏弩炮手被称作一个小组的核心,只有优秀的士兵才可以操作这种荒夏技术的结晶。锅炉手则不然,他们很不普通,比射击不行,比格斗不行。唯一还有用的就是他们那粗大浑圆的膀子,他们有力气,仅仅是有力气而已。如果说一个锅炉手最大的星愿是什么,那就是抱着弩炮战斗杀敌。

    弩炮手从发射上仰天倒下的场面是极度恐怖的,双手僵硬上举,眉心处血肉模糊,整个脑门都烂了。战友的阵亡没有吓倒锅炉手,几乎只愣了三秒,他大步踏上了发射台。抱起弩炮,狠狠扣下扳机。

    不少胡人已经进入了拒马坑范围,这个距离已近不足百步。弩炮手若要打击最前方的胡人步兵,身体需要探出更多。也许老天保佑,也许胡人忽略了这个锅炉,以为杀死了弩炮手这里就不会再次咆哮出那种可怕的弩箭。

    锅炉手头顶不停有冰弹,流矢飞过,但他依旧活着,手中弩炮手很快打完一个弩匣。多次悄悄模拟弩炮手动作终于有了效果,停顿不到二十秒,卡好弩匣。又一次蹬上了发射台。

    拒马坑太过稀疏,对胡人起到的作用并不大,骑兵连同步兵,顶着弩炮的打击越来越近。

    锅炉手十分兴奋,今天太高兴了,他不止为自己搭档报了仇,还过足了瘾。又一次登上了发射台的他,并不知道,许多锅炉已经哑火。不是别的原因,那些哑火的弩炮,从弩炮手,到锅炉手,他们都死在了胡人铺天盖地的冰弹下面。

    “杀杀杀!”锅炉手,依旧保持着幸运,冰弹流矢就是没有打中他。胡人越来越近,自己右手边已经开始有胡人搭上了蹬墙梯。他将整个上身探出了,塞门车,炮口对准墙梯上的胡人,大喊一声。“去死吧。”

    蒸汽喷射声,没有压制住胸口传来的闷响。好运气终于用完了,一个冰弹一支箭矢从胸甲的侧面打中了肋骨,冰弹打断了肋骨,箭矢扎进了肺部。“真痛。”他感觉呼吸变得困难,每一口吐纳都如同胸口被刀扎了一般。锅炉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口气吸的不容易,膨胀的肺部接触到了箭头,箭头好不费力的穿破了肺部。

    弩炮继续咆哮,锅炉手,不弩手在进入暗之前,将炮口对准了一处最多的胡人聚集处。手上重重扣住扳机,直到弩匣打完,炮口依旧随着涌来的推力,吐着白烟。

    “时间到。破墙。”城墙底部,一出出城墙突然被捅开一个个碗大的洞口。已经冲到城墙下的胡人听到动静刚一愣神。“铮铮铮!”城墙洞口处咆哮出猛烈的金属声。城头上的弩炮并不是主要打击力量,为了掩盖其余弩炮,罗川只在墙头摆了一百多架弩炮,每面墙总共才不到四十架,这对拥有三百多架锅炉的荒夏军来说只是三分之一罢了。其余三分之一罗川将城墙底步挖了一许多坑洞,为的就是藏下这一百多架弩炮,给胡人来一次突然袭击。

    “撤,撤撤”突然的变化,让已经抵达城墙下的胡人,顿时懵了,如此近距离没有遮挡物,直接面对这种武器,简直就是送死。第一时间打击下,倒下上千人,蜂拥着往后退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