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三三章 新城之战(四)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荒夏守城部队用出其不意的方式化解了胡人首次进攻,城墙下掉落了大量攻城器械。胡人步兵和首次攻城的骑兵,退到木盾出便不敢退了。

    一来这里已经有了掩体,二来身后的大军前压,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弓箭被拉的满圆,所指方向正是掩体位置。他们没有怀疑,如果继续后退,身后的‘同胞’一定会让弓箭落在他们身上。

    “大王,你看是不是该让巨犀队出发了。”符成见识了那种庞然大物,更加触摸过如同晶化物一样冰凉的皮肤。只要这种怪兽出击,荒夏城墙根本承受不住冲击。

    “时机未到,传令,让下方士兵继续压制城头,派出士兵,推动木盾前移。伤亡大些无妨。”最先出击的胡人大多都是氐族,虽是同族,只要他们没有效忠自己,符坚完全没有将其当做自己人。

    胡人经过休整,夜来临,进攻又一次攻击开始了。上方是铺天盖地的冰弹,下方是大量木盾前移。

    想要以夜作为掩护,胡人打得一手好注意。“投燃烧弹!”令下,下方几根插在冰雪中的木棒,被战士们拉下,将装满燃油的皮袋点燃套上。“嗖嗖嗖。”一团团火球在天空中呼啸。

    有的火球砸到了空地上,火球一下爆开,浮在冰雪上燃烧,照亮了周遭十丈。借着火光城头上战士盯着呼啸而来的冰球,发出怒吼。有的砸到了了胡人的木盾上,火焰顿时将木盾覆盖,烧干了木盾的水汽,点燃了木棒。刚开始还好,推了一会,火焰越来越大,胡人无赖的撤出木盾,这些跑出来的胡人又受到城墙下方弩炮的打击。

    “燃油继续发射。”军官继续下达着命令,箩筐中油袋越来越少,当这些油袋用光的时候,不止外部将变得暗,同时蒸汽弩也将面临停火。军官没有怜惜这些物资,没有了火光,天如此之,弩炮的作用也将变成鸡肋。只有两者同时配合才能将战果扩到最大。

    城头城外的厮杀没有停止,城内的掘土工程也没有停下,一锅锅热水,浇到冻土之上。战士们挥汗如雨。孩童和老人,已经被被转移到了迷宫的最中心,因为胡人毫无人道的运输,许多老人和孩子被冻出了暗疾,荒夏医疗队已经很努力了,依旧死了上百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医疗队药材用完,死亡人数还会增加。

    “发烧了,隔离吧!”这个时候人们还搞不清楚什么流感或者病毒,罗川为了避免发生瘟疫,狠心做出强硬措施,只要发烧必须隔离,要知道病毒性感冒并不分冬夏,而且医疗队的水平还有药材都不够抵挡大规模的感冒来袭。

    赵月这今天哪里都没有去,怀里搂着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二丫因为昨天受寒去送被子,感染了风寒,身上温度高的吓人。赵月清楚只要进了隔离点,能够活着的可能极低,她不忍心这个懂事,又善良的小丫头死去。而帮助医疗队维持的士兵,尽职的准备行驶自己的职责。

    因为赵月的现在的身份,既是医疗小队副队长,又是以后接管后勤的人。士兵不敢用强,双方就这样僵持起来。

    “给我一天,不一晚上,我给她退烧,要是不退,把我和这个孩子一起送去隔离。”赵月双眼中含着泪花,怀里将小丫头报的很紧。

    “可是!”

    “没有可是,对了吧那个婴儿带下去,让小花照顾。”

    城内的小插曲,没有影响,城头的厮杀。“燃油呢?怎么不继续发射?”军官发出一阵咆哮,现在还是上半夜,胡人的冲锋开始越来越压制不住,这样下来不说明天天明,就是后半夜支持下来都难,无怪乎他如此急迫。

    “队长,燃油用完了!”抛射燃油袋的士兵,因为用力太多,手臂已经麻木,军姿并不标准。

    军官看了看空空的箩筐,深吸一口气,“这么快就用完了啊。”要是物资足够,胡人起码还要伤亡几千人才能抵达城墙。没有了燃油他还有手中的单兵弩,还有腰间的钢刀。军官大吼一声。“准备接敌!”“噌”有人拔刀,有人举起了单兵弩。

    “胡人上来了!杀!”依靠在城墙内部的荒夏士兵,看到了刚刚爬山城头,得意洋洋的胡人士兵。得到命令大步跨出,转身手中单兵弩开始呼啸。

    新城城墙防外部防内,罗川本来就没有打算依靠这面破墙,不止将内墙的墙垛削了,还做了一个小坡,方便从底部往墙头攻击。得意不过三息,荒夏军单兵弩直接在墙头带起朵朵雪花。

    一旦见到有自己人瞪上城墙,对于此方的军队来说,是极大的鼓舞,哪怕只是一座他们自己建造的粗糙城墙。后方没有管墙头经历了什么,源源不断的踏上蹬墙梯,往城墙上涌来。这还不止,为了让骑兵可以直接跨上墙头,胡人迅速将一些长棍合在一起捆扎,捆扎起一处,几十个士兵扶住,骑兵跃马登上木桩,几个跳跃就跨上了城墙。

    要说步兵上墙,荒夏士兵还可以依靠单兵弩压一时,骑兵登上城墙之时,军官就感觉不妙。“跟我上墙。我死了小队长指挥。”说完带了几个士兵,提着大刀从内墙的阶梯大步跨上。

    他是第一个登上墙头的胡人骑兵,他更是一只氐族胡人的千夫长,因为作战勇猛,从小兵升到现在。虽说氐族的王死了,但是这个符坚是个人物,也许自己跟着他才会更有前途,这一次又该自己表现了。

    胡人千夫长,刚定好马身,还没来得及跃马狂奔,只见下方一个平头夏人,双目瞪得浑圆,举着亮晃晃的大刀,就往自己扑来。是的这支荒夏军,的武器和自己不一样,他们的刀可以反光,就和水面一样可以印出影子。可是它并没有如水那样软,砍在身上是会死人的。

    “见证自己勇猛的时候到了。”胡人千夫长不害怕,反而很镇定,这种时候不能躲,要迎着对方的武器往上冲,你砍死我,我也砍死你。只要用出这种方法一般都是自己对手退缩,如此一来好几个夏人军官就是被自己唬死的,他相信眼前这一个也是同样的结果。

    两个人爆发出一声怒吼,一一白两把等长的武器,划破空气,都向着对手要害。不同的是胡人地势高用劈,荒夏军官由下而上用刀刃向上用捅。

    两把刀离双方都越来越近,胡人没有躲,荒夏军人也没有躲,两人都在以命搏命。“比狠,我怕你。”胡人千夫长依旧还是那么镇定。但是镇定在两把武器越来越近的时候,化作了恐惧。“疯子。”

    胡人千夫长退缩了,眼前这个人与以往所对的任何人都不同,简直就是疯子。他躲了,这一躲自己的刀砍不到对方。

    年轻的荒夏军官哪里能如他所愿,完全没有管对方刀的方向,跨上最后一个阶梯,用力往上一跃,身体朝着对方刀尖撞去,同时自己的长刀划破了对方的腹部的披甲,刺破了肌肤。“扑哧,扑哧。”两朵血花同时在墙头绽开。

    “疯子,滚开啊!”胡人千夫长,感觉到了腹部的冰凉。那个人整个肩头也被洞穿,然而对方就像没事人一样,挺着刀身还在往自己身上扎。

    “轰”重物落地声,战马孤独的站立在城头,身前还站了一个刀身没入肩头一半的绿甲军官。

    军官大喝一声,立于木桥之上,从上而下对着一个刚刚准备跨上墙头的骑兵扑来。砍死还未反应过来的胡人骑兵,人立在桥上,继续往下方杀去。“推桥。”

    跟来的士兵抓住机会,用力将木桥推下,然后被下方骑兵的箭矢淹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