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三六章 绞肉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开盆血大口的迷宫,开始疯狂的吞噬。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胡人不知道荒夏军到底会从哪里钻出来,到底会在哪里射出冷箭。荒夏军人不知道要杀多久才能将永远看不到减少的胡人消灭干净。

    辅道连接通道暗道,只要是人能够通行的地方都可以成为战场。荒夏军以小队为单位,埋伏在坑道各处,只要胡人进入自己防区,整个坑道就将被鲜血染红。

    荒夏军人射光了弩箭,就用长刀招呼,长刀砍缺,就捡起胡人的兵器反击。四处都是厮杀声,热血融化了冰雪,坑道顶部两侧的雪堆,结出了妖艳的冰晶。这是迷宫外部唯一能够用眼睛观察到的现象。

    迷宫之中已经填进去了十万胡人大军,然而胜利依旧显得遥远,在符坚强力命令下,风雪军开始进入。

    时间进入到了第二天,罗川已经完全失去了各个防区主官的联系。旗帜之前,大营已经被胡人冲击了无数次。大营的坑道雪山更加复杂,只是胡人实在太多,加上旗帜之下本来就是最主要的冲击目标,这里的压力可以说比所有区域都要大。

    鱼过和他的护卫大队,云尘和他的特种大队,加上少量各师的直属侦查兵。几乎没有休整,硬生生的将那些冲击大营的胡人统统变成了尸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大旗很显眼,成了最为招惹胡人的目标。但是罗川不得不让其高高飘扬,好让各自为战的士兵们能够看到荒夏军的旗帜还没有倒,胡人还没有胜利。这片旗帜是唯一能够联系各各小队的精神纽带,即使防守再困难,罗川也必须让手里这群最为精锐的荒夏士兵坚持住。

    迷宫深处一个小小的坑道,十余名荒夏军人,静静的蹲在其中。坑道中尸体扑了厚厚一层,趁着胡人退去,大伙静静的靠在一起休息。这是一场没有援兵的战斗,身边的战友从百多人,一直减员到了现在的十来人,胡人再来一次这个小队就没有了。可是士兵们没有绝望,时而有人抬头望向迷宫最内处高高飘扬的“荒夏第一军”军旗,每看一眼流失的体力就可以恢复半分。“太祖还在,有太祖在我们一定可以胜利。”

    “胡人又进来了。”警戒的一个士兵快速踩着脚下的尸体跑过,对着转角处坑道中的兄弟打着手势。

    “注意了,这一次是骑兵,从暗道过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上!”迷宫的战斗永远不会让胡人优先发动攻击。胡人只要进入各个小队的防区,除开必要的坚守,其余人统统如同老鼠一般从暗道转移,在胡人出其不意的地方发动猛烈攻击。采用这种方法,即使胡人人数占优,依旧吃了不少大亏。

    “这群死老鼠。”如果是放在曾经,身经百战的胡人骑士,绝对不会相信,十余个夏人军人可以硬冲数百人规模的胡人骑兵,还造成数十人的伤亡。看着脚下已经气绝身亡的绿衣战士,胡人骑士心头突然对这场的胜利不再肯定。

    “还愣着干什么,部分人人警戒,其余人破坏这些老鼠洞。”胡人千夫长,对着下属大声喊道。

    根据符坚的指示,每当占据一处通道,就采用人为方式破坏。荒夏军既然能挖,那么就用他们就来填,填到这些老鼠再也没有老鼠洞为止。

    荒夏军人们,并不能知道在胡人几次从口中变化对他们的称谓。大伙心头只有一个想法,“杀,将可恶的胡人全部杀光。”

    迷宫靠南位置,鱼东亲自坐镇,一万楚军填满了整个坑道,他们身后就是那些被解救的孩童,以及各类辅兵。这里的战斗开始于第三日迷宫之战。当战火蔓延到了这里,整个迷宫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一处安全之地。

    “荒夏军已经和胡人打了三天了,终于轮到爷们几个了。兄弟们带不带卵子。”这一万楚军的校尉,是个粗坯,也是一个血性的爷们,更加对荒夏军敬佩有加。项良派他支援罗川也正是因为如此。

    听到粗坯校尉的喊话,大群楚军轰堂大笑。“带了,让胡人看看谁的卵子大。”

    粗坯校尉带着手下的士兵,开始与胡人大队士兵撞在了一起。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那句喊声,让后方坑道中孩童们满眼奇怪之色。

    楚军这里和荒夏军打法不同,楚军有简易的土墙,他们必须依靠这些简易的土墙,硬抗胡人,因为每一队楚军身后简易木棚之中都有上千名老幼。

    百步方圆的小土堡,两千来号人,混杂在一起,拼命将自己手中的武器往对方身上招呼。躲闪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你杀死我,或者我杀死你两种选择。血水汇集成小溪静静从人群中流淌而出,经过几个曲折,缓缓抵达了木棚十步以外,在这里它止住了,慢慢扩大成为一个血塘。

    木棚没有窗,棚子的门也被紧紧关上。在内原本是孩童们的哭喊声,后来在一个短发女兵带动下,开始汇集成一声声稚嫩的歌声穿透而出。“我们都是大夏人…”

    木棚这个世外桃园,没有享受到太久的安宁。在大力脚踹下,木门啪嗒被一下踢开。胡人士兵带着凶恶的表情,刚准备大步进入,就被一把冰凉的武器穿透了胸口。

    楚军士兵拖住胡人的头发,准备将其拉出木门,士兵刚将对方拉出,同样腹部一阵冰凉,一把带血的刀尖出现在了腹部位置。

    胡人士兵一刀抽出,面色狰狞,又准备冲入木门中已经被吓呆的孩童们。“这些夏人小孩杀起来才过瘾呢。”

    不料他刚刚从楚军士兵腹部抽出兵器,就感觉自己头颅飞起。一间小小的木门,其内安详,外部地狱。短短几十个呼吸间,门前已经堆积起了数十具尸体,各种死法都有。

    粗坯校尉,终于赶来,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接连砍死三名胡人士兵。如同地狱中钻出来的魔鬼,周身上下无一不是血迹,他大步走向了木门。

    孩童们那里见过如此可怖的场景,许多孩子们吓傻了,还有些孩童看到血衣校尉前行,恐惧的往后方退去。

    血衣校尉没有理会孩童们的反应,咧嘴露出了他觉得的善意笑容。校尉轻轻扶住木门准备将门带上,这时一个年纪大些的大胆小孩,不仅没有后退,反而踏步上前,举起了一张洁白的手绢。

    血衣校尉先是一愣,然后再次一笑,没有触碰那张洁白的手绢。“啪嗒。”将门合上,如同一个走错房间的礼貌客人。

    “只要我还在,你们的双眼不会被污染。只要我还在,你们的心永远洁白。为你们关上门,为你们关上危险。罪恶和肮脏交给我们,愿你们茁壮成长。”

    “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