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四三章 雷霆军口中的大势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报告,雷霆军将军,要见你。”突然到来的通报声,给运输队解了围。罗川示意看住这群小屁孩,大步走向了迷宫外围。

    迷宫外围数万甲战士,如同幽灵一般若非胯下坐骑,偶尔打出的响鼻,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一堆雕塑。

    罗川大步前来,身后跟了几个荒夏将领。看到眼前的一幕,先是一愣,尔后全部整齐的站立在罗川身后,大伙不愿被眼这只军队比下去。

    “你就是荒夏军将军?”看到罗川前来,甲骑士中走出一人,此人与其他甲骑士打扮并无太多差异,唯独不同胯下坐骑较其余人要大上许多。

    听对方声音,温文尔雅并没有外表上显得那么冰冷,应该是一名儒将。罗川轻轻扫视了身后甲大军一眼,压制住心头的震撼,对着甲骑士点了点头。“荒夏第一军,军长罗川。”

    被遮住面容的色头盔射出一抹精光,甲骑士不住上下打量罗川。这种举动顿时点燃了荒夏众将的怒火,“放肆!”这一次不止鱼过,包括云尘、鱼东,以及刚刚归队的鱼启,面露凶光大步上前。若非罗川抬手示意,恐怕这几个家伙就要动手。

    甲骑士全然无惧荒夏众将的怒火,坐在坐骑之上对罗川弯身鞠躬。“雷霆军有一事相求,妄罗将军答应。”

    如此强军竟然有求自己,罗川面露疑惑,“请讲。”

    “罗将军果然爽快,某恳求罗将军在开春之前务必进入夏都。”虽然看不到对方表情,但是罗川可以从声音中听出当中的诚恳。

    “去夏都?”此人这句话,顿时与那日冉将军的恳求重合。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为什么要自己去夏都?他们是知道什么不成?虽然罗川不想说,但是隐隐的一直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牵引自己。一股排斥之意萦绕在罗川心头。“吾为何要去?”

    罗川说出此话,让甲骑士一愣,仿若根本没有想到罗川会如此回答。“将军难道就不顾忌天下苍生吗?”

    “苍生与我何干?”身后被源源不断送出迷宫的孩童老人,与罗川所言严重冲突。如果不顾忌大夏民众,这个人救这些人干什么?数万人陷入决死之地,为的是什么?

    甲骑士将罗川所言当做了赌气之言。“将军有所不知,胡人连破大秦三关,如今百万大军围攻夏都北面三城,三城久不闻战,陷落只是迟早的事。而夏都需要将军这样的人,手下这样的强兵,只有这样此战才有希望。”

    罗川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真当自己傻么?“秦军有尔等如此强兵,为何需要吾等?”对方虽然没有明说自己的秦军,可是天下间还有哪个国度能够装备起这么大一只晶化军团,秦军拜托别人驻守都城,可能么?

    “拿图来。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见罗川不能理解自己,甲骑士抬手之间,身后一骑,拉出一卷宽大的帛。甲骑士在手一抖,一张地图跃然其上。

    罗川看到眼前如此一副图,眼睛徒然挣大。罗川手中最大的一副地图,也就是鹰族的大夏全图罢了,至于大夏外部有什么根本不知道。此刻大夏全图跃然与图中,且不过占其三分之一大小罢了,北部一片广褒的土地上,匈奴二字深深的印在其中。

    这张图让罗川眼界又放大了,露出一副尴尬的表情。罗川几次预言又止,抬头静静盯着甲骑士。

    “罗将军自然知道,霍乱大夏的五胡,羯、氐、羌、鲜卑、匈奴。这里的匈奴与外面的这个匈奴国却是不同。准确的说来,大夏五胡都只是北部匈奴国的奴仆罢了。唯一不同的是,其中一部分依旧保留了匈奴的名号,另外几族则更名。”跟着甲骑士所言,荒夏这群土包子,表情再也掩饰不住,盯在地图上不住扫视。

    “大夏内部五胡,将大夏掠夺来的财务,通通以上贡的方式,上交匈奴国。也正是如此匈奴国才没有对大夏用兵。只是这一次鲜卑慕容光带领五大奴仆族摆脱匈奴国的意图十分明显。夏都战事不论谁胜谁败,大夏都将面对这个真正的敌人。而如今的大夏,各部没有整合,根本没有对付这个同为五级文明国的敌国。”一条条信息简直颠覆了罗川的认知,原本以为中原五胡已经够强大了,祸害大夏已经够深,结果对方只是一个奴仆族罢了。要是大夏真的对上这个强大的令人发指的敌人,在没有统一的条件下,如何抵挡一个具有统一国度的民族。

    “要我做什么?”罗川眉头微皱,想不通方告诉自己这些的含义,面对如此强大的敌国,小小的荒夏有多大本事去抵挡。

    “将军不比紧张,敌国虽强,毕竟没有整合好军力大规模入侵。且我军到此处,就是准备北击匈奴,不死不归,只希望能够拖住他们三年。另外将军请在开春之前务必抵达夏都,你是这场战争能否胜利的关键。”甲骑士轻描淡写,让人在场荒夏各将,无不感到骇然。

    先前已经表达了北方敌国的强大,其后这支甲军,又表达出要北击敌国的愿望,以卵击石也就罢了。还要拖住对方三年不能对大夏大规模出兵,这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要知道甲军虽强,毕竟孤军一支,且一个统一的五级国度,不可能没有这支军队的敌手。

    “夏都,我会去。只是此时北击敌国,是否有些欠妥?”听到对方所言,罗川对这群甲骑士的态度有了些许改观。

    “大夏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推背图有言,一个崭新的大夏就要到来。吾不能将希望放在敌国的仁慈,还有失误之下。北击匈奴,吾必须要做。”甲骑士说完,在坐骑上抱拳对着罗川重重的鞠了一躬。

    “此图送你,另外吾真羡慕你们。”甲骑士将帛卷好,递到了鱼东手中。后面半句话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甲骑士抬手,整个雷霆军,来去如风。化作一道色洪流,涌向了北部。

    “好军,好将,好兵。”罗川眺望远处的洪流,连说三个好字。

    “就是太臭屁了,见到太祖连坐骑都不下。”说到底,荒夏众将对这支部队是佩服的。只是有些不爽对方对罗川的态度。

    色洪流对直向北,奔跑之中,下身铠甲翻动。只是铠甲之下空空如野,骑士整个人体,与坐下坐骑生生的连接在了一起一般。雷兽跑动起伏,翻开的铠甲又重新归为,再也看不到其中奥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