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四五章 无衣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荒夏军的伙食让各军食指大动,更加对荒夏军的筷子大声称奇。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自然大伙也没有忘记魏军,按照罗川的意愿,参加本次大战的各军都分配了物资。不懂烹饪,荒夏军出伙夫。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罗川带着一票将军从帐内走了出来,这个无良的家伙,屁颠屁颠找了一处空地,掏出水枪一阵猛射。大伙都是爷们,自然不会计较这些,跟着罗川一起壮观的发射。

    “木将军,就差你了,来咱们比比谁远。”罗川无疑是火力最强的,几个人都甘拜下风,竖起大拇指,大为佩服。只差一人就可以筹齐全场通杀的罗川,怎么可能忘记木子兰,发出荡漾的笑声。

    “呸,登徒子。”木子兰一脸铁青,连忙转身背对众人,想要离开,又发现这是人家的军营,虽说是客,也不好随意走动。

    罗川发射完,提了提裤子,没能通杀还是有点遗憾的。大步走向木子兰,“木将军,咋了?都是男人还不好意思么?”

    木子兰惊恐的看着连手都没有洗的罗川就要往自己肩头拍来,大步一退,撤身避过。罗川一手捞空,大敢无趣,真是的这家伙越来越像兔爷。

    突地营地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将罗川注意力收了回来,罗川眉头一皱,听力奇好的他,自然听出了这是什么声音,大步往士兵营地走去。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众将看到罗川异样,纷纷跟上。

    河青是第三师普通的一员,第三师坚守地表,死伤惨重,一个小队还能坐着吃饭的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吃过两口想起了几日前,一个个倒下的兄弟,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涌。他告诉自己他是荒夏第三师的兵,绝对不能哭,可是心情无论如何都压抑不住,一口白面馍咬在嘴中怎么也咽不下去。

    河青没有想过自己的哭泣声,引来了罗川,不止罗川身后还跟着许多将领。“不能丢脸。”连忙站起,一摸眼角的泪水,将白馍狠狠咽下。“士兵河青,见过军长,见过各位长官。”

    听到河青的声音,这个坑道中哗啦啦啦站起一片。他们当中有荒夏兵,有楚军,有冉家军,罗川可以清楚的看出许多人泛红的眼眶。

    不是罗川忘记了几日前大战的惨烈,只是他身为主官,有些情绪不能随便表达。罗川缓缓闭上双目,深吸一口冰冷的空气,空气中还残留着浓浓的血腥味。

    “完了,军长生气了!”罗川这个举动,让河青吓得全身僵硬,军姿都不再标准。

    罗川缓缓走下坑道,轻轻将掉落在身上的馍屑拍去。“想哭吗?”

    河青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不…不哭…报告…不想哭。”

    罗川轻骂一声,“放屁。”其后回望四周大喊一句“想不想哭。”

    在场几乎所有人,吓得放下手中的食物,全军起立。“报告,不想哭,我们赢了。”

    显然大伙会错意了,罗川一下从壕沟跳了上去,“全军都有,我命令,开哭。”

    罗川说完整个营地陷入了一片平静,河青肩头最先耸动,泪水溢出眼角,划过脸颊,落在雪地之上响起一声嘀嗒。突地一张宽阔的臂膀重重的搂住了他,“好兵,辛苦了,哭出来吧。”

    “哇。”哭声瞬间从喉咙中涌出,打破了在场的平静。哭声传染了军营,不少战士不再顾忌,跌坐在地上,眼前又浮现起了那日的惨烈。哭喊声此起彼伏,将整个军营淹没。发出哭声的不止荒夏军,也有楚军,冉家军。

    悲伤会让军心不稳,一个成熟的将领不仅不会纵容士兵的悲伤,还会将影响士气的因素消灭,这种消灭不排除格杀。只是这里毕竟罗川才是地主,大家不能违背罗川的意愿。众将想不通罗川的用意,相互交换这眼色,却是不通其法。

    满营的哭声,让木子兰皱起了眉头,“他就如此治军?”,站在将领的角度,木子兰无法理解罗川,但若站在女子的角度上,这样一个有血有肉的将军,才是最为吸引人的。想到此处,木子兰赶忙甩了甩头,这都什么跟什么。

    哭声四起,项良不愿违背罗川意愿,见罗川将已经哭成泪人的河青扶着蹲下。上前小声道,“罗将军,如此一来怕是要军心不稳。”

    罗川没有多言,对项良点头示好,要说这里还有大部分都是楚军,项良是有资格下令的。对方没有忤逆自己,也算的上十分给自己面子了,罗川示意让对方稍许片刻。

    战士们此刻需要的就是一场发泄,发泄来的快,去的也快。声音渐渐低下,罗川正视前方,脚步起踏,一人踏步带动一种莫名的节奏,将全军吸引目光吸引过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古老的战鼓响起。岂曰无衣,与子同仇,天地间征尘血染。管他胜负得失,留下传奇,一起战,好兄弟。管他生死如何,兄弟一场,一起唱一起流浪。画上迷彩拉开弩栓,箭上膛利刃在手,一声号令如山震荡,投沙场厮杀远方!”

    一曲唱罢,罗川脚步再踏,气势再起。荒夏军从士兵到将领,跟着罗川脚步重踏。全军踏起地动山摇,歌声在吼,风雪绕道。

    哭声之后并没有如其余各将所想,军心混乱,战意不浓。在罗川歌声和踏步声带动下,不动如山的荒夏铁军又回来了,不止如此,一股浓密的化解不开的杀气弥漫在将士周遭。这股杀气不止围绕在荒夏军身畔,席卷之下,楚军被感染,冉家军被感染。

    新城之内全军将士,跟着起踏,歌声袭云,驱云见月。这还不止,歌声飘过北沿虎贲。虎贲军营顿时活了过来,就站在人头塔前,跟着远处传来的节奏起踏。人头塔被震动,人头滚落,本来已经闭目的胡人头颅,如同受到莫大的惊吓,双目怒张满是惊恐。

    木子兰呆呆的看着眼前带动节奏的男人,这个男人化腐朽为神奇,将一支军队瞬间从低谷带到了巅峰。木子兰相信眼前这支虽是疲劳之军,但若立刻遇上一直胡人军队,不需准备,立刻就可以发动猛烈冲击。

    观想十数日以来,自己辛苦将虎贲从重围中带出来,因为军心的问题,让自己伤透了脑筋,然而眼前这个男人却能做的轻轻松松。“当真女子不如男,做不得军人么?”木子兰不幸,这个男人能够做到的自己一定也可以做到。只是木子兰并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不再带有蔑视。不知觉间,跟着罗川的节奏一起踏步高唱。“岂曰无衣…”(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