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原始丛林到星辰大海 > 正文 第一五一章 大胆贱民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塞外草原,风雪遮不住遍地尸体,尸体中有牛羊,有胡人。衣幽灵骑士所过之处人畜全灭,不留任何活口。风雪留不下他们的足迹,匈奴骑兵每每赶到见到的都是遍地尸体。而这只幽灵骑兵,正顶着风雪朝着匈奴王庭,贺兰山行去。色幽灵之中,高大骑士,再次驱离了飞鹰,手中十二道帝令金牌。

    “向北!”幽灵骑兵,很快消失在风雪之中,唯独一片雪地中,散落着十二道金光。

    秦帝出宫,如若出游。十八人抬动的龙轿子,屏风百展。加上宫中美人,光轿子就上千驾。光是为了抬轿,禁军就出动了上万人。加上其它重要随身之物,一只十万人的禁军部队,几乎全部耗在了这次出行上面。

    蔡卿急的焦头烂额,总算可以出宫了。这个皇帝太多计较,临近出行急迫万分,真到了出宫的时候,磨磨蹭蹭不成个样子。千盼万盼,终于出行了。巨大的游龙,开始摇头摆尾。不料队伍刚刚动起来不到一刻,就嘎然而止。

    “文卿?哼,不去布置城中防务,却来这里阻拦圣驾。吾要上陛下,治你渎职之罪,治你对陛下大不敬之罪。”蔡卿认出堵门之人,虽是穿了军甲,但这个朝堂上见了斗了数十年的老对手,哪里认不出来。蔡卿冷笑一声,舌若游龙,如同朝堂之上,一通大帽子就往对手头上扣。

    文卿并不理会对方的口若莲花,大声喊道,“堵住这里,任何人不准过。”一路赶往皇城,老兵加上家中家丁,也组织起了百十来人,用作堵皇城大门刚好合适。

    “你,文卿你要谋反不成!”菜卿厉声喝道。

    “蔡卿休要多言,见到陛下吾自会解释。”任凭对方扣帽子,文卿就是不为所动。

    “大胆,你可知胡人即将抵达京夏,若是耽搁了时间,陛下南迁不行,此等大罪,诛你九族也是不够。”菜卿声色俱厉。

    文卿聪耳不闻,远远看到龙轿驶来。抱拳弯腰,却不下跪。“臣拜见陛下。”

    “文卿,你给朕让开,再不走胡人就打来了啊。”队伍一下停了下来,秦帝却是急了,一时之间仿若听到了胡人的马蹄声,任凭寒风瑟瑟,周身却是不住的汗如雨下。

    “陛下,听老臣一言。胡人兵锋强劲不假,吾京夏城坚民众,只要陛下下定决心死守京城,胡人断然不能破城。”文卿说完,既是期待亦是担忧。京夏危机并没有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至少现在胡人还没有打来,城门还没有破开。只要有一国之君坐镇城中,就可以激发全城军民无比的斗志,城不是守不下来。

    “城防之事,朕已经交由你全权负责。再不让开,莫怪朕诛尔等九族。”秦帝又是祈求,又是威胁,却是并无半分皇帝威严。他的心早就已经装满了担心。

    “陛下,微臣身份卑微,若要守城,毕当陛下亲自坐镇城中,才能起到效果。”文卿苦口婆心,希望秦帝能够留城坚守。

    “为什么一定要朕?朕是大秦皇帝,朕命令全城百姓坚守,如何不可?朕要迁都,莫要拦朕。”秦帝大声吼道,已经快要控制不住怒火。

    “陛下,你是大夏皇帝,没了夏都你便不是皇帝。”文卿一语纠正秦帝言语中的漏洞,“秦国只有王,只有大夏才能有皇帝。”

    “大胆,来人拿下乱党文卿。”蔡卿大喝一声,皇帝和大王的区别蔡卿如何不知,他一直没有点破其中的差别,就是怕秦帝万一想不通,不再迁都。

    “谁敢动文相!”十三老兵,当即刀兵出鞘,毫不忌讳皇帝就在其旁。十三只恶狼,发出凶狠的怒吼,一下将禁军这群少爷兵震慑住了。

    “你,你,你…”秦帝双手发颤,只是蔡卿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王和皇帝有何区别?朕只不过乃大秦一国之主。”

    “陛下,你乃大夏之主,九五之尊真龙天子,普天之下莫非帝土,率土之滨莫非帝臣,不论楚国,魏国,包括夏江以南你都是名义上的主人!因为这整片土地都叫做大夏啊。”文卿苦口婆心,只是在这种场景还在论证帝王之分,太过心痛。

    “京夏乃大夏文明中枢,京夏在,大夏在。没有了京夏就没有了大夏。陛下看在京夏千千万万民众,看在我大夏千千万广褒的土地,留下来坚守吧。京夏没了大夏就真的没了。”因为披甲缘故,文卿根本无法屈膝下跪,说道此处,文卿扑通跪倒。

    “文卿,你到底是秦国之臣还是大夏之臣?为何处处大夏大夏?大夏不在但大秦还在。”蔡卿抢过话头,珠链炮语。

    “哈哈哈!”文卿想笑,一笑这个问题天下间还有人问。二笑这个问题出自一个堂堂九卿之口。“吾既是夏臣亦是秦臣,且吾先为夏人再是秦人。文某大好男儿,羞与你等歼妄小人同朝为官。”

    “杀杀杀,杀了他们,朕要南下。”秦帝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声历喝起来,破风军士兵已经准备发动冲击破围。

    “放箭!”远处一声雷霆炸响。罗川立于骏马之上跃马而来,罗川远远就听到了老臣的凄厉恳求之声,见到一方军士准备攻击,二话不说当场发动攻击。荒夏军一路沿着大道飞奔皇城方向,周遭秦军一片胆寒,抬着木箱的双手满是汗水。那种无可抵挡之势,那种奔若电光的速度。“这是天兵天将不成?”

    荒夏骑兵不止骑术高超,马背上的弩箭同样犀利无比,数十名准备攻击的秦军,全部手臂中箭,惨叫不停。荒夏军速度不止,洪流继续冲往皇城大门。

    “保护陛下!”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别人,却是文卿,十数名老兵将吓傻的秦帝围拢在中间。

    荒夏骑兵在罗川带领下,冲到门前数丈距离,令行禁止。荒夏旗帜之下赫赫军威。“荒夏第一军,军长罗川率部入京,保卫都城。”

    “荒夏?”想不通这支军队如何入城,倒是佩服此军之强。区区两百来人,竟然让人升起不敢抵挡之感。

    “大胆贱民,京夏岂是尔等能来?见到陛下还不下马跪伏?”不论这支军队是什么人,总之伤了自己人,还惊吓了皇帝。蔡卿并没有准备给荒夏军好颜色。

    “大胆贱民,见到吾还不下跪!”让罗川给这个草包皇帝下跪,开玩笑,罗川面露凶光震的围拢上来的破风军人连连后退。

    “来人将此贱民拿下,若有反抗就地诛杀。”秦帝被堵了这么久,早已怒不可及。而且这群短发贱民还敢冲撞自己,那就用鲜血开道。

    “等等!”文卿无疑是最理智的,先不说此军是来帮助守城的。就是如此之近的距离,对方要威胁秦帝易如反掌。然而话才出口,就被罗川一语震慑了。

    “麻蛋,死胖子,你要杀老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